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王家岭煤矿透水 > 正文

王家岭获救工人:八天八夜除了喝水什么也没吃

2010年04月08日03:38汉网-长江日报蒋太旭 胡孙华我要评论(0)
字号:T|T

特派记者蒋太旭胡孙华

陈宗勇告诉记者,他最想对家乡的父老乡亲们说,“当我面对恐惧和死亡时,心里非常平静,什么也没想过,我坚信我会活着走出去!”

陈宗勇是湖北襄樊谷城县庙溏镇人,弟兄三人,一位姐姐,他行四,是家里的老幺。父母以务农为生。去年5月,他随姐夫魏合荣一起从湖北来到山西王家岭煤矿打工。没想到遭遇了这次矿难。

谈起矿难经历,陈宗勇相当冷静,思路非常清晰。

“我是井下电工,发生矿难时,我正在井下安装电线。首先是风机停下了,当时我们都没有太在意,以为像往常一样,只是暂时的停机,或是风机出了点小故障。过了几分钟后,看到不少瓦斯安检员在井道内紧张地跑动,才知道井下发生了透水。我们开始是想往井上跑,可是水很快就将通道淹没,漫上了井顶。我们只好又往回跑,撤到地势比较高的一截井道。”当时,陈宗勇所在的施工队共有20名工人,他和姐夫始终与这些工友呆在一处。

被困在井下的前三天,陈宗勇感到非常恐惧,感觉离死神非常近,大家都感到有种悲观的情绪。幸亏在他们所处的位置,尚有一处没有完全打通的通气风道。工友们利用随身带的炸药,将风道炸通了,新鲜的空气涌进被透水隔绝的井道内,又燃起了受难工友们的求生希望。

第四天时,他们一点也不感到害怕,反正是豁出去了,听天由命吧。他们始终坚信,井上的人也一定正在想方设法营救他们。“真的,到后来,冥冥中,我就觉得自己不会死,一定能活着走出去,其他的什么也不想,怕想多了,反倒影响自己的信心!”

那天早上下井前,陈宗勇吃得并不多,“只吃了半个馒头,一般早上我都不太想吃”。被困井下后,他很快就感到了饥饿,在接下来的八天八夜里,除了喝水,他未进任何食物。

“渴了,就喝一点脚边的脏水,虽然非常非常饿,但我们所处的井道内,却什么吃的也没有,就连木头都是没有树皮的老枯木,肯定难以下咽,没有谁去吃!”

井下的八天八夜,陈宗勇除了小解几次,一次大便也没有,肠胃里早已空空如也。幸运的是,他们的矿灯一直电源充足。他手上的那块电子手表依然在跳动,所以他还能清楚地掌握时间。为了节省电源,矿灯平时熄着,到需要时才打开照明。

当时又冷又饿,他们只能相互挤着取暖。“后来的几天,我们大家尽量都不多说话,以节省体力,等待救援!”

井道内一直很平静,也没谁哭,一直坚持到最后一天,也就是第八天,有位19岁的小工友,实在撑不住了,拼尽最后力气大吼了几声。他是山西临汾人,第一次下井,就遇到了矿难。

陈宗勇是在第二批和另外79名工人一起获救的。

八天八夜,陈宗勇没有哭,没掉一滴眼泪,但当看到营救队员一步步向他们靠近时,陈宗勇哭了,第一次流下了眼泪。那时,陈宗勇已非常虚弱。

[责任编辑:fundyh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