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青海7.1级地震 > 正文

班长带领19名孤儿相互照顾 自封孤儿同盟班

2010年04月23日08:24南方日报杨大正 赵洪杰我要评论(0)
字号:T|T

班长带领19名孤儿相互照顾 自封孤儿同盟班

同盟班的“旗帜”。南方日报记者高笑摄

一个班长带着19名孤儿 他们相互照顾 自封孤儿同盟班

他们用双手挖人、挖被子、挖课本

他们让人吃惊:生命竟可以如此顽强

4月21日,哀悼日。上午11时,玉树民族职业技术学校08级高二英高班的学生江永仪西在结古镇政府广场参加完哀悼仪式后,迅速赶回学校的操场帐篷里张罗中饭,这里有他的19个兄弟姐妹。

江永仪西和他的兄弟姐妹们住在玉树民族职业技术学院操场北边的帐篷里。为了易于辨认自己的帐篷,他们用黑笔在一块白布上写着“孤儿同盟班”,挂在竹竿上当作旗号。

同盟班成员除了江永仪西,其他人全是孤儿,年龄最大的18岁,最小的16岁。

他们都是玉树州的中学生。地震前,他们当中很多人可能素不相识。地震后,因为都是孤儿,所以走到了一起。

对于他们来说,帐篷也是现在唯一可以依靠的“家”。

少年救援队挖出12名幸存者

16岁的塔吉卓玛被从废墟中挖出来后,怀着感恩之情加入了江永仪西的少年救援队

江永仪西、罗森成林、塔吉卓玛……在帐篷的进门处的油布上,记录着每一位帐篷成员的名字。

18岁的藏族小伙子江永仪西虽然一脸稚气,但是言行举止间透着成熟的气息。地震前,他曾是08级高二英高班的班长,现在,他成了这个孤儿同盟班的班长。

“他是我在赛马场‘捡’回来的。”江永仪西喜欢用“在哪哪捡回来谁”来介绍帐篷里的成员,他开玩笑称自己是孤儿同盟班的“鼻祖”。

虽是玩笑,但帐篷成员却非常认可这种说法,接受采访的成员均把江永仪西当成自己的恩人和亲人。

江永仪西并非孤儿,从小随爸妈迁入结古镇,家里是藏獒养殖户,家境不错。地震时,他跟随父母晃晃荡荡从家里逃出来,除了身上沾满尘土,家人均无伤亡。

担任班长的他逃出来后,想到了在学校住宿的同学。他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飞”往学校。

幸存的学生被地震吓坏,抱在一起痛哭。有过多年学生干部经验的江永仪西立即充当了组织者角色,动员幸存的学生赶紧去废墟挖人。

就是在救人时,江永仪西认识了同校的罗松成林等人,队伍越来越大。

这支少年救援队顺着废墟中的呼喊声寻找着救援对象,因为没有救援机械,只能用双手扒开废墟抬出被压者。

从早挖到晚,江永仪西组织同学用赤裸的双手从废墟里救出了12个人,其中有3个婴儿。

16岁的塔吉卓玛是玉树民族职业技术学校高二藏文班的学生,她就是被这支少年救援队从废墟中挖出来的。获救后她又怀着感恩之情加入了江永仪西的救人队。

学生们的行动一直持续到4月15日凌晨3时。参与的大多数学生尚有亲人余存或有挂牵,亲人到学校相认后领走。而塔吉卓玛和罗森成林等孤儿才发现学校成了废墟,不知道去往何处。

江永仪西带领他们去废墟上找了四床被子,给大家裹住抵御高原夜间刺骨的寒冷。那天晚上,冷得睡不着觉的他们谈及无亲可寻的孤儿,决定成立一个专门为孤儿服务的救助中心。

次日,江永仪西带着大家在学校废墟旁边找到忙碌的校长,说要个帐篷收留无家可归的孤儿,很快得到了批准。

成功申领到帐篷后,他们除了用双手扒开废墟救人,还多了个任务,就是四处寻找无亲可寻的孤儿。

孤儿同盟班的成员越来越多。截至4月21日,孤儿同盟班除了成功帮助16名孩子找到父母或者亲戚外,帐篷里尚有20名成员,有的人父母在这次地震中遇难或者失踪,也有一些之前就因父母病亡而成孤儿。

