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各地新闻 > 正文

广东增城原市委副书记称被二奶威胁大举借钱

2010年04月01日06:02信息时报任坤
字号:T|T

广东增城原市委副书记称被二奶威胁大举借钱

□本版撰文信息时报记者 记者 任坤

原增城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党组副书记邱伙胜没想到自己竟身陷“情妇门”,其情妇韩某在与之交往后竟屡次借怀孕要钱,邱伙胜则自称被“二奶”逼上绝路被迫含泪大举“借钱”,先后向下属和朋友索要105万元,其中98万元给了韩某。近日,广州市中院以受贿罪判处他有期徒刑7年。

指控:他3年间向5人索贿105万

据公诉机关指控,1999年至2001年,邱伙胜担任增城市委副书记兼任政法委书记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先后向钟某、聂某、黄某、李某和何某等5人索取贿款,金额总计105万元,并在职务变更等方面为上述人员谋取利益。而每一次要钱,邱伙胜的理由均是家里有急事或者遭人敲诈。

据悉,这些行贿者的来头都不小,钟某曾任增城经贸委主任,聂某曾任增城市政府副秘书长、投资项目审批服务中心主任,黄某原是刑警队长,后升任增城市公安局副政委,李某曾任公安局副政委,后任公安局副局长。何某则是通过李某联系的。其中,钟某贿送了15万元、聂某20万元、黄某35万元、李某25万元、何某10万元。公诉人认为,邱伙胜的行为属于索贿,应从重处罚。其有自首情节,主动退回赃款57万元,应从轻或减轻处罚。

“如果没钱我会被逼跳楼!”

据几名证人的说法,邱伙胜问他们借钱都是以家里有急事需要用钱为理由。黄某证实,2001年上半年,邱伙胜找到他,说自己家里出了大事,如果处理不好可能家破人亡,希望黄某凑30万元借给他。后来邱伙胜又以同样的理由向他借了5万元。而李某的证词显示,2001年6月和2002年上半年,邱伙胜先后两次谎称自己急需用钱并说:“如果没钱,我和老婆都会被逼跳楼!”

行贿人称,他们之所以愿意借钱给邱,皆因他头顶上的官帽。据邱伙胜的供述,涉案人钟某升任增城市外经贸处处长时,时任该市组织部长的邱伙胜帮过忙。他又表示,他曾向公安局推荐黄某,后来黄某顺利当上了增城市公安局的副政委。而李某成功从市商业局到林业公安局当警察之前,他曾用电话给林业局长打过招呼。

被“二奶”敲诈逼上绝路

庭审中,邱伙胜供认不讳,但称自己是受到了“二奶”韩某的威胁,迫不得已才到处“借款”。当法官向其释法,告知其在侦查阶段多次口供均称自己主动索贿,若庭上坚称是“借款”非索贿则为翻供,不能认定为自首时,邱伙胜再次承认是索取贿款,且没有想过要还钱。

辩护:他是流着泪“借”的钱

邱伙胜的辩护人则称,邱伙胜是在受到韩某讹诈,才向身边可能存在的朋友借钱。“涉案人员均供述邱伙胜请求凑钱,甚至是流着眼泪求帮忙”,辩护人认为,“一个上级竟然是求下级,并不是勒索、施压、或利用职权逼迫,并不具备索贿的情节”。此外,涉案人员虽然都是贿赂,但有些是因为深交,有些是便于以后运作关系,且主要是在社会关系上提供帮助,应当区别对待。

辩护人最后指出,邱伙胜年纪比较大,且已到暮年,身体患有高血压、糖尿病等多种严重疾病。为了弥补自己犯下的过错又积极退赃。请求法院量其是因走投无路而非出于满足个人欲望受贿,而且具有自首情节,予以从轻或减轻处罚。

