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青海7.1级地震 > 正文

先驱视点:救人不但要救在当下更要救在明天

2010年04月22日10:48国际先驱导报叶海林我要评论(0)
字号:T|T

《国际先驱导报》文章 灾难心理学把灾难幸存者容易出现的心理疾患分成两类,一是急性应激障碍(ASD),一是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前者症状明显,一般在受刺激后一小时发病,病程时间则一般不超过一个月;而后者是一种延迟性、持续性的心身疾病,可能在数月甚至数年后才发作。就心理干预效果而言,前者虽然发病症状明显或者激烈,后者却往往更难治愈。

汶川地震发生后,大批心理医生、具有一定专业背景的心理干预志愿者纷纷赶往震区,发挥了和其他救援人员同等重要的作用。心理干预迅速展开不但发挥安抚民心,降低受灾群众出现急性应激障碍的程度和规模,也为防止至少是减弱创伤后应激障碍症状在日后某个时段的大规模爆发做出了贡献,有利于震区社会形势的长期稳定。这一宝贵经验在青海玉树7.1级地震后迅速得到应用。赶往震区的最早几批救援人员当中已经出现了心理医生的身影,更多的心理干预力量则在源源赶来。

心理问题向来不被传统的东方社会所看重,我们总是认为保持克制压抑感情是一个人——不论男女老少——“成熟”的表现,甚至以此为美德。这种价值观在社会常态下可能是对的,却无助于大灾大难后受灾者迅速走出阴影重建生活。所幸从最近的几次天灾人祸的救援工作当中,人们已经能够看到情况正在悄悄发生改变。救援人员在小心翼翼地撬起水泥板切断钢筋以保证生命在生理意义上不出现缺失的同时,也没有忘记努力维护被拯救的生命的精神世界的完整。从汶川到王家岭,再到玉树,心理干预者们在灾难现场的身影越来越为人们所熟知所理解,体现了我们这个社会在一次次天灾人祸之中取得的艰难进步。

救人不但要救在当下,更要救在明天。在紧急救援的同时已经考虑到被救助者今后的生活。灾难后心理干预的普及化已经成为富有中国特色的一次次大救援行动越来越显著的亮点之一。

绝非偶然,就在这两天,有关部门宣布了玉树县城的重建总体目标和初步规划,玉树将成为一个劫后重生的生态旅游城镇。在紧急救援工作还未结束的时候已经开始筹划灾后重建,和心理干预与搜寻生命同步展开一道证明了中国应对灾难工作的科学和专业含量正在逐年增加。如果说急性应激反应和创伤后应激反应二者一般还存在着某种“时间窗口”的话,救灾和重建之间却原本就没有明显的时间界限,“黄金72小时”后仍会有生命奇迹发生,相应地,并不需要在所有的瓦砾都清理完毕后才坐下来讨论重建规划。事实上,清理断壁残垣本身既是搜寻抢救生命的必要活动,也是重建工作的初始步骤。

就这一角度而言,迅速启动重建不但做到救灾力量效用的最大化,也会为动员当地群众尽快渡过灾难导致的“茫然期”并减少日后长期心理障碍的出现做出贡献。人在劳动当中最能重拾信心这已经是被反复证明的道理。当下,玉树劫后余生的同胞们当中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重建自己的生活,几天前的被救援者正在成为救援者——不论他们是重张开业的小卖店店主,还是支起大锅为陌生人端上一碗碗热粥的饭店老板,他们和专业救援队、人民子弟兵、医务人员、运输保障人员、科学家、僧侣与志愿者一样,都是玉树地震救援当中的英雄。这些人的努力,可以让我们有充分的信心相信玉树人民一定会有一个更好的未来,而这个未来正是他们在全国人民的支持下用自己的双手创造出来的。

汶川体现了中国救灾“举国体制”的强大动员能力,而当前在自然条件恶劣、人烟稀少、运输困难、受灾地域集中的玉树开展救援和重建工作,我们则既需要重现汶川地震时全体国民的无私大爱,也需要发扬中国式救灾当中日益凸显的科学精神和专业能力。我们为了拯救一条生命,可以而且也必须不惜一切代价不计一切成本,在重建工作中却必须精打细算“锱铢必较”,这不但是因为每一分重建的费用都来自包括玉树人民在内的全体纳税人,我们无权浪费,哪怕是出于最善意的目标,更是因为玉树像汶川一样,最终重新站立起来,其决定性作用的只能是当地各族群众的齐心协力。就像心理干预者应该遵循的原则那样,我们不能对玉树说“时间会治疗一切的创伤”、“你应该要回到你的生活继续过下去”,而我们能说的是“只要挺住一切都会有的”、“虽然我们失去亲人,但是我们没有失去未来”。归根结底,无论是救援和重建,需要的都是“我们一起做些什么”,而不是“我来为你做点什么”。

相关专题:

青海玉树7.1级地震
[责任编辑:irenew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