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青海7.1级地震 > 正文

青海省玉树地震报道之惊心七小时

2010年04月21日12:58中国广播网杨超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中广网北京4月21日消息(记者杨超)北京时间2010年04月14日07时49分许,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玉树县(北纬33.1,东经96.7)发生7.1级地震,震源深度14千米。中央台记者在第一时间赴震区采访,请看前方记者发回来的手记——

记者 杨超

4月14号,地震当天,我随中国国际救援队乘空军运输机抵达玉树。没有想到的是,此行给我最深刻记忆的不是生命的消逝,而是一个新生命的诞生。

4月16号,在玉树体育场的解放军第四医院的医疗帐篷里住进了两位临产的孕妇,一位是33岁的嘉措,一位是26岁的卓玛。嘉措是高龄产妇,高血压很高,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她身上,医护人员为她隔出了一个临时产房,一直在监控着她的情况,在卓玛则安静的躺在旁边的病床上。

到了下午五点,卓玛突然出现了抽搐,20分钟里六次癫痫小发作,并伴随着呕吐。更为严重的是她连自己怀孕多少周、有没有癫痫病史全部都说不清楚。一直陪伴她的丈夫在这个节骨眼上也找不到。医疗帐篷没有手术条件,妇产科主任贺敏决定马上把孕妇送往西宁做剖腹产手术。我们的“爱心接力”的直播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了。

去往玉树机场的救护车很快准备好了,可是就要上车的时候,33岁的嘉措要生了。产科大夫去不了,随车的除了一位脑外科的医生、司机和随后赶来的卓玛的丈夫,只有我一个女同志,我开始有些害怕,要是在路上生了怎么办?

由于救援的车辆太多,玉树县城的堵车非常严重,我们的救护车堵在门口根本动不了。我一着急就直接拉开车门跳了下去找交警,说完情况,我和交警一起维持起现场的秩序,勉强让出一条路让救护车过去。卓玛的丈夫不会说汉语,只能拼命给我作揖道谢。可能是觉得警察都听我的,因此在后面遇到的种种危急情况时,他总是看着我,让我有一种必须挺身而出,却又战战兢兢的感觉。

从玉树县城到机场的路上,三分之二都是颠簸的砂石路。好不容易杀了出来,开车的小战士一路狂奔。可没过多久,随车的脑外科医生就大声叫起来“慢点!!”我回头一看,卓玛一脸的痛苦,又开始呕吐了。车速马上慢了下来,这时候我又发现手机没信号了,心里“咯噔”一下,和医疗队也联系不上了,要是这会儿出什么状况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啊。卓玛的丈夫一边握着妻子的手,一边用无助的眼神看着我。

好不容易到了机场,一架空军的运输机已经在等候了。飞机上,我的眼睛几乎没有离开过卓玛,强烈的噪音和颠簸使她特别的焦躁。飞机上除了卓玛,还有一个挤压伤的病人,再就是广东消防一些出现了强烈高原反应被替换下来的战士。我也变得焦躁起来,只有我一个女同志,如果她在飞机上要生了,只有我能帮上忙,可我对生孩子真的一无所知!

飞了半个小时,卓玛突然说口渴,一个小战士递过来一碗热水,卓玛的丈夫不断给小战士作揖道谢。卓玛因为身体太过虚弱,已经不能自己喝水了,丈夫就把水含在口里,等水温合适了就嘴对嘴地喂给卓玛。看到这一幕,旁边很多战士都把脸侧过去了,我的眼泪也涌了出来。

下了飞机,一路急驶,晚上9点把卓玛平平安安的送到医院,我的心稍稍放了下来。医生迅速为她检查身体,做手术前的准备。本来想喘口气,和台里通电话商量一下节目的事,可刚出来就听见病房里,大夫们在喊“记者呢?记者呢?”我赶紧跑过去,迎面就是医生一连串的问题,我只能凭着记忆一一回答,这些也成为了医生全面评估她的身体状态的重要依据。

接近11点,手术的各项准备已经就绪,要签麻醉和手术的知情同意书,单子上写的东西真够吓人的,卓玛的丈夫犹豫的看着我,我坚决地跟他点头,他马上低下头签了字。11点20分,手术正式开始。看着卓玛被推进去,一颗心又开始忐忑不安。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12点20分,隐隐的听见孩子的啼哭声。第一反应是给台里打电话,要把这个好消息带给所有关心卓玛的听众,一边拿手机,手一边在抖,眼泪止不住的留下来。

没过多久,卓玛的儿子被抱了出来,一个满头卷发、脸上带着细细的白绒毛的小家伙。卓玛的丈夫非常激动,再一次不住的向大家作揖致谢。我长长出了口气,从头天中午到第二天的凌晨两点多,没吃过东西,也不觉得累。

从震区回到北京的当天晚上,一夜都在做梦,梦到卓玛不停地抽搐,还有人喊:“快生了!快生了!……”。

相关专题:

青海玉树7.1级地震
[责任编辑:penny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