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正文

干旱中的乡村婚礼

2010年03月29日14:32贵州都市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本报记者 杨雄

这一次,岩腊乡塘房村同样未能逃脱干旱的困扰。

这场从2009年7月始席卷黔中大地的旱情,在今年3月已上升至一个新的高峰。在远离安顺市70多公里的塘房村狗把关组,干旱已令这个村寨里那口世代满盈的龙井首次遭遇严重缩水。

此间的大多数时间里,从龙井井沿直抵井底的20多个台阶上,一双双铁桶、木桶和塑料桶胡乱地排了一地。井沿的水泥地上,侯水的村民或蹲或坐着,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家常。在这个将人们的生存和生活逼向一个焦灼境地的干旱气候里,曾有幼童在井底因争夺井水而发生数次争执。

从岩腊乡政府通往塘房村狗把关组的短短土路上,汽车驶过后,黄色泥尘开始漫天飞扬,并扑向土路两侧那一地枯黄矮小的油菜。就在这样一个旱情逼人,严重缺水的残酷环境里,一对新人如期举行了一场婚礼。

1、干旱下的婚礼

再过10多个小时,任小秀就要成为6公里外岩松村的新娘。

这位21岁的姑娘早就化好了新娘妆:雪亮的耳环,白色的衬衫,淡粉色的上装和深粉色的短裙。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容。

她说,她21岁的人生历程里,从未遇到过今年这样的干旱。这人生中的第一次严重干旱,让她和父老乡亲的生活变得极为不便。任小秀的三奶奶羞于谈论这个漫长严重干旱气候下的洗澡次数。

去年12月,任小秀的父亲任武学找到了安顺鸡场乡一位64岁的测字先生。

之后,任小秀和未婚夫韦红星的婚期,就被定在了农历2010年2月12日。

就在这个婚期被定下来之后,雨水就未曾降落过。

按村寨风俗,女儿的婚期既已定,就不能更改,否则就不吉利。

3月27日,婚礼如期举行。任武学家两年前修的两层楼的那幢小洋房前,新筑了两个崭新的灶台。灶膛里柴火熊熊,两口锅里热气升腾。几位系着蓝色围布的厨师在灶台边穿梭忙碌着,妇女们蹲在地上的铝盆边刷碗洗菜。

4点左右,第一轮酒宴开席,几十名亲友坐满了五张圆桌。任武学估计,来参加女儿婚礼的客人有600多位。任的家境殷实,他为女儿的婚礼做了21道菜,“村里大多数人都只做12道菜。”

2、一车水220元

46岁任武学的未曾料到,干旱会一直持续到婚期,并让几百米外那口世代以来未曾干枯的龙井首次缩水。现在,这口井,这口井每天只能涌出20多挑水,对于周围11个村民组3000多人而言,这点水无疑是杯水车薪。

为了让女儿的婚礼顺利举行,他以每车水220元的价格,请人从17公里外的紫云县猫云镇一个溶洞里买了4车水,每车水有能装4吨。任武学说,事实上买一车水只需要20元,但支付给司机的运费则需要200元。

二层楼顶上的露天浅池,成了任武学的临时储水池。

他没有想到的是,几天以来的阳光照耀,竟让这4车水蒸发了一半。所幸的是,剩余的水尚能应付这场婚礼。他用细长的管子从往下抽水,水流不如电线粗,时断时续。抽下来的水,被盛在了房檐下那个齐腰的红色塑料瓮里。

尽管这些水来得并不容易,但任武学并未让用过的水重复使用。在贵州的一些特重干旱地区,人们通常是几个人共用一盆洗脸水,然后再用洗脸水来洗脚,但任武学认为“卫生还是很重要,洗菜刷完剩下的水最后用来喂牲畜。”在他家,四口人,一匹马,一头牛,每天需要近200斤水。

楼顶蓄水池的水被蒸发一半后,任武学打算在女儿婚礼之后,用脱谷粒的方形灌斗来装水,里面铺上塑料膜后,能装1吨水,一家人可以用半个月。

在几百米远的龙井里,嶙峋的井洞上方,横着一道锈迹斑斑的钢梁,钢梁上垂坠着一个一米多长的水泵,水泵上的绿漆已剥落了一些,空气里的水分已让这些剥落处生锈。这个水泵是政府购买的,本想将龙井里的水抽到不远处山顶山上一个新修水池里,以供全村村民使用的,但去年安装好后,就因干旱而未发挥多大用处。

离水泵近两米之遥,一片漆黑。汩汩细流从漆黑之处涌出来,蓄在了一个两米多深的水池里。现在,这个水池里已干枯得只有几寸深的水。

3、一半的村民外出打工避旱

三四天前,在杭州定居的姨妹给任武学家来了一个电话。

电话里,姨妹邀请他们一家去杭州生活,并许诺给他们在杭州找一份营生的工作。任武学拒绝了。

任武学说,村里差不多有一半的人都出去打工了,其中还有50多岁的中年人,“在外面多少能挣上点钱,在家里只能眼睁睁看着旱情一天比一天加重。他们都是被干旱逼走的。任武学不愿出去打工,他想留在村里,但他却不知道改善他们生活和生存环境的雨季何时到来。

半年没下雨了。

村民说,干旱的气候让塘房村附近山上的一些灌木丛都枯死了。在这个以油菜和旱烟为主要经济产业的乡镇,村民们估算,今年的油菜将减产60%。往年的这个季节,在春节后种下的旱烟种子,应该有1寸深的烟苗了,但今年的烟苗却被早早地旱死了,“有的根本就没有发芽。”

任武学家有5亩油菜和5亩旱烟。每年,这5亩油菜能给这个四口之家带来2000元的收入,而旱烟则能带来6000元的收入。但今年,这些收入都将因干旱而大打折扣。

岩腊乡的书记黄元平说,这里一直是缺水地区,但如此缺水却是第一次。

他说,岩腊乡有18200人,分散居住在山里。现在,全乡受灾人口已达到12000人以上。其中,有6000多人的居住地距离水源有10公里之遥。

塘房村的村民说,每个星期,乡里会给他们村民组送一车水,每车5吨。此外,乡里还在水源充足的地方安排了专人,负责给居民分水,防治居民因为抢水发生事故。塘房村村民说,乡里刚开始运水来的时候,还发生了抢水而发生争执的事件。

时针已指向3月27日16时。

再过三个小时左右,任武学的女婿韦红星就要来了,他将在第二天一大早接走女儿任小秀。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