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西南持续半年干旱凸显政府应急能力不足

2010年03月29日09:35东方早报于松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早在2009年12月,云南的一些农村就相继出现了因干旱缺水现象。不过,公开信息显示,这一时期的“缺水”现象并未引起官方与舆论的重视。

西南持续半年干旱凸显政府应急能力不足

3月26日,云南寻甸78岁的村民杨天发和他的妻子李老翠站在自家门口,门前摆放着一个盛水用的空盆。 早报记者 鲁海涛 图

大旱当前的应急能力反思

3月27日、28日,两场局部超10毫米的降雨,令云南全省人们欢呼雀跃。

自2009年9月,云南大部分地区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有效降水,至2010年3月,云南已迈入了百年一遇的大旱关口。在这一时间段,与云南一同遭遇打破气象资料纪录干旱的还有贵州、广西、四川、重庆西南4省区市。

这期间,山泉由喷涌到断流,水库由盈满到干涸。在跨入2010年前后,西南5省区市均出现了人背马驮式的寻水村民。不过,直到该数字一路攀升至2000余万(6130多万受灾),“小阳春”作物绝收、“大阳春”作物无法播种时,一场抗旱救灾的大会战,才骤然展开。

从旱情示意图来看,横跨云、贵的特旱区,犹如一条枯萎的小鱼,曝晒在旱区顶部。不过,截至目前,旱焦的多为山区的农民、农业与农村,干旱并没有令城镇“口渴”。然而,“不缺水”的城镇并未全身而退,它们将“品尝”农产品价格上扬等大旱“果实”。

西南大旱,持续时间长达半年。在这段漫长的时间内,政府的应急能力被逐步推向前台,并被放大。本文力图从旱情发展的时间节点来探询官方在抗旱行动中的得与失,展现应对干旱背后的思考。

东方早报记者 于松 发自云南

干旱:这场雨,西南等了半年

其实,西南大旱,来得很早,却在今年3月才广为人知。据官方数据,云南无有效降水始于2009年9月,贵州更是始于2009年7月。

早报记者调查获悉,早在2009年12月,云南的一些农村就相继出现了因干旱缺水现象。不过,公开信息显示,这一时期的“缺水”现象并未引起官方与舆论的重视。云南石林县铺兵村委会的1100多名村民在无助中喝起了细菌超标的河水,而云南阿旺镇等重旱地区的村民们开始了异地寻水之旅。

翻阅云南当地的报纸,干旱缺水的报道在2010年春节前鲜有报道。以昆明为例,春节前,只有少数媒体曾做过几篇零散的报道,其余媒体的报道始于春节后。

据公开信息显示,上述云南省的这一特征,亦存在于贵州等其他4省区市中。不过,相比较而言,云南有关干旱的前期报道,尚领先其他4省区市。

云南一些气象部门的人士说,云南很多地区旱季与雨季分明,每年11月至次年4月本来就属于气象意义上的旱季,为此,这段期间“一时半会地未出现有效降水”,尚不算异常。

为此,在2009年11月前,云南虽2个月未现有效降水,但并未引起过多的注意。一些官方人士与农民说,起初,他们不相信云南这个多降水的地方会干旱,为此,大都是抱着轻松的心态“等雨”的。

不过,2009年11月以后,有效降水却久等不来。云南系水资源大省,虽说是旱季,但没有一场有效降水,亦属于异常现象。于是,有效降水逐渐成为了农民与职能部门的话题,“等雨”的心态发生了转变。

据云南寻甸县一些村庄的农民介绍,2009年12月以来,田地里的“小阳春”作物就显现了旱情,“老天不下雨,渠道没有水”。而进入2010年1月,依旧未现有效降水,农民们着急了,他们清楚:“再不下雨,地里的洋芋就旱死了。”

据云南当地几家媒体的记者透露,2010年2月左右,曲靖市官方组织媒体记者深入了田间地头,那时,“小阳春”农作物受损,面临绝收的境地。而此刻,楚雄实施了分片区供水的措施,承认水库蓄水量下降得厉害。

