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王家岭煤矿透水 > 正文

获救矿工:曾现幻觉在吃饭 得知获救没力气哭

字号:T|T

获救矿工:曾现幻觉在吃饭 得知获救没力气哭

救援人员表情沉痛。 新华社发

获救矿工:曾现幻觉在吃饭 得知获救没力气哭

一名获救矿工在医院接受治疗。新华社发

最新消息称,这32名被困人员的位置已基本确定,排水和通风成为救援的两大障碍

■他们在井下的日子

黑暗中被水狂追的午后

大水飞奔而来,就像涨潮

不能谈,不愿谈,不会谈。

即使记者通过各种渠道与病床上的王子非(化名)面对面,他也不愿意对自己8天8夜的经历透露只言片语。

3月28日,王子非起得很早,这是他的习惯,也是工作的需要。按照井下施工的要求,他和他的工友先后在4、5、7、9工作面工作过。

“当时我听到有人喊,上水了,快跑。”午饭后不久王子非与同事继续施工,但不久就听到有人喊,他与同事很犹豫,因为他们并没有听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王的工作面位于掘进面的一个小高地上。“出现透水了,快跑。”几人从最初的疑惑和猜测中清醒过来,迅速从坡上跳下来准备顺着巷道向外跑。“水势很大,又急又快,好吓人。”工友李长余说他们的矿灯在那个时候已经没办法照路,水汽太大,能见度极低,没办法往前照,只有一边低头跑,一边往下照。

水的速度超过了他们奔跑的速度,而且发出很大的声音,“就像海水涨潮。”曾经去过青岛的湖南人李长余对于大海涨潮的声音记忆深刻。水迅速地没过膝盖,飞奔着跑向腰际。

人们不是顺着水的方向跑,而选择了向巷道两边的高处跑,事实证明这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呼吸带给我们活下去的希望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整个巷道里没有任何一点声音了,极其安静。“这个时候大家都在保存体力,说话是浪费体力的。”

唯一让工人们感到踏实的是身边同伴的呼吸声。“我这辈子第一次发现人喘气的声音是如此好听。”马雨涛对呼吸的描述甚至加上了肢体语言。

说话成为奢望,呼吸成为人在死亡边缘徘徊时最亲切的声音。

恐惧、惊吓、饥饿、担忧……每个人都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虽然没有话语。

“其实有几个人到了后来都出现不同程度的幻觉,也包括我。”李长余说,“我一度感觉自己睡在自己家的床上,后来我又起床了,想到村外去浇地,都说今年旱,我怎么感觉有那么多水呢?”

“我也有一会很恍惚,老是感觉自己在吃饭,吃了一顿又一顿就是吃不完了。”马雨涛说。

“知道得救,没有力气哭了”

“好像我们要得救了。”

这个没有消息源的消息在某个时刻开始蔓延,因为他们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好像快钻透了。”

巷道里的水也减少了许多。

“其实在那个时候,大家还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秦新天说,他以为自己是回光返照,“听老人们说,人快死的时候都这样,意识突然很清醒,像刚透水那会。”

我们还能出去吗?时间给出了答案。他们获救了!

王子非说,那一刻,他的脑海中首先闪过了其他工友们的影子,黄大牙、烟毛子,他们都是自己很好的兄弟。后来,他又想到了自己的家人,现在,一切都不需要担心了,因为我们都回来了,之前有家属问过我,以后还敢不敢当矿工了,我说有什么不敢的,起码再当矿工遇到类似的情况,咱心里就有底了。王子非的乐观让人欣慰。 据《鲁中晨报》

■他们在医院的日子

获救工人脱水,皮肤溃烂

据救援医疗组介绍,5日被营救出来的115名矿工病情稳定,主要问题是长期脱水,营养不良,仅有26人病情较重,尚没有病危和死亡病例。山西省政府和卫生部专家会商后决定,6日将60人转到省城太原重点医院救治。

