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正文

进入旱区访云南曲靖:村民不记得上次洗澡时间

字号:T|T
进入旱区访云南曲靖:村民不记得上次洗澡时间

3月23日,一名武警战士正将鱼倒入云南石林县长湖镇祖莫村的水塘内。由于该地区的农户严重缺水且家里没有蓄水设施,送到村里的饮用水都放到池塘内,为保证饮用安全,要定期检测水质,并投放从水源地拉来的鱼测试水质。 本报特派记者 郭建政 摄

进入旱区访云南曲靖:村民不记得上次洗澡时间

一家火锅店送来一卡车桶装水,村民将水倒入自家水桶中。本报特派记者 郭建政 摄

本报特派记者 龚海

这里是曲靖市陆良县大莫古镇戈衣村。23日下午6时,村头土坎上的桃花盛开着,村民们扎堆坐在这里。他们坐了很久,比之更久的是干旱。去年六月份以来,就没有再下雨,没有庄稼自然也没有农活,无所事事的人们已经习惯了在这里坐着,甚至相互间懒得说话。不死心的村民

“现在的头等大事就是每天能弄到水。”穿着拖鞋,48岁的村民方学良说着,他的脸和露出来的脚趾一样是黑黢黢的。

村民们把拉水的牛车停在一边,方学良面前放着两只装满水的塑料桶,就在他蹲着的地方,三天前,他看到了温总理的匆匆身影。

“上周六,空军送水来到村子里,之后总理就突然来了,事先大家谁也不知道。”方学良说,当时大家正急着排队分水,温总理突然出现在村口,大家感到非常意外。但是总理微笑着向村民们问好,随后还严肃地说“感谢大家”,这里的旱情特别严重,希望村民能奋力渡过难关。

总理到来的消息一下子传开了,外村的人都赶过来看,村口空地上磨平了一大块黄土。“总理都来看,这说明村子真的太干了。”方学良说,戈衣村是陆良县最干旱的一个村子,两个水库,老水库和新水库都干了,水源完全断绝,找不到水,只能等着送水吃,村里大片的田地现在什么也没有种,没有青菜吃,每天只能炒洋芋,就着臭豆腐和腌菜吃大米饭。

虽然地里干得冒烟,但还有村民没有放弃。刨地,然后用牛车拉粪施肥,种烟苗的节期一拖再拖,方学良对土地依然没有死心,幻想哪天下场雨,赶紧去种上。但是年轻人受不了这样天天在家里耗着,往年只有20多人外出打工,现在却有超过100人出去打工了。方学良的儿子一直在家务农,10天前他终于忍无可忍,带着妻子怀揣一千多元钱去了苏州,留下两个女儿在家跟着老人。 “这都是干旱逼的。”方学良叹了口气。

远水解近渴

总理来了之后,知晓戈衣村大旱的人越来越多,方学良很庆幸,因为时不时会有卡车从远处驶来,滚滚烟尘带来的是村民最想要的水。

23日下午,陆良县城一家火锅店的老板娘送来了一卡车桶装水,这个名叫太琳丽的老板娘说,现在云南到处都旱,真的是有心无力,这次捐出一车水,共有530桶,都不知道该往哪个旱区送,知道戈衣村的旱情特别严重后,就赶紧送了过来。

运水车一到,村民们就挑着水桶来了,拉水的牛车也越来越多,把卡车团团围住。陆良县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帮忙发水,按照一家两桶的标准,将桶装水卸下车,开始往村民的桶里倒。

“已经给你两桶了,不能再要了。”人们挤在一起,有些混乱,村干部开始维持秩序。村里只剩下老人、妇女和孩子,重重的一桶水背在背上,压弯了许多老人瘦弱的身躯,脏兮兮的水牛则任劳任怨,七八桶水架在车上,它慢吞吞地拉上了陡坡。

一个小时左右,水就被分完了,工作人员累得手臂都酸了,赶紧歇歇。把两桶水搁在一边,方学良告诉记者,这两桶水再如何节省也只能用两天。

150米的水井

每天都为水活着,方学良说大旱之后,他已经将自己的牛车进行了改装,放置了一个大油罐当做水车,村里很多人也都这样做。但是能去哪里拉水呢?远在4公里外,公路收费站有一处自来水阀门,经过政府协商,村民可以前去取水,但是那里的水并不能饮用,顶多是喂喂牲口。

方学良望了望村口,已经半个来月了,钻井的高塔还在那里矗立着。工人们一直忙着赶工,23日下午已经打到了150米深,水终于开始渗出来了,24日就可以进行“试水”。如果水质达标,将会暂时缓解村子的干旱之苦,这也是抗旱后陆良打下的第一口井!

“干戈衣!”62岁的方学杰逢人就说这是世代相传的祖训,戈衣村靠天吃饭,基本没有水利设施,祖祖辈辈都惧怕有一天老天不再下雨,现在他看到了一辈子也没有见过的大旱。“以后多修塘子蓄水比什么都重要。”方学杰说。

这场大旱已经把方学良折磨得没有脾气,对即将打好的这个井眼,他没有啥热情。晚上6点多了,他挑着两桶水回去,妻子在三间土坯房的家里等着做饭,同时还看孩子。每日两餐一成不变,除了米饭,洋芋片、臭豆腐、辣椒酱、腌菜,也算是四个菜了。

他已不记得上次洗澡是什么时候,衣服也大半个月没脱下身了,对此,他说农村人嘛,没这么讲究,不用那么干净。

[责任编辑:cherryle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