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直击车臣:这不是恐怖主义,这是战争

2010年04月02日09:20南方新闻网姚望我要评论(0)
字号:T|T

编者按:莫斯科地铁连环爆炸。俄罗斯反恐体制何以连连失效?中国应当吸取哪些教训?而更重要的是,恐怖主义何以愈演愈烈,如何治本?本报特约撰稿走访车臣,为您提供第一手观察。

“2002年轴承厂文化宫事件只是一个文化宫,2004年别斯兰一所学校而已,我们有那么多的学校和剧院被摧毁。”一些车臣人这么说。

“所有男人下车!”

边境哨卡,全副武装的士兵检查了公共中巴车上所有男性的证件,他身后,黑洞洞的枪口对着来往的车辆。

遍布的警察提醒着人们这个城市的特殊性。公共中巴的车窗外,街道平静如常;而邻座的一位穿着制服的俄军士兵,却始终拉上窗帘,似乎防备着随时而来的狙击子弹。

这里是俄罗斯车臣共和国——莫斯科地铁里的两声炸弹轰鸣,来源于此,发动恐怖袭击的“黑寡妇”,也来源于此。

究竟什么原因,令仇恨纠结大半个世纪?笔者走访车臣,探寻恐怖主义的缘起。

直击车臣:这不是恐怖主义,这是战争

2006年,车臣老人举着被击毙的恐怖头目巴萨耶夫的海报。 (CFP/图)

争 战

车臣首府格罗兹尼,以现任总统家族命名的卡德罗夫清真寺富丽堂皇,以现任俄罗斯总理命名的普京大街整洁气派。事实上在格罗兹尼街头,战争的痕迹并不容易找到,偶尔才能远远看到有些楼顶有炮火的熏黑。

1944年,根据斯大林的命令,以通敌为罪名,整个车臣民族被迫离开世代居住的家园,整体迁移到中亚。直到1959年,赫鲁晓夫解除禁令,车臣民族才踏上了返乡的道路。不堪回首的经历,一直在车臣族人的心中发酵,并最终发展为独立运动。

“车臣历史上,每50年必有一战。”车臣商人尤苏波夫告诉笔者。29岁的他已经经历了两场战争。他记得13岁时,1994年,“11月11日,周一。格罗兹尼机场附近飞来8架俄军飞机,扔下了炸弹,战争开始了”。“整个民族爱国主义萌动,每个家庭都有人参加战斗,所有人都上战场。大家有着共同的目标,为了自由、独立,发自内心。”尤苏波夫说。

这一场战争俄军打得并不顺利。最终在1996年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秘书列别德和车臣的马斯哈多夫签订停战协定,结束了第一次车臣战争。“一夜之间,俄军就全部撤离。”尤苏波夫回忆。

坚持车臣独立的人,“感到很高兴,车臣独立了,获得了自己的自由。这是一生最幸福的日子”。

重 修

“战后,所有经济被摧毁,活下来的人,有的捡垃圾,有的偷石油。”尤苏波夫说。

车臣大学的社会学系教授穆萨,在格罗兹尼住了一辈子,他时不时指着一些新大楼说:“那里以前是某某部门,被夷为平地后,最近刚刚重建。”

在俄罗斯联邦支持下,当地政府进行了大规模翻修工作。不过,“都要改造好,需要时间”,穆萨说。

经历过战争的尤苏波夫希望保留一大块的战争遗迹。战争期间他曾被俄军俘虏,大冷天被铐在室外,穿着单衣。而穆萨则觉得,“之所以要把战争的遗址都清理,是因为人们不想重复在惨痛的记忆中,要生活在希望里”。

那几年里,车臣大学的副校长沙瓦季从莫斯科调来,“我要为我的国家出力”,他这样说。新建的车臣大学的大楼比莫斯科大部分大学的主楼都要漂亮。

车臣的稳定发展需要精英。但悲观的尤苏波夫说,“民族精英大多数牺牲了,只有最勇敢的人才会战斗在第一线,而这些人最早当炮灰”。

而重建,最终停止在争斗中。

1999年的车臣选举中,“人人都想当总统”。但是新总统无法控制局势。俄罗斯驻车臣的将军在格罗兹尼被杀害。9月,第二次车臣战争打响。“第二次,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想法了。”尤苏波夫说,“有人为自由,有人为宗教,含义不同。”在战争中,车臣的阵营发生了变化,卡德罗夫父子倒向了俄联邦。而俄军在普京的率领下,取得了决定性胜利。

分 裂

事实上,现在的车臣,除了在边境有岗哨和士兵外,一路上看不到戒备森严的军岗。

不过,一些宗教团体周围,总是聚着些特警。门口的安检处,也赫然贴着标示“请勿带枪进入”。

在车臣社会内部,统派和独派的斗争长期不休。老卡德罗夫在俄当局的支持下,出任车臣总统。但连续几年,恐怖袭击不断,连老卡德罗夫也被炸身亡。

继承了父亲衣钵的小卡德罗夫总统依然坚决反对独立,他对记者说:“我们为什么要独立?为了重返混乱和衰落的那些年代?”

