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西南五省市干旱 > 正文

旱情加剧水源危机 云贵多人因找水丧生

2010年03月30日05:28云南网
字号:T|T

[导读]西南地区的旱情仍在持续,灾区水源危机却在日益加剧,多人因找水丧生。3月14日,贵州42岁村民申玉光倒在抗旱第一线。3月26日,云南巍山一妇女因驮水途中摔伤身亡,曲靖一位71岁老人取水时溺亡。

3月26日,为了驮水浇家里栽的核桃树,巍山马鞍山乡青云村村民茶继秀不幸摔成重伤,因抢救无效去世,留下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和3名老弱病残的家人。

驮水途中摔成重伤不治身亡

3月22日中午12时许,茶继秀和弟媳李雪惠骑着两匹骡子,走两个多小时山路去驮水。大旱天气,茶继秀家的核桃树已经非常干渴,她准备驮一些水回去浇核桃树。

她们两人每人用50公斤装的塑料桶装满了3大桶水,架在骡子的鞍上,左边一桶,右边一桶,马背上再横着一桶。两人也骑在马上赶着走。

返回村子的路上,经过一个小河沟,河边还有一些碎石,骡子经过时蹄下打滑,横担在骡子背上的水桶突然滑落。茶继秀一只手牵着拴骡子的缰绳,另一只手忙着去扶塑料桶,但就在这时,骡子受到惊吓,突然扬蹄向前奔跑。茶继秀身子猛往后一仰,和水桶一起重重地摔在地上。

紧跟其后的李雪惠立即下马去扶她。此时,茶继秀胸部以下的部位都已经不能动弹了。她告诉李雪惠,她的后脖颈很痛,叫李雪惠不要扶她。李雪惠赶快打电话叫来了村里人,把茶继秀送到了七八十公里外的巍山县人民医院。

留下一家老弱孤残该咋个整

事后,茶继秀的家人告诉记者,因为茶继秀伤着的是颈椎,而摔伤的地方,距离村子还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可能是村民在将她搬运回村的过程中,没有固定好她受伤的颈椎,导致了她的病情加重。

到了县医院以后,医院让她立即转院。当天晚上,茶继秀被转院到了大理学院附属医院。经医院检查,为颈椎C4、5骨折脱位,高位截瘫,一直在ICU病房抢救。刚入院的时候,还可以说话。23日晚,由于呼吸不畅,实施气管切开手术,再也没有说过话。26日上午7时40分,茶继秀在ICU病房去世。

茶继秀的老公茶如辉8年前摔伤了腰部,不能从事重体力劳动,家里驮水、砍柴、种地、收割、搬运等这些重农活,都是茶继秀一人承担。他们居住的地方是山区,没有水田,平时都是种一些玉米、豌豆等旱地作物。除此之外,已没有别的经济来源。

他们夫妇有两个小孩子,一个10岁,正上小学,一个5岁,还没上学。家里还有一个82岁的老爷爷,和一个74岁的老奶奶。老爷爷老奶奶都已经不能干重农活。全家6口人的生活重担,全压在茶继秀一人身上。

今年春节以后,百年不遇的旱情,使青云村村民生活用水困难,茶继秀每天都要赶着骡子外出驮水。

茶继秀摔伤后,在医院治疗期间,花费了从亲友处借来的近2万元医疗费。对于这个本来就十分清贫的家庭来说,更是雪上加霜。茶继秀的安葬费,都只能是靠亲戚朋友来接济。茶继秀的家人希望通过本报对此事的报道,引起当地政府和社会各界的关注,给予他们经济上的帮助与支持,让茶继秀的两个小孩子,不会因为贫困而失学。

曲靖一位71岁的老人取水时不慎失足溺亡

十八连山乡大腊甲村的李成毅手里还端着半碗酒坐在自家的屋内发呆,雨水顺着瓦檐“滴答滴答”地落在屋外的地板上,要是在往日,老伴早就让他赶紧拿桶去接水了。可他再也见不到他的老伴了,就在3月14日清晨5时30分左右,71岁的老伴牛玉珍为赶着大清早去村口的一个龙潭内取水,在取水的时候不慎失足栽进了那口龙潭井内,就再也没有回来。

清晨取水溺亡

今年74岁的李成毅还清晰地记得半个月前老伴牛玉珍起床去挑水时对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你的电筒呢?”老伴起床后到他的房间里问他要电筒,那时候天还没亮,他把电筒递给老伴后又接着睡了,可他刚睡下不到20分钟,就被二儿媳妇在门外的惊叫声惊醒:“我妈掉在龙潭里了。”

在李成毅的二儿子李永顺的回忆里:“那天我听说我妈掉在龙潭里后,就赶紧起床跑了出去,跑到那口龙潭边一看,当时只见我妈的两只脚露在井外,等我们把她捞起来时,她已经没气了。我妈是整个头朝下栽在井里的,井口又那么小,井水有一米六七深,别说我妈年纪那么大,就是一个年轻人栽在里面也很难爬起来。”

李永顺说,当时井边还放着一个已经装好水的25公斤重的塑料壶,他猜测,自己的母亲可能是因为不小心把电筒掉进井里,而她欲去抓时掉进井里的。

井深不足两米

让牛玉珍溺水身亡的那口龙潭井,离牛玉珍家也不过500多米,步行5分钟左右。这口井常年不会干涸,据村里的村民讲,近2米深的井,白天打水见底以后,只要一个晚上不取水,第二天早上水就又出满了,站在井口边用瓢就可以直接舀水,然而就是这样一口取水很容易的井却让牛玉珍溺水身亡,这让村民们觉得很意外。这口井的深度算上井沿也不超过2米,村民们为了防止渗水,将一个汽油桶两端开口后直接镶嵌在井内壁。目前这口井也没有采取什么防护措施,在村民看来这完全没有必要。

4个水源点供水

“说大腊甲村不缺水那是假话,但大腊甲村至今取水最远的水源点也不过距离村子500米左右。在这个村子中央有一口上百年的老井,但由于持续干旱,井水也几乎见底,但每天也能供十几户人家的人畜饮水。再加上距村子500米左右的地方还有3个龙潭,除一个大龙潭被封闭用来集中抽水外,另外两个龙潭也能满足近20户人家的生活用水,4个水源点基本上能满足全村500多号人每天的生活用水。另外我们还集中车辆到3公里外的小腊甲村的一个旺水龙潭里去拉水,村里给油料补贴,每户40元,按拉一车4方左右的水是80元,我们拉一车水分给两户人家,每户一分钱都不用出。”大腊甲村村委会张副主任介绍。

由于牛玉珍和她二儿子家都没有水窖,于是两家人拉一车水的事情也就搁置了起来。牛玉珍溺亡后,为操办她的后事,村里免费给他家拉了4卡车水。(来源:云南信息报)

贵州村民为全村取水牺牲 民众请愿追封其烈士

一个普通的农民,为了寻找水这个生命之源,倒在抗旱第一线。他叫申玉光,42岁。当噩耗传来,最为悲痛的莫过于他78岁的母亲、多病的妻子和两个未成年的孩子。[详细]

[责任编辑:terryli]

相关专题:

西南五省市干旱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