“鸡头”、“山羊”和“猴子”

“其他同学可以找父母倾诉,但是我们没有父母。我本来就没家,现在又组成了一个新家,一定要好好珍惜。”

地震后,江永仪西还没回过家,一直在认真履行孤儿同盟班班长的职责。父母因为担心他,曾经两次来帐篷里看望喜欢“折腾”的儿子。

这个调皮的大小孩按照12生肖给帐篷里的男生封了外号:眼睛小的罗森成林叫“鼠眼”,体格瘦小的索南才加叫“猴子”,鬈发的仁青巴桑叫“山羊”……如此一来,孩子们玩笑般叫着对方的外号,地震带来的压力和悲伤在一笑之间得到了释放。

而江永仪西自封为“鸡头”,说是这样才能体现自己是这群孩子的“鼻祖”。

早熟的他充当着家长的角色,他坦言自己很乐意承担这份责任,他也向记者自夸“当这个班长问心无愧”。地震后,江永仪西每天都睡不着,眼睛里布满了血丝。他说,自己每时每刻都想着如何让大家淡忘悲恸,想尽办法逗“家里人”开心。

但是,幼小的孩子始终难以承受地震带来的阴影。虽然有了帐篷作为暂时的栖身之地,但是失去亲人的他们强忍不住悲痛而情绪低落,尤其是刚来到帐篷的女孩子,晚上躲在被窝里偷偷流泪。

敏锐的江永仪西发现后,在睡觉前组织大家轮流讲笑话营造轻松的气氛。同时,他还组织男生去学校的废墟上找篮球、足球等体育用品,一闲下来就带领全班去放松。

帐篷里的布娃娃、塑料动物、小汽车等玩具,是大家从废墟上捡回来的。现在,帐篷里也因此多了些生气,还多了些笑声。

“大家一起住帐篷,有安全感。我们像一家人。”从小父母双亡的女孩看着求措告诉南方日报记者,“地震发生后我们非常害怕,也非常无助,其他同学可以找父母倾诉,但是我们没有父母。我本来就没家,现在地震又让我们失去了学校这第二个大家庭,失去了很多亲朋好友。现在我们又组成了一个新家,一定要好好珍惜。”

看着求措说着,泪水几乎掉了下来。

孤儿同盟班不断有新的成员进来,同时也有人因为找到了亲人而离开。无论去留,他们都在帐篷里留下了温暖的回忆,把班级成员当成是自己的亲人。

索朗才青是孤儿同盟班最早的成员之一,地震后他回家找不到自己的亲人。地震第三天后,父母奇迹般地出现在帐篷把他领走。

但索朗才青依然舍不得离开帐篷里的兄弟姐妹,每天都要回来看看,只要领到政府发放的食品和水,他都要拿到帐篷和大家一起分享。

现在,帐篷里已有20个孩子,相对比较拥挤。江永仪西有点担心人多了顾不过来,但他表示,“如果有孤儿再找过来,准备再要个帐篷”。

地震过后的非常时刻,对于玉树灾区的每个人来说,除了悲痛,还要咬紧牙关挺过饥饿和寒冷。

人多力量大。孤儿同盟班的孩子们年龄虽小,但是团结的他们却能想到办法来渡过难关。人数占绝对优势的男生勇敢承担了家庭顶梁柱的角色,他们去废墟上寻找一切可用的东西,衣服、日用品、被子……

他们甚至还从废墟上挖出了一个炉灶,去附近山上找了些柴火,在帐篷门口烧水煮饭。心灵手巧的罗森成林还给炉灶做了个小烟囱,避免熏着帐篷里的同学。他们把矿泉水烧开,供应给附近的帐篷。

孤儿们的爱、勇敢与怕

尽管外表坚强,江永仪西称很多人都会在半夜被噩梦惊醒,手脚乱舞一身冷汗,大声叫喊着“快跑”。

孤儿同盟班不仅仅自救,纯朴的他们还在抗震救灾中表现非常勇敢。

20个孩子,个个双手十指皆伤。白天,他们在学校的废墟下挖人,没有机械,他们用双手一点一点移开石头和水泥。“都是我们的同学,活的,死的,都要挖出来。”

