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青海7.1级地震 > 正文

全国哀悼日:高原洒落太阳雪 玉树呜咽送逝者

字号:T|T

救援队员在地震废墟上默哀。 特派记者杜江摄

救援队员在地震废墟上默哀。 特派记者杜江摄

一位藏族老人在玉树结古镇格萨尔广场举行的哀悼仪式上落泪。新华社发

一位藏族老人在玉树结古镇格萨尔广场举行的哀悼仪式上落泪。新华社发

昨天上午一位救援者在玉树结古镇格萨尔广场脱帽哀悼。新华社发

昨天上午一位救援者在玉树结古镇格萨尔广场脱帽哀悼。新华社发

两名外国人在格萨尔广场上致哀。新华社发

两名外国人在格萨尔广场上致哀。新华社发

一名乐观的藏族男孩戴着写有“玉树加油”字样的口罩。 新华社发

一名乐观的藏族男孩戴着写有“玉树加油”字样的口罩。新华社发

玉树结古镇镇政府广场上,救援人员、医护人员、当地群众一起悼念遇难同胞。 新华社发

玉树结古镇镇政府广场上,救援人员、医护人员、当地群众一起悼念遇难同胞。 新华社发

本报特派青海玉树记者

胡利、陆建銮、任珊珊、王鹤、张强、曾向荣(署名除外)

冰冷的扎曲河水缓缓流动着,肃穆的玉树群山静静矗立着。昨日上午,悼念“4·14”大地震遇难同胞大会在玉树结古镇镇政府旁的广场上举行。10时整,玉树上空国歌奏起、汽笛长鸣。人们脸凝悲戚,眼含泪花,静静伫立着,缅怀那些在地震中不幸遇难的同胞。

就在这一刻,结古镇的天空中突然飘起了点点雪花,仿佛在为逝者无声地流泪。令人称奇的是,仪式结束后,太阳又从云层中露出脸来,11时左右,天空中更是形成了少见的天象“太阳雪”,降下碎冰晶,似乎在为逝者送行,又似乎在告诉人们希望在前面。

昨日9时不到,即有群众向结古镇镇政府西侧广场赶去。随着悼念时间临近,镇政府附近正在救灾的上千军人站出了笔挺的军姿。

“沉痛哀悼玉树大地震遇难同胞”的横幅,用汉文和藏文写成,黑底白字,分外醒目。9时40分,所有参加悼念活动的人员全部进场。威武的武警战士持枪站在广场中央的旗杆下。时针指向10时,雄壮的国歌声响起,鲜艳的五星红旗冉冉升起。

升旗礼毕,武警战士再降半旗志哀,全体人员默哀3分钟。戴着帽子的人们,不分男女老幼皆脱帽,谁也顾不上云寒日冷。

继之,在场的群众为遇难同胞献花。洁白的花朵很快就“开”成一片,与周围近30个大花圈相互辉映。站在悼念队伍里的60名僧人,双手合十为死难同胞念经祷告,祝福玉树永远平安。

位于镇中心的格萨尔广场是玉树规模较大的安置点。上午10时,第二炮兵某部全体官兵200人与自愿前来的数百民众来此一起默哀。3分钟时间内,很多人的眼泪静静地流出,滑落在脸颊上,有的人甚至痛哭不能自已。一名满眼泪水的士兵告诉记者,他之所以失声痛哭,除了是悼念死难的同胞们外,还为自己没有救出更多的群众而遗憾。

感恩

公务员满街“拉客”不收费

昨日下午4时许,忙碌了一天的记者拎着沉甸甸的行李在玉树的大街上寻找住处。一辆白色的轿车停在了记者身边,司机摇下车窗问:“去哪里?我送你们。”记者问:“去县政府多少钱?”司机答:“不要钱。”

记者上车后跟司机聊天才知道,他叫索南扎西,藏族人,在玉树州国税局工作。地震后,他被来自五湖四海的救援队和志愿者深深地感动。“我能做点什么呢?”他想到了自己的爱车,“我可以上街帮忙送人。”于是,他开着车子满大街转,看见需要帮助的人便上前询问。记者向他表示感谢,他说:“这是什么话?你们这么帮我们,我这还不是应该的!”

憧憬

重建旅游城后玉树会更美

在结古镇集贸市场一侧的废墟旁,来自甘肃临夏的回族人马学明驻足哀思。那堆废墟,原本是一栋4层楼高的建筑。地震掩埋了马学明的布铺。40万元的损失对他来说几乎是个致命的打击,但他用坚强的微笑面对这一切:“从头再来!”

藏族公务员索南扎西向记者展望了完成重建后更美丽的玉树:“玉树旅游资源丰富,以后要建生态旅游城市。这里离青藏铁路只有200多公里,听说以后会修通铁路连接青藏铁路,我很看好玉树的前景,欢迎大家到玉树来做客!”

信心

我们玉树会重新站起来的

本报玉树讯 (特派记者文远竹、杨明)本报4月17日《永远难忘五张脸》报道过的玉树州职业技术学校女教师李帅昨日站在学校的宿舍废墟上向记者表示:“我们玉树州职业技术学校会重新站起来的!我们玉树也会重新站起来的!感谢所有帮助我们的人!”

本报4月19日报道过79个挤在帐篷里相依为命的玉树州怀德儿童福利院的孤儿。昨日,孩子们在帐篷外的草地上自发列队默哀。12岁的桑周卓玛对记者说:“我们会好好学习,做个好孩子。”院长白日代勒说:“我要尽力照顾好孤儿们,让他们死去的亲人放心。”

默哀者说

藏族阿叔布阿武:点亮酥油灯纪念逝者

汽笛响起时,42岁的拉巴文次带着小孙子站在路边,神情忧伤。拉巴大叔说,他家只有他、妻子和老母亲3人受伤,但亲友中有7人遇难。“一闭眼就能想起他们的模样。”

格萨尔广场周边的帐篷里,来为酥油灯添灯的当地群众络绎不绝。帐篷里,63岁的藏族阿叔布阿武通过小外甥的翻译告诉记者,每一盏酥油灯都象征着对逝者的纪念。

地震幸存者卓玛:让孩子成为有用的人

32岁的藏族妇女卓玛怀里抱着才两岁半的孩子。卓玛说,地震发生后,她的孩子扎西文德被压在废墟下面。幸好,孩子救出来了。卓玛含泪说:“我要让孩子记住这场灾难,让他成长为对社会有用的人。”

政府工作人员马巍:每晚都想起死难同胞

哀悼队伍里的马巍脸色蜡黄,他是结古镇镇政府办公室的干部,震后负责登记收集死伤人员信息。

马巍说,他每天晚上都睡不着,满脑子都是一起生活在镇上的死难同胞。马巍和他的同事说,因为有的伤员被送到外地医治,有的家庭有人外出打工,他们的统计远未结束。他们会终生怀念遇难的乡亲。

救援医疗队医生:肩上的重任远未解除

青海省人民医院30多名医生站在哀悼队伍里。院长张强说,地震当日下午他们就赶到了结古镇,是第一批到达的医务人员。当晚,他们凭4支手电筒为病人做了第一例截肢手术。迄今已诊治过5000多人,重伤者达1079人。医生们说,他们看着伤者,怀想死者,感觉自己肩上的重任远未解除。

相关专题:

青海玉树7.1级地震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