每次选举,车臣民众对俄罗斯中央政府的支持一向出奇地高。2008年梅德韦杰夫当选总统时,在车臣获得了超过九成的选票。

小卡德罗夫说:“因为车臣人民知道和平与稳定来之不易。投票率不少于100%,而且要超过。”

但是,不少独派坚持着自己的理念,除了民族自决的原则,1996年,俄联邦和车臣签订的《关于俄罗斯联邦和车臣伊齐科里亚共和国双边关系的和平协定》也成了依据。协定中有条款:按照公认的国际法准则和规范来确立双边关系。所以车臣独派始终认为,他们独立是有法律依据的。

恐 怖

因战争失败而落寞的车臣独派,于是坚定了自己的逻辑:“俄罗斯人有自己的武器,车臣人只能用自己的方式。这不是恐怖主义,这是战争。”

“2002年轴承厂文化宫事件只是一个文化宫,2004年别斯兰一所学校而已,我们有那么多的学校和剧院被摧毁。”一些车臣人这么说。

那两次恐怖袭击,各有数百人遇难,而一些车臣人说,“车臣每一个家庭都有死难者”。

2006年,联邦对恐怖分子实行了大赦,有数百名投诚。更多的独立分子选择了和政权的合作。

但那些和现政权合作的人被看做“叛徒”。尤苏波夫曾当过车臣的警察:“如果我当时被杀了,我不会恨他们,我不会让我的亲友去杀他们,因为我和他们一样。如果是我,我也会这样。”“国家和城市可以重建,但内心的伤害是很难抚平的。”小卡德罗夫对自己面对的困难也有着充分的理解。

“车臣每一个家庭都有死难者,这些家庭不会这么轻易放弃记忆,仇恨很难一下子消除。”尤苏波夫告诉笔者。

扬达尔比耶夫、马斯哈多夫、巴萨耶夫纷纷被击毙之后,车臣的分离主义武装缺少权威领导,剩下的反对派四分五裂。“车臣人如此的内斗,历史上是没有的。”尤苏波夫说。

刺激极端民意,成为展现自己派别存在,获得内斗资本的最简单高效的方式。2009年5月15日,格罗兹尼发生自杀式爆炸,2名警察死亡。7月4日,一些车臣警察在阿勒什村遭袭,9人遇难。7月16日,俄罗斯女记者埃斯蒂米洛娃在车臣被杀害。8月,连环爆炸在格罗兹尼4个不同的地方发生,四名警察身亡。

今年3月29日清晨,莫斯科地铁连环爆炸。3月31日,毗邻车臣的俄罗斯达吉斯坦共和国连环爆炸。

俄罗斯安全机构警告:还有19名“黑寡妇”自杀人弹,可能会在莫斯科发动新一轮恐怖袭击。

(南方周末)


地方新官新政盘点:部分为短期政绩劳民伤财

拉萨投资300亿豪赌“文成公主”遭疑
劳务派遣泛滥 维权难让劳动者很受伤
[“三性”要求形同虚设] [一个劳动者要养活两个“老板”]
“卖官”局长 从楷模到贪官的不归之路
[草根成长的优秀人才何以自甘堕落] [从励志楷模到贪官]
黄河边上的小学 “撤点并校”再审视
[“撤点并校”并未提升教学质量] [“幸存”学校艰苦度日]
李宁品牌危机溯源 本土名牌的没落之路
[原CEO卸任 李宁回归公司] [品牌重塑失败 丢失老客户]
玉溪医改:300元如何让农民也看得起病
[要在人均三百元上做足文章] [未来还需要更多配套措施]
幕后·记者的权利谁来保护  幕后·山寨的世界奢侈品协会
幕后·龙江镉污染:谁是元凶 幕后·医患交恶变成致命关系
更多头条>>

[责任编辑:vingiet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