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农民告乡政府被送精神病院 家属多次领人未果

2010年04月23日03:53大河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救救我,想出去”,56岁的漯河农民徐林东写下这6个字的紧急呼救时,已经在精神病医院待了6年半。

2003年10月30日,徐林东因为帮助邻居张桂枝状告乡政府,被乡政府干部送进了驻马店精神病医院,2009年12月7日,又被乡政府干部从驻马店精神病医院送到了漯河市精神病医院。而这一切,徐林东的亲人都被蒙在鼓里。

在两家精神病医院,乡干部可以使用化名为徐林东办理住院和出院手续,而他的亲弟弟想接他出来比登天还难。因为,漯河市精神病医院副院长丁红运说:“家属无权接人,只有乡政府才有。”

农民徐林东还要在精神病医院待上多久,没人能说清楚……

今报记者 杨桐 中国青年报记者 王怡波/文图

徐林东自诉:被捆绑48次、电击54次,两次逃跑、几度自杀

如果没有亲眼见到徐林东,我们无法相信这起事件是真实的。

4月17日上午10时,本报和中国青年报记者以徐林东家属的身份,来到了漯河市精神病医院,从门诊楼北侧的大门进入,要通过一个长约200米的地下通道,一个胡子花白的老者站在防盗窗前,用眼神冲徐桂林(徐林东的弟弟)打了个招呼,目光中那份神色与常人无异。

这个老者,就是徐林东。他在我们靠近后发出了一声长叹:“快6年半了。”

病人和家属隔着防盗窗和一个厚厚的防盗门,在一间有三张床的病房内,徐林东开始讲述他这6年半的遭遇。

徐林东说,他是因为帮邻居状告乡政府,于2003年10月14日被乡政府从北京“抓了回来”,先在郾城县拘留所关了10天,后又被送到一个皮革厂干了4天活儿,2003年10月30日,又被乡政府送到驻马店市精神病医院。

在驻马店市精神病医院,徐林东被鉴定为“偏执性精神障碍”,他说自己在里面被打了一针后,血压升高到了200毫米汞柱,之后脑子开始昏昏沉沉。驻马店市精神病医院留给徐林东的印象除了48次捆绑和54次电击,还有两度逃跑、几度自杀。他曾试图用触电、撞墙结束生命,但都没成功。

而被送到驻马店市精神病医院4年半之后,他才有机会通过一个看病的老乡将消息通知给家人。

一个小时的采访,徐林东思维敏捷、逻辑清晰,很难看出精神病患者的迹象。

在精神病医院,徐林东正在写一份关于自己遭遇的“实记”,记者带出来的5页稿纸,写得密密麻麻,内容都是他替邻居喊冤,而自己6年半的遭遇却只字未提。

离开时,记者给了徐林东一包烟,看到泪水在他眼中打转。

为还一份人情债 徐林东帮邻居状告乡政府

如果不是因为张桂枝,徐林东不会在精神病医院一待就是6年多。

张桂枝是徐林东的邻居,漯河市源汇区大刘镇东王村村民,丈夫是个聋子,大儿子是个脑瘫患者,而张桂枝自己则因为小儿麻痹落下残疾,这个五口之家只有女儿和二儿子是健全人。

1997年2月,张桂枝打算拆掉老房建新房。于是,麻烦来了。她先是和邻居王永安发生了宅基地纠纷,后又和乡土管所所长发生肢体冲突,而她坚定地认为,乡政府在自己的土地使用证上做了手脚。

1997年3月19日,当时还属于郾城县的大刘乡政府给张桂枝下达了一份处理决定(2004年,郾城县撤销,大刘乡改为大刘镇,划归漯河市源汇区管辖),称如果张桂枝不服,可以在十五天内到县法院起诉。

大字不识一个的张桂枝想到了自己的邻居徐林东。

徐林东兄弟四人,他排行老二,老三徐桂林的妻子是张桂枝的近门表妹,张桂枝是他们的媒人。徐林东的三弟徐桂林告诉记者,徐林东只上过三年半学,字写得很漂亮,爱打抱不平,遇到不平事喜欢较真。

更重要的是,徐林东在外打工时,帮工友打过官司。

张桂枝第一次去找徐林东帮忙时,徐林东并没有一口应允,而是让她“再去找找领导”。但法院一个多月都没立案。

徐林东坐不住了,当即让张桂枝一家人在一个全权委托书上按了手印,准备帮助张桂枝状告乡政府。

徐桂林说,当二哥准备帮张桂枝打官司时,全家人聚在一起开了个家庭会议,大家一致的意见是,“都是一个村的,得罪这个维持那个不合适”。

徐桂林和父亲、大哥一直劝徐林东不要管这摊闲事,徐林东不听。徐林东的理由是“以前人家帮过咱(指张桂枝给弟弟说媒)”。

徐林东开始骑着自行车带腿脚不方便的张桂枝打官司,到郾城县、漯河市,无数次奔波的结果是:一审、二审均是乡政府胜诉、张桂枝败诉。

徐林东帮张桂枝打官司,最初的动力是还人情,没收张桂枝一分钱的代理费。而到了后来,则多少有点跟乡政府和法院较劲的成分了。

一份厚达13页的法庭辩护词出自徐林东之手,这份辩护词笔迹工整,从内容中可以看出徐林东思维缜密、逻辑清晰,其对法律的了解不亚于专业律师。

在这份辩护词里,找不到一个错别字和修改涂抹的痕迹,徐林东的用心程度可见一斑,而同样手写的材料,张桂枝手中存放的足有一尺多高。

1998年6月,在两审皆输的情况下,徐林东带着张桂枝开始到北京“越级上访”。

为了还张桂枝一个人情债,徐林东越陷越深。


地方新官新政盘点:部分为短期政绩劳民伤财

拉萨投资300亿豪赌“文成公主”遭疑
劳务派遣泛滥 维权难让劳动者很受伤
[“三性”要求形同虚设] [一个劳动者要养活两个“老板”]
“卖官”局长 从楷模到贪官的不归之路
[草根成长的优秀人才何以自甘堕落] [从励志楷模到贪官]
黄河边上的小学 “撤点并校”再审视
[“撤点并校”并未提升教学质量] [“幸存”学校艰苦度日]
李宁品牌危机溯源 本土名牌的没落之路
[原CEO卸任 李宁回归公司] [品牌重塑失败 丢失老客户]
玉溪医改:300元如何让农民也看得起病
[要在人均三百元上做足文章] [未来还需要更多配套措施]
幕后·记者的权利谁来保护  幕后·山寨的世界奢侈品协会
幕后·龙江镉污染:谁是元凶 幕后·医患交恶变成致命关系
更多头条>>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