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青海7.1级地震 > 正文

黄福荣胞姐:别把阿福变成一烈士或一完美的人

2010年04月21日20:53中国新闻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黄福荣胞姐:不要把阿福变成一烈士或一个完美的人

在青海地震中舍身救人的港人义工黄福荣,运送他遗体的灵车,4月18日晚上抵达深港西部通道边境口岸。中联办副主任周俊明(左)慰问黄福荣的亲友。 中新社发 谭达明 摄

中新社香港4月21日电 题:“请大家不要把黄福荣变成一个烈士或一个完美的人”——“头七”访黄福荣胞姐黄月秀

中新社记者 梁今 于晶波

玉树地震已经整整过去了七天,正是中国传统丧葬习俗中的“头七”。今天,坐在记者面前的黄福荣胞姐黄月秀一袭黑衣,语调里难掩悲痛,“自弟弟离世后,家人每天都活在伤痛之中,只希望这是一个恶梦,惊醒后发现原来他只不过出外走了一圈”。

黄福荣,一位香港普通的货车司机,曾用数个月时间独自从香港步行到北京为中华骨髓库筹款,还为救治白血病患者捐出自己全部的积蓄;此次玉树地震中,原本已躲过劫难的他,却又义无反顾地冲到了死亡的边缘,从废墟中救出了三名孤儿和一名教师,而自己却在余震中遇难。

黄福荣走的那一刻,大地在痉挛,山河在变色,他的生命在废墟上戛然而止。七天过去,他的事迹已在大江南北被广为传颂,香港市民称之为“香港之子”,特首撰文赞其为“香港的光辉榜样”。

“请大家不要把福荣变成一个烈士或一个完美的人,我们家人当然为福荣今次舍身救人的精神引以为荣,但大多数人,在当时当刻,知道仍有人被困在瓦砾中,也会奋不顾身,尽一己之力,尝试帮忙救人,而不会只顾自身逃命。”黄福荣家人给记者的一封信中这样写道。

“我比较抗拒‘英雄’这个字眼。我觉得福荣不是想做英雄或舍身救人,他当时只是在现场,救人是出于人的基本反应,一个普通的人也会这样做。”黄月秀真诚说道。

“弟弟很珍惜生命,看重生命,大家对他太过美化,是对他的不了解。有媒体说福荣‘死在公益的路上,是上天对他的恩赐’,但福荣不会这样想,福荣是一个很想做事的人,他仍希望继续帮助人。我很尊敬弟弟的救人行为,就算那个人不是弟弟也一样,这是人性的光辉。我作为香港人也感到骄傲,但作为家人,我宁愿他没去过青海。希望福荣的故事可带动多一些人参与志愿工作或捐钱,或关心家人,这对福荣来说也是一种尊敬。”黄月秀说。

在黄月秀看来,弟弟是个很简单、很爱家的人,“所以他有很多牵挂,因为母亲年岁大,弟弟每次出外工作,都会想念母亲。如果说弟弟有遗憾,我想应该是他的离去令母亲不开心。”

除了热心于义工外,黄福荣亦是一位孝子,平时都会陪母亲饮茶,凡事亦都会考虑母亲,“如果不是母亲健在,他早就全无牵挂的背着包走出去,四处帮助有需要的人了。”最了解弟弟的黄月秀说。

在姐姐的眼中,黄福荣有一颗赤子之心,为人简朴,对食住要求很低,不追求外表和名誉,做事不为名誉,“他甚至看不起名誉”。

“福荣觉得人存在的意义,是做一些有用的事。例如和家人及朋友保持好的关系,对人真心。他有钱会想到帮助人,例如今次坐飞机去兰州是一件很简单的事,但他宁愿坐较便宜的硬卧,连软卧也不坐,宁愿将省下的钱帮助人。上次步行上北京,他也是住在十元八块的招待所。”黄月秀说。

“家中最年小的孩子说,我不要看相片中假的大舅公,我要真的大舅公,我们的伤痛,只有等待时间和泪水慢慢洗涤。但我们认定,不可等的,是黄福荣为贫困小孩和其他有需要人士所做的事。希望我们家人可以在福荣遇难的孤儿院遗址重建孤儿院,为孤儿们重建新生活,这将是我们送给福荣的最大礼物。”黄福荣家人给记者的信中的最后一部分写道。

预计五月的第一个星期,这位“香港英雄”的丧礼便将举行。“他应该很挂念妈妈和我们,他亦会挂念那些小朋友,挂念很多未做完的事,但我会告诉他不用挂心,弟弟所有想做而没有做的事情,我们都会帮你完成。”黄月秀对天堂里的弟弟说道。

相关专题:

青海玉树7.1级地震
[责任编辑:tumizh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