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青海7.1级地震 > 正文

打工被欠薪滞留玉树 包工头每天开破车救人

2010年04月19日11:05中国网王家耀 一言我要评论(0)
字号:T|T

打工被欠薪滞留玉树 包工头每天开破车救人

杨全芳驾驶他那辆没有车窗的微型50车多次运送伤员

打工被欠薪滞留玉树 包工头每天开破车救人

  即将临产的妇女只能呆在狭小的木头房子中等待,地震后,整个玉树都是这样的生活。杨全芳唯一能做的就是每天开着他那辆微型50,出去运送伤员,无论是谁,招手他就停车。(本网通讯员 王家耀 记者 一言)

  抗震救灾“第一线”

  时间:4月17日

  地点:玉树县城中心广场

  中国网4月19日报道 “那个女孩只有18岁,她的爸爸地震后失踪了,她的妈妈腰断了,她哭着四处求人帮助她。我当时受不了,组织了四个人把她妈妈用一个简易担架抬着,放到我那辆几乎不能开的车上面,把她们送到了飞机场。”杨全芳说,小女孩求他的时候,他很难受,可是没有哭,小女孩临上飞机,哭着对他说,“叔叔,我没家了。”杨全芳再也忍不住,泪水大颗大颗的滴下来,不知道说什么好。转过脸,他说,“孩子,你还有家,青海是你的家,中国是你的家。”

  带老乡外出打工遇地震

  遇到杨全芳是在玉树县城中心广场上,当时他坐在一辆微型50车上,车的右侧玻璃没了,右侧门也打不开了,前车盖上挂着一条横幅,上写“互助县志愿队”。他说,门和右侧玻璃都是地震时倒塌的墙给砸坏的。车的后斗上坐着他的两名同乡,他们都是西宁市互助县人。杨全芳说,“真是遇到天灾了,出来打工就能遇到地震。”他是一名农民,平时在老家务农,农闲时就出来打工。

  半个月前,他在玉树承包了一些工程,给一些乡镇建设图书馆。他从老家带了20名农民工出来搞这些工程,在玉树租了房子。4月14日早上5点多,第一次地震时,杨全芳和同屋的工友都醒了,房子只是轻微晃了,他们也没在意,又睡了。7点49分,再次地震时,杨全芳被埋在房子里。“幸亏房子是土建的,我推开头顶土,没费多少力气就出来了。”出来后,杨全芳吓坏了,周边房子全倒了。就像电影里看到的那些场景一样,一片废墟。工友们陆续都自己从废墟中爬了出来。大家清点了下,少了一对夫妇,很快,大家把这对夫妇刨了出来,两个人都没受伤。

  工友们都没事,杨全芳想到了找老板。承包工程,杨全芳垫付了好几万元,加上工友们来回的车费、路费,杨全芳搭进去了四万多元。老板是江苏人,电话到是打通了。老板说,他马上要去西宁,钱等他回来再说。

  来之前,老板说好管吃管住,杨全芳身上只有几百元了。他的两辆车,一辆时风农用车完全被砸坏了,另一辆微型50车还能开。这时候,很多人都从废墟中出来了,杨全芳的车派上了用场。当时一片混乱,很多伤员,赛马场内的医疗人员、设备和车辆根本不够用。杨全芳和工友们立即投入了救人中,14日一天,杨全芳和15名男工友从废墟中救出了40多人。当天下午,等他终于缓过来,再打电话找老板时,老板已经远在800公里外的西宁。老板说,他5月3日回来,到时候结算。

  杨全芳当时傻了,他想把20人带回互助县,可是交通断了,又没钱。他们就这样被困在了玉树。困在玉树,杨全芳和他的工友就开始帮忙运送伤员。

  面对女孩“我没家了”,铁汉子哭了

  那个18岁的女孩就是这时候找到了杨全芳,当时是15日下午两点左右,杨全芳正和工友们帮助抬送伤员。小女孩的妈妈被刨了出来,但是腰断了。医疗队有限的人手根本顾不上,小女孩站在一群人中嚎啕大哭,旁边躺着她的妈妈。她的爸爸在地震中失踪了。赛马场上,人来人往,到处都是伤员和哭声。杨全芳受不了那哭声,他找到了医疗组工作人员,医疗组工作人员也爱莫能助,但迅速帮他联系上了卫生厅副厅长。副厅长要杨全芳想办法将女孩的妈妈送到玉树机场,他会联系飞机,将女孩的妈妈送出去治疗。

  杨全芳和5个老乡一起用铁锹把和床单等做了一副担架,5个人将女孩的妈妈用担架抬到了他那辆微型50车上。在拥挤混乱的县城中,杨全芳开着他那辆时不时会熄火的车,历时两个多小时,将女孩和她的妈妈送到了40多公里外的玉树机场。5个人费了好大劲才将女孩的妈妈抬上飞机,飞机将把她们送往西安交大附属医院救治。杨全芳终于松了口气,不管怎么说,女孩的妈妈有救了。飞机要起飞了,女孩哭着对杨全芳说,“叔叔,我没家了,爸爸失踪了,妈妈伤成这样。”杨全芳说,女孩哭着求她帮助送妈妈时,他忍住没哭,这次,他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大颗大颗滴落。怕女孩看见,他转过脸去,不知道说什么好,轰鸣的飞机起飞声中,他说,“孩子,你还有家,青海是你的家,中国是你的家,会好的!”。

  说这话时,我坐在他那辆没有玻璃的微型50车上,窗外是飞扬的尘土,尘土甚至让你看不清前面5米外的车辆,我看见杨全芳的眼睛湿润了。我也一样,我假装看窗外,杨全芳说,我是个农民,当时那样说,并不是想拔高,只是觉得政府一定会管我们,我们会有新的生活。

  救人只因为自己是个人

  送完女孩妈妈后,杨全芳干脆将车子上挂上“互助县志愿队”的横幅,将15名男工友组织成一个志愿队。这支特殊的志愿队仅在15日当天就抬送伤员200多人。“为什么不老老实实呆在临时住处,非要去当志愿者,车子还要耗油,油在震后的玉树很紧张。”回答我的问题,杨全芳想都没想,“作为一个人,遇到这么大的灾难,能无动于衷吗?油算什么,只要人没事,我有多大劲使多大劲。”

  16日,杨全芳接到在玉树县仲达乡打工的老乡打来的求助电话,7名老乡被困在仲达乡,缺衣少粮,没有交通工具。杨全芳驾驶微型50再次出发了。仲达乡距离县城20多公里,杨全芳开到距离仲达乡6公里时,遇上山体滑坡,碎石在车子后面飞。“我也害怕,可是也没多想。”最终,杨全芳将7名工友接到了赛马场。

  地震后,杨全芳几乎无法入眠。每天都是凌晨躺下,四点多就醒了。他最担心的是,怎么才能把带出来的20个老乡带回去。

  有一个老乡的妻子怀孕了,预产期就在4月下旬。可是目前的情况怎么办?他们住在玉树县赛马场,那里的灾民数不清,他们没有帐篷,用木板搭建了两个小房子,每个小房子有五六平方米,住七八个人,只有弯腰才能进去。大家每天只有方便面,一般人还好,孕妇长期这样下去,可怎么办?

相关专题:

青海玉树7.1级地震
[责任编辑:ryandi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