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维稳干部被维稳:村官之死拷问城市改造

2010年04月16日11:09南方新闻网陈江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白天这两个村干部还在为发放征地款做维稳工作,晚上就被“杀翻在地”。在部分村民看来,这两个“叛徒”是罪有应得,他们因为公职背叛了自己的乡亲,帮着政府出卖土地。

维稳干部被维稳:村官之死拷问城市改造

维稳村官被杀的现场血迹 (云南信息时报/图)

维稳干部被维稳:村官之死拷问城市改造

维稳村官王昆、王跃的遗像 (资料图片/图)

这是一幕在加速城市化背景之下发生的悲剧。当地政府看上了滇池旁的一块风水宝地,基层维稳村官受命向不满征地补偿的村民发放征地款,结果与村民互殴丧命。

吊诡的是,丧命的村官之家,也很快成为当地政府眼中的“稳定挑战者”。

月明时分,王昆和王跃蜷缩着仆倒在村小组门口的街上。身为昆明市官渡区矣六街道渔村的治安队长王跃,瘫在自己的一大片血里哼哼着,而在不远处找到的村组长王昆则撅在地上一动不动。

没有报警、也没有围观,村民早已鸟兽散,附近的住户都选择了关门闭户。几个小时后,两个人在医院的抢救室里先后断了气。

这是发生在2月23日晚间的惨剧。

白天这两个村干部还在为发放征地款做维稳工作,晚上就被“杀翻在地”。在部分村民看来,这两个“叛徒”是罪有应得,他们因为公职背叛了自己的乡亲,帮着政府出卖土地。警方的报告中,这两名村干部是在村小组办公室门口的街道上被找到的,一把利刃分别将他们的心脏和动脉扎开了花。

而一直鼓动村民拒领征地款,与村干部对立的村民李小忠,也在这场冲突中遭重创。他只多活了几个小时,转天早晨,死在了同一间医院里。

维稳干部被维稳

曾经作为维稳干部家庭的王家突然发现,他们现在已成了当地政府眼中的“稳定挑战者”,并让一些官员怒火中烧。

“这不公平。”王昆的母亲说,她在一天之中失去了儿子王昆和女婿王跃,两个人至今躺在医院太平间的冰柜里。对于当地政府的不满,充斥在这个曾经是村干部家庭的屋子。“政府这是背信弃义”,王家上下沉浸在一片愁苦的气氛中,自从两名至亲被当地政府认定为“因私人恩怨与村民殴斗被杀,与政府无关”后,全家上下都认为受到了“卸磨杀驴”的侮辱而更感伤痛。

政府如是认定背后,有它自己的理由。日前昆明市官渡区公安局在当地报纸上公布了案件情况,甚至讲解案件过程。他们调查走访后认为,是王昆、王跃持械殴打村民过程中,自己反被杀死,因而案由纯属“个人恩怨”。之后,当地政府认为事件与政府没有任何瓜葛,虽然二人曾是当地政府维护基层稳定的最终执行者。

王昆、王跃死后的遭遇更好地诠释了他们生前维稳工作的特点——当一个本来稳定的因素变得无法控制时,一切将变得糟糕透顶又难以收场。王家因为参与维稳而被不少村民仇视。“征地工作开始之前,我们和李小忠以及村民们还是朋友,现在却是仇人。”王昆妻子郭琼丽说,“之前李小忠还经常来我家买化肥,也有说有笑,公安机关说是个人恩怨,那为什么不提到底是什么恩怨?从何而来?”

对矣六乡街道来说,王昆、王跃曾经是渔村困难重重的征地工作中不可或缺的两枚棋子。他们作为乡政府与村民之间的协调人,在村民间勉力周旋,很多村民妥协了,他们去领了每人3.5万元的补偿款。当然,他们也遭到了不愿交出土地的村民的谩骂与殴打。

领了钱的村民会被其他村民认为是“胆小叛徒”,每到晚间,他们的门上都会被泼上粪便,以示羞辱。平日里路上相遇,领了钱的村民像是做了错事,不少人甚至将征地款又退了回去。发放征地款的工作就是在这种状态中僵持了4个月。

即使是现在,矣六乡副书记李昆华仍认可王昆、王跃两人的工作。个中艰辛,也只有包括他在内的基层维稳干部才能体会。但如今,他却成了王家“维权”不可逾越的“障碍”。由于王家拒不火化二人尸体,乡政府认为这是在破坏稳定,“想通过闹事要挟政府”。曾经作为维稳干部家庭的王家突然发现,他们现在已成了当地政府眼中的“稳定挑战者”,并让一些官员怒火中烧。“谈判时,李昆华把门摔得山响。”郭琼丽回忆。

王家相信,王昆、王跃是被谋杀的。他们称,二人当天夜里因村民私自撬开会议室门锁“开黑会”而与这些拒交土地的村民发生争执,本就对二人“胳膊肘向外拐”痛恨不已的村民一拥而上,二人遂被殴致死。证据就是刺死二人的匕首,正是领头的村民李小忠随身携带。“但李小忠已经死了,没人愿意或是敢出来给我们作证,因为这已经不是一个私事了,牵扯到400亩土地上家家户户的补偿金,谁出来谁就是叛徒,王昆就是下场。”王家深明这个道理。“这就是农村。”他们说。

也有不少村民同情王昆、王跃的遭遇,他们认为王昆本身是个好人,死得可惜,“但是话说回来,在征地这个事上,他们背叛了我们乡亲,帮着政府让我们交出土地,这已经与私交无关了,这是大家的事,他们就是叛徒”。


地方新官新政盘点:部分为短期政绩劳民伤财

拉萨投资300亿豪赌“文成公主”遭疑
劳务派遣泛滥 维权难让劳动者很受伤
[“三性”要求形同虚设] [一个劳动者要养活两个“老板”]
“卖官”局长 从楷模到贪官的不归之路
[草根成长的优秀人才何以自甘堕落] [从励志楷模到贪官]
黄河边上的小学 “撤点并校”再审视
[“撤点并校”并未提升教学质量] [“幸存”学校艰苦度日]
李宁品牌危机溯源 本土名牌的没落之路
[原CEO卸任 李宁回归公司] [品牌重塑失败 丢失老客户]
玉溪医改:300元如何让农民也看得起病
[要在人均三百元上做足文章] [未来还需要更多配套措施]
幕后·记者的权利谁来保护  幕后·山寨的世界奢侈品协会
幕后·龙江镉污染:谁是元凶 幕后·医患交恶变成致命关系
更多头条>>

[责任编辑:vingiet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