孤儿同盟班帐篷对面就是学校那栋让人心有余悸的女生宿舍,在地震中塌陷了一半。4月16日上午,他们在女生宿舍废墟下面挖到了卫校二年级一名女生的遗体。硕大的水泥墙压断了她的脊椎,遗体呈半跪姿势。

遗体被抬出来时,左手将一本笔记本紧紧抓在胸前,右手呈拳头状紧握着一支圆珠笔。当大家吃力地把笔记本从她胸前移走时,笔记本封底上的一行字震撼了在场的所有人———我快要死了,我死后请把日记本烧给我。

顿时,这群孩子哭得一塌糊涂。

地震以来的悲伤,在这里化成泪雨。一整天,他们默默无语,脸上泪痕累累。“太可怜了!”

江永仪西说,每从废墟中挖出一具尸体,大家都要立正默诵六字真言悼念逝者。但是,每一次面对死亡,也让他们感到无比心痛。

“我们不怕。”看着求措告诉记者,“挖人的时候不知道怕了,只想早点挖出我们的同学,多点活的。所以,我们拼了命地挖。”

但是,地震当日下午三时以后,这群孩子挖出来的同学无一幸存。当天,整个玉树都成了一个悲情停尸场。

尽管外表坚强,江永仪西称很多人都会在半夜被噩梦惊醒,手脚乱舞一身冷汗,大声叫喊着“快跑”。

江永仪西说,他前几天在救灾物资发放点领了台收音机,但是现在不敢打开,因为很多人听到新闻都会哭泣———新闻里的死亡人数一天天在上升。

懂得关心人的孩子们只要在废墟里找到有用的东西,都会捡回去。他们去废墟下找寻棉被、大衣和水壶,送给村子里的孤寡老人。

每天,他们都会安排人去救灾物资发放点领取食物和矿泉水。同时,他们也会专门拿出一些食品去马路上送给老人和妇女。

而在帐篷里,一瓶矿泉水,通常好几个人传着喝。

“想死大学了”

地震当天,罗森成林正在教室早读,虽然教室倒塌了,他现在还是坚持早起,跑在帐篷外面默读。

在孤儿同盟班的帐篷里,只有三本书———一本英语课本,一本语文课本,还有一本《钢铁是怎么炼成的》。孩子们从废墟中捡来了一张课桌,他们闲下来呆在帐篷就轮流着看书。

这三本书来之不易,是看着求措从学校的危房教室里“抢”出来的。

地震次日,看着求措跑到倒塌了一半的教室,想把自己的课本拿出来。考虑到安全,现场的救援队员把她拽了出来,她用最快的速度“抢”出三本。

记者了解到,这里大多数孤儿的成绩都不错,半数都能保持班上的前十名。其中,小眼睛的罗森成林成绩最好,每次都能考全班第一。

地震当天,他正在教室早读,虽然教室倒塌了,他现在还是坚持早起,跑在帐篷外面默读。

现在,这群孩子在外面捡到笔或者本子,都如获珍宝,拿回帐篷放在自己枕头下面,为今后的复课做准备。

江永仪西说,地震之前,他的理想是考上中央民族大学。但是,现在不敢想了,因为家都被震垮了,他现在最大的心愿是有个安定的家。

“地震这么大的灾难我们都挺过来了,其他的困难又算什么!不管再发生什么事情,我都要想办法上学。”谈及复课,年龄最小的塔吉卓玛咬了咬嘴唇,反驳班长的观点,“想死大学了,那是我们大家的共同目标。”

4月19日,罗森成林的班主任老师甲央尼玛告诉他,他所在的美术班准备搬到西宁去复课,因为那里条件比这里好,可以买到更多的美术颜料。

这也是罗森成林所期待的,他对记者坦言自己想尽快离开玉树,因为一想起地震就会害怕。

之后,他又觉得说法不妥,补充说道:“我的意思是先考上一所好的大学,毕业以后再回来建设玉树。”

南方日报记者杨大正赵洪杰玉树报道

相关专题:

青海玉树7.1级地震
[责任编辑:victorba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