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王家岭煤矿透水 > 正文

王家岭矿难3位获救者讲述:铁丝上写下救命字

2010年04月11日07:01山西新闻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4月9日,在山西省人民医院接受治疗的3位矿工接受了本报记者采访。护士长说,他们3位是目前20人中精神状态最好的。他们热情、健谈,对于8天8夜的被困情形,在他们心里的阴影已经抹去。

  陈忠团:坚信自己一定能获救

  今年49岁的陈忠团是福建人。在病房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在看电视,气色不错,满脸的热情。4月5日获救后,他用“重生”形容了当时的感受。“刚上来以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获救以后,他心心念念想给家人报个平安。可是,家人的号码他全部记在自己的手机里,自己的手机又没带下井,而且还关了机。转到省人民医院治疗后,他在想,家人一定已经知道了发生的事情,而自己的一些生活用品包括手机,说不定已经在家人手中了。8日上午,他向医院的护士借用了手机,拨打了自己的手机号码,发现是通的,他特别兴奋。随后,他让护士帮他发了条短信:我是陈忠团,请回电。电话在一分钟后回了过来,他听到了儿子的声音,想说话,但半天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记者问陈忠团是怎么撑下来的?陈忠团说,“靠信念呗!大伙儿都在一起想办法,而且我坚信一定会有人来救我们的。下边什么也没得吃,我和矿友们就喝脏水,水里面什么杂质都有,还有漂浮的垃圾,不过,我信了,水真的是生命之源,有水就能生存。”他很惦记和他一起渡过难关的矿友们,希望他们能够早日康复,和家人团聚。

  唐旺和:绝望时突然想起孩子

  唐旺和是山西忻州人,今年47岁。问他对8天8夜的被困情形是否还有“闪回”时,他说,我干了二十几年的矿工了,对于这个职业我已经太过于熟悉。这只是一个意外,而且康复后我还会选择矿工这个职业。不能因为这一次意外,就一辈子心里有阴影。唐旺和说话的时候,专家组的心理治疗师潘月丽进了他的病房。听到唐旺和这番话,潘大夫特别欣慰。“其实我也绝望过,在二次透水的时候,也就是被困5天后。”第一次透水抽了5天还没抽完,二次透水又席卷而来,他和矿友们算着,要是二次透水5天还抽不完的话,他们真没希望了。一个人在底下没吃没喝,是绝对不可能撑过10天的。唐旺和说,那一刻,他真的绝望了。问他万念俱灰的时候,脑子里想的是什么?他说,一片空白过后,想自己的家人。3个孩子以后的生活,会怎样。“不过,现在好了,一切也要重新开始。”唐旺和感慨地说。

  “我不会忘记大水袭来的时候,矿友们互相帮助,沿着运输皮带朝井下最高地方逃生的一刻,也不会忘记大家万众一心,共同凿开了一处供大家安全憩息之地,也不会忘记大家穿着湿漉漉的衣裤,挤在一起互相取暖的时刻……这些都过去了,但我不会忘记,一生都不会忘记。记住并不一定会恐惧,我觉得,活着,是运气,而经历,是财富。”

  肖师傅:铁丝上写下了“救命字”

  今年38岁的肖师傅不愿意外露自己的真实姓名。他说,儿子14岁了,已经懂事了。他怕儿子知道以后,对学习和生活都有影响,所以,他希望记者不要将全名写出,能让孩子安心读书。等康复以后,他健健康康地回家看儿子,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很多人都知道用铁丝传递生命信号的龚长忠,肖师傅和龚长忠是一个队的,是龚长忠的班长。“铁丝上捆着的铁盒子,上面‘现井下困百余人,望速救’,是我写上去的。然后,和龚长忠两个人通过钻杆子,一节一节送到了上面。”肖师傅说。“我体会到了团结的力量,如果那个时候,每个人都自己顾自己,可能谁也活不了。”本报记者 杨帆

[责任编辑:davisl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