不过,据当地媒体记者透露,多地官方在春节前并未作出进一步悲观的预测,仅仅就各地出现的不同旱情现象进行了说明与解答。此外,官方有组织的“送水”不多见,据昆明多地的村民说,春节前都是他们自己找水,春节后,政府才将清水送来,这期间,村民的寻水路由几公里扩展到几十公里,有人在饮用不卫生的水后,出现了腹泻现象。

情况似乎在急剧恶化。据云南《春城晚报》一名采访部责任人透露,春节前一周,就听到了有一些风声,降水会来得很晚,云南要做好抗旱持久战的准备,报社开始注重旱情报道。

春节后,云南果真未现有效降水,这时,各类新闻才集中见于报端:泉水断流、水库干涸,上千万的寻水村民,“小阳春”作物绝收,“大阳春”作物无法播种,到3月中旬,一场抗旱救灾的大会战开始。

据公开信息,云南“等雨”的过程,与贵州等其他4省区市很相似,在打破气象资料纪录的旱情面前,西南5省区市似乎只有祈求老天降雨的份。据此,有观察家认为,官方抗旱工作体系尚未有效发挥作用,亦有评论家指责西南官方对旱情缺乏预见性,以致干旱蔓延成灾,指出“早做预防,当不致如今日”。

水库、水窖:也在“等雨”

不过,综合公开信息,即使西南5省区市官方在2009年就能作出足够远的预见性,也可能会处于一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窘境。

消息人士告诉早报记者,早在春节前,曲靖官方就拿着中央气象局的气象预测图,告诉媒体记者,曲靖可能直到2010年4月才会迎来有效降水,但在持续的干旱面前,该市除了尽力保证人畜用水外,并没有其他有效措施。

此外,早在2009年11月中旬,楚雄市水务局内部成立了一个专门的抗旱指挥办公室,对楚雄市内的水库储水现状进行调查并研究对策。2010年1月,楚雄市开始采取了分片区限制供水,这是云南第一个采取限制供水的地级市。不过,春节后,楚雄的抗旱能力依旧只是尽量保障人畜用水。

一些水利专家与评论家认为,西南大旱中,水库并未发挥出有效作用,亦有专家指出,存放农民“救命水”的水窖,并没有展示出应有的作用。

据公开信息与早报记者调查,西南地区的水库、坝塘等水利设施存在着诸多问题。可以说,水库与水窖没有能力应对百年一遇的干旱,在这场大旱中,它们也加入了“等雨”的队伍中。

有调研报告显示,我国灌区工程设施的完好率低下,长期以来,农田水利建设一直处于边缘化的状态,投入严重不足,欠账太多;有些地方的农水设施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甚至新中国成立前修建的,之后又没有持续的维护和建设,大旱一来,“救兵”难至,不足为奇。

早报记者拿到了云南弥勒县的一份报告,该报告中指出,该县至少有13座病险水库需除险加固,而为了解决水库储水问题,现已上马或准备上马3个水库。此外,弥勒县水务局的一名官员承认,该县水利工程投入不足。而云南石林县已有38座水库、坝塘干涸。

此外,亦有媒体报道称,云南在1950年至2003年的54年之中,有50个年份出现干旱期,其中21个是大旱之年的数据,直指官方在抗旱意识与举措方面长期存在不足。

弥勒县抗早指挥部负责人崔建国说,农家的水窖储水量系24立方米。按一户人家3口人、2头牛、2头猪的用水量计算,一个水窖能维持6个月。但今年,农家的水窖大都干涸。在采访中,村民们告诉早报记者,他们并没有意识到会遭遇大旱,平时没有储备充足的水源。

旱了乡下,苦了城镇

江河纵横的西南地区是中国水资源最为丰富的地区,我国水资源的70%分布在这里。不过,在大旱面前,有人拿出了数据,来证明西南“缺水”,实乃天灾所为:持续200余天无有效降水与复杂的地形地貌。