判决:构成受贿罪判刑七年

广州市中院日前审理认为,邱伙胜构成受贿罪,虽然他是主动要钱,但其没有以所掌握的职权为条件,乘人之危有求于己,向他人施加精神压力,迫使对方交付财物;也没有以明示或暗示方式,使对方意识到如果满足其要求,将会通过其职务得到好处,反之会造成损害,故指控被告人邱伙胜的行为是索贿的证据不足,不予认定。

邱伙胜还有自首情节,且主动退回赃款57万元,可减轻处罚。日前,法院以受贿罪,判处他有期徒刑7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18万元。

邱伙胜简历

●1950年9月13日生,广东增城人,大专学历(政法系理论专业自学考试毕业);

●1968年8月,在增城县派潭公社樟洞坑小学任民办教师;

●1969年2月应征入伍,在湖南黔阳某部队历任战士、班长、政治部宣传科干事,某县武装部干事、秘书;

●1979年10月,转业到增城县委组织部工作;

●1980年6月,在增城县人事局工作,1984年7月任副局长;

●1987年6月,任增城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同年11月兼任县纪委常委;

●1992年4月至1998年3月,任增城县(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

●1998年4月至2003年3月,任增城市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

●2003年3月起,任增城市人大常委会党组副书记、副主任;

●2009年7月19日,被广州市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

●2010年1月26日,广州市纪委召开全市党风廉政建设情况通报会。

情妇三次要钱

初次相识:朋友通讯录中找到邱书记电话

据韩某的说法,大概是1999年下半年,韩某受一个朋友的委托,找邱伙胜帮忙调动工作。韩某当时并不认识邱伙胜,但是知道他是增城市的政法委书记,于是就想办法去认识他。韩某在家里找到一个朋友给的通讯录,上面有邱伙胜的电话,就主动打电话给邱伙胜,约他见面。后来邱伙胜答应出来见面,后在国贸大厦楼下西餐厅见面。

第一次见面后又过了几天,邱伙胜来到广州,他约韩某在华泰宾馆内相聚,并与韩某发生了性关系。之后俩人交往开始密切,经常见面。

1“我说想办移民,他给了23万”

第一次是在2000年上半年,韩某把何某某委托找邱伙胜办的事跟邱伙胜说了,邱伙胜当时就说要韩某不要理这件事,并问她是否缺钱用,她说想办理移民需要些钱,没说具体要多少,邱伙胜在第二天就拿了23万元人民币在增城宾馆给了她。这次给钱后二人就确立了包养关系,说让她循规蹈矩地跟着他,平常不要打电话给他,不要再帮人家办什么事,不要影响他的工作和家庭。

2“我说出国生孩子要50万”

第二次是在2001年中,韩某发现自己有了身孕,就给邱伙胜打电话,邱伙胜说很忙,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说。韩某就去到增城宾馆拿座机打电话给他,他不接,无奈之下只能到他办公室去找他,他知道之后很害怕地问想怎样。韩某就回答说想出国,然后生下小孩。然后邱伙胜就问出国生孩子需要多少钱,韩某就说大概需要50万元人民币。约三天后,邱伙胜叫韩某在增城宾馆开房等,之后他拿了50万元人民币在百花山庄附近给了她,还叮嘱要抓紧时间办理出国的事宜。

3“想用3万元摆平?起码加多个零”

第三次是在2002年年中,因为邱伙胜的年纪比较大了,对孩子的将来不利。韩某就给邱伙胜打电话说不想要这个孩子了。邱伙胜听了很生气,说不要这个孩子就把钱还回来。后来韩某又去他单位找他,他就问想怎样,并说不想再见面,要分手。最后他就说可以补偿,就从一个信封里拿出3万元人民币,韩某当时生气地说,想用3万元摆平这件事,起码也要加多一个零吧,说完就摔门而去。

大概是第二天何某某约韩某见面,他说邱书记找过他让他做思想工作,劝说朋友一场大家不如各让一步。韩某跟何某某说让他别管。过了三天邱伙胜约韩某在增城宾馆谈,最后给了她25万元人民币。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

[责任编辑:fundyhe]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