第一位被救矿工从下车到进病房用4分钟

前天凌晨1时20分左右。山西铝厂职工医院。第一位被救出井人员乘坐的救护车后门打开后,六七名医务人员小心翼翼、保持担架平衡,把被救工人抬下。这名工人蒙着眼罩、盖着棉被、接受输液治疗。从下车到进入病房,用时4分钟左右。

从1时24分至2时20分左右,首批获救的9名工人陆续到达山西铝厂职工医院三楼病房接受检查和治疗。第8名被救工人说,自己是河南平顶山人,叫李国宇,38岁,他与医生交流的意识非常清醒。也许是因为在井下困的时间太长,医生护士尽量不主动和他们说话,也建议他们不要太耗费体力。

很多矿工喊饿闹着要牛奶米饭

据悉,山西铝厂职工医院原本计划收治20名矿工,该院重症监护室(ICU)仅5张床位,3月28日接到任务后,立即将靠近ICU的外科进行改造,最终准备了30个床位,但前天,送到该院救治的矿工猛增,最终收治了36人。

这36名工人生命体征平稳。目前主要是输液和输氧。上午,医院给正在救治的9名矿工喝了米汤。下午,该院再收治27名矿工,这些矿工身体状况好于第一批矿工,医生让他们喝米汤,喝了一点米汤后,有矿工嫌太稀,说自己饿了,要喝牛奶,吃大米饭。医生告诉他们,几天没吃饭,不能立即吃饭。

普遍皮肤溃烂 部分工人情绪不稳定

救治医生介绍,首批获救的9名工人的普遍问题是因在水下浸泡时间较长,皮肤有些溃烂;心跳呼吸脉搏的波动比较大。到昨天白天,9名工人身体状况良好,各项体征指标都比较正常,脸色红润,没有严重的中毒状况。

这36名工人的一些共同症状是水电解质紊乱、皮肤擦伤。一些病情较重的工人有胸闷、头疼、神经损伤的症状。现在,这36名工人都已经吃过了米汤等流食。

据医疗专家介绍,这批获救工人在井下被困时间最少的达179个小时,他们情绪还不稳定,现在主要是对他们进行静养治疗。

据羊城晚报 潇湘晨报

他们的逃生技巧

怎样防被冲走

用工具包挂在了矿壁上,就这样在水里泡了几天。

树皮怎么吃?积水里泡软了再吃

一名姓薜的矿工介绍,因为他有胃痛的老毛病,每次下井时都会带一两个面包和冷开水。煤矿透水后的第二天,他才吃掉了面包。随后的两天里,他和另外几名矿工发现井下打桩用的木桩上有未清理干净的树皮,大家剥下树皮后,先将树皮泡在积水里,待树皮软了后再吃,虽然很难吃,但这是井下唯一能吃的东西。

树皮毕竟还是树皮,吃了后,大家的胃疼得十分厉害,就开始以喝渗透水维持了。饮水则是用头盔沉淀井内积水来解决,而因为井内积水太脏,大家也不敢大量饮用,大多也只是润润喉咙再吐出来,实在是渴得受不了才喝一点点。

8天8夜之后 为什么矿灯还能亮?

当救援人员划着皮划艇进去的时候,发现巷道深处,隐约透出灯光,被困工人在发现救援人员后,还晃动了手中的矿灯。当时,工人们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喊饿。

救援人员介绍,普通的矿灯只能持续8个小时的时间,工人们如何在被困了8天8夜之后还能有充足的电源?专家们猜测,应该是工人们对矿灯进行了良好的收集和合理使用。

谜底在昨天解开:当时,有不少工人聚在了一起,为了保证大家在黑暗中不至于失去希望,他们自发地将矿灯收集起来,每隔一段时间开一次灯。

昨日晚上,病房中一位工人向医护人员提出要摘掉眼罩。他告诉医生,自己在被困的时间里,是负责管理灯光的,如果有人要大小便,就会由他来照明。所以,他对光线并不会很敏感。

据京华时报 楚天金报

[责任编辑:fundyh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