例如云南,该省水资源总量2200多亿立方米,排名全国第三,但水资源利用率仅为6.9%,不到全国平均水平的三分之一;在占全省国土面积6%、水资源量5%的坝区,集中了全省三分之二的人口和三分之一的耕地。

不过,综合公开报道与早报记者的调查显示,西南大旱,缺水的多为农民、农业与农村,城镇饮水几乎没有受到多少影响。例如,昆明一直未限制用水,高耗水的洗车、洗浴等行业依旧正常开门营业。近日,虽有报道担忧,云南库存水仅能维持月余,不过,亦有高级官员出面表态:“5月雨季来临时,不愁没有雨。”

综上,不难看出西南水利设施建设滞后,加剧了水资源时空分布不均矛盾的事实。这一点,亦引起了媒体对城乡水资源分配的关注。

日前,中国水科院的高级工程师严登华向媒体表示,西南大旱与水资源配置调度不完善有关,关于西部农村水利设施滞后的报道频频见诸报端。此外,亦有专家指出,水资源分配的不均衡主要原因是政府对农村水利投入过小。

不过,亦有人站出来进行了解释。例如,昆明松华坝水库管理处办公室主任姚畅荣就指出,山区农民居住分散,几公里一个小村庄,并分别错落于不同的海拔,给供水配套设施建设带来巨大的困难。云南禄劝县抗旱应急指挥部主任师文进也说,并非只供应城市而忽视农村,许多农户居住地高于坝区,很难引水上山,即便修了管道,农民也很难承受高水价。

几轮争论后,并没有胜负的结果。不过,旱渴了“三农”,西南地区的城镇并未全身而退已成了事实。

首先表现出来的就是城镇农产品价格的上扬。近几个月来,西南地区城市菜品供应量萎缩,价格飞涨,例如昆明,原本1.8元/公斤的土豆,涨到了3.5元,而大米价格也持续上扬。此外,诸如普洱茶、蔗糖、花卉价格大幅上扬,发电量减半,橡胶减产影响轮胎行业,来云南发团人数下降等新闻也频频见于报端。

上述一系列的连锁反应,被很多学者解读为:发展经济,必须优先保证农业的稳定,必须优先保证农业命脉的畅通,这是最大的“维稳”。

近日,虽然发改委称西南旱情不会推动CPI上涨,但有专家指出,旱情持续和蔓延将推高下半年通胀预期,西南干旱或将造成农产品价格向上压力。

此前,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指出,必须正视水利工程建设。近日,中国水利部部长陈雷、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贵州省委常委王正福均公开表态,西南工程性缺水严重,将加强水利工程建设。

据云南一些官员透露,云南已经展开了行动,已计划筹集200亿元资金兴修水利;此外,已将“移民就水”(村庄搬到具备水源和耕地等生存条件的地方)提上了日程。

(东方早报)


地方新官新政盘点:部分为短期政绩劳民伤财

拉萨投资300亿豪赌“文成公主”遭疑
劳务派遣泛滥 维权难让劳动者很受伤
[“三性”要求形同虚设] [一个劳动者要养活两个“老板”]
“卖官”局长 从楷模到贪官的不归之路
[草根成长的优秀人才何以自甘堕落] [从励志楷模到贪官]
黄河边上的小学 “撤点并校”再审视
[“撤点并校”并未提升教学质量] [“幸存”学校艰苦度日]
李宁品牌危机溯源 本土名牌的没落之路
[原CEO卸任 李宁回归公司] [品牌重塑失败 丢失老客户]
玉溪医改:300元如何让农民也看得起病
[要在人均三百元上做足文章] [未来还需要更多配套措施]
幕后·记者的权利谁来保护  幕后·山寨的世界奢侈品协会
幕后·龙江镉污染:谁是元凶 幕后·医患交恶变成致命关系
更多头条>>

[责任编辑:vingiet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