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西南五省市干旱 > 正文

贵州发生千余起森林火灾 红白喜事用水做礼物

2010年03月29日04:57重庆晚报刘邦云 史宗伟我要评论(0)
字号:T|T

贵州干旱预警已经提到最高级别

黄果树瀑布每天断流18小时,周边植被枯死大片。

贵州干旱预警已经提到最高级别

贵州干旱预警已经提到最高级别

贵州纳雍县中坡村,一群村民为了给新郎新娘筹备婚礼,蓄了一晚才装满一锅水。

贵州干旱预警已经提到最高级别

贵州老鹰山一水库见底,一名村民在龟裂的河床上寻找贝壳。

22日,本报记者从重庆出发奔赴贵州。连日来,经过了贵州的8个县,见证了史上水流最细的黄果树瀑布,目睹了茅台镇众多酒厂“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尴尬处境。采访中,不少专家都说,贵州这次干旱的影响有滞后效应,将来很可能波及重庆等周边地区。

干旱没有炎热反而冷

重庆2006年的干旱伴随着酷热,主城连续20多天最高温度超过40度,主城的行道树,周围的森林都被烤焦了,1个月发生了100多次森林大火。

贵州这次干旱没有酷热,甚至比较寒冷,大部分地区的温度在10度以下。特别是在纳雍、水城等高海拔地区,偶尔有池塘结着薄冰,寒风呼啸。两旁山地还处于冬天的萧瑟状态,庄稼地大部分都裸露着,寒冷几乎掩盖了干旱的痕迹。

干旱在这些地带留下的最显著特征是火灾——由于植被干枯,极易发生森林大火。从遵义市到仁怀市,再到金沙县、大方县、纳雍县、水城县、安顺市,我们足足看到了30多起山火痕迹。山头被烧成黑色焦土,灌木丛已经荡然无存,少数烧焦的松树只留下光杆杆,孤零零地立在山上。政府统计称,今年由于干旱,贵州发生了1000多起森林火灾,损失严重。

地上地下都留不住水

在贵州和重庆的交界处,地貌和重庆类似,越往西走山越高。特别是在和云南交界的六盘水一带,一路上除了狭窄的河谷,全是陡峭而荒芜的高山。山地表面森林很少,露出大面积白花花的石头,石漠化严重。专家认为,这是加重贵州旱情的重要原因。

贵州省地矿局副总工程师王明章透露,贵州省石漠化总面积3.25万平方公里,是整个西南地区石漠化面积分布最大的省份。石漠化形成的主要原因是土地贫瘠,山下溶洞众多,雨水都从溶洞流跑了,山上因此缺水,十有八旱。

我们在采访中穿越了贵州8个县,一路上很少看到水库。据贵州水利部门统计,由于自然条件和投入不足等历史原因,贵州省目前的中型水库仅34座,总蓄水量不到20亿立方米,只相当于两个长寿湖。因此有媒体报道称:“因为缺乏必要的水利设施,贵州的雨水蓄不住,地下水用不上。”这也是加重干旱的重要原因。

干旱预警提到最高级别

公众从2月底开始了解贵州的旱情。2月26日傍晚,贵州省首次发布干旱黄色预警。当时,专家预测贵州西南部可能会出现特重旱或中旱,中部和南部将达到中旱等级。当天的气象预报说,未来三天都不会降雨,要打好持久战。

当时,六盘水草场的山羊、茶树已经开始受灾。许多村民喝水要到两三公里远的地方去担。特别是一些煤矿矿主发现,往日在矿山哗哗流淌的清水不见了,必须雇请专门的送水车,才能保证吃饭洗澡。但人们都相信干旱不会持久,雨季很快就会到来。

三天之后,贵州省气象局再次提高干旱预警级别。3月2日下午4点,将干旱预警提高为二级(橙色)。当时气象部门还预计,和云南交界的盘县等地,干旱级别会达到特重级。

此后的半个月时间,贵州依然没有降雨。到3月18日,贵州决定将干旱预警提到最高级别——红色预警。要求各市县把抗旱当作中心工作之一,随后全国媒体对贵州干旱给予了高度关注。

煤酒茶与重庆联系紧密

目前贵州的物价基本稳定,在渝黔高速贵州收费站,小贩兜售的矿泉水每瓶1.5元。即使是最偏僻的纳雍县,宾馆里依然有热水可以洗澡,超市里各种副食品非常充足。但是许多专家认为,贵州这次干旱的影响有滞后效应,将来很可能波及重庆等周边地区。

贵州目前和重庆经济联系最紧密的产业有煤炭、酒、茶叶、羊肉、辣椒等。在遵义,商家囤积了近十万公斤的辣椒。面对媒体的报道,商家说不会涨价,甚至现在还有小幅度降价,但干旱加重了涨价的可能。此外是茶叶,贵州省政府信息网前几天发布信息称:六盘水的茶树、茶苗受灾枯萎死亡,损失严重。截至3月5日,受灾面积6.27万亩,茶树的发芽时间推迟,无法正常采摘,直接经济损失达2220万元,茶叶总量必将减少。

贵州煤炭入渝的水路现在已基本中断,只能依靠渝黔高速公路。茅台镇多家酒厂停产,重庆市民还能喝到物美价廉的酱香型白酒吗?六盘水山羊渴死,吃羊肉汤锅会不会变成一种奢望吗?这些问题有待日后得到回答。

旱区百态:结婚之前先修水池

这几天,我们看到最多的景象就是背水、送水、存水或者把水当作礼物。在纳雍县中坡村,我们见到了这样一场婚礼。

纳雍县少数民族众多,这对新人都是汉族,新郎叫严大朵,新娘叫荣美翼。为了举行婚礼,半个多月前,专门在新郎家门口修了一个水池。全家人都省吃俭用,到处找水存进这水池当中,村子里其他乡亲也来帮忙。到婚礼举办的前一天,两米见方的水池终于全部装满。家里又找了几口大铁锅,装满清水备用。

结婚酒席一共办了30桌,厨房就摆在门口坝子里,在露天炒菜煮汤,不用担心雨水淋进锅里,因为很久没有下雨了。新娘子一大早就来到新郎家里,满脸笑容地和客人打招呼,端着瓜子请大家品尝。

厨房的大师傅都是附近邻居,平时都要下田种地,不太专业。但他们对“怎么减少用水”很有心得:菜品要多用油炸,减少红烧、水煮;其次要学会循环用水,淘菜水用来洗碗,洗碗之后用来喂猪。平时,他们尽量不洗澡,不拖地,不洗衣服。如此精打细算,日子总算一天天过去,并且漂漂亮亮地把婚礼办了下来。

水城县老鹰山镇一位拣贝壳的少年告诉记者,镇上办红白喜事,不少人用矿泉水当彩礼,水成了生活中最贵重的礼物。

记者手记

透过贵州看重庆

重庆人也是山里的孩子,但重庆人说起贵州,总要在后边加一个“山”字,称为“贵州山”。我就是带着这种初步印象,第一次踏入了贵州。

从仁怀的赤水河到安顺的白水河,这些河流都从城镇穿过,虽然水量很小,但是水质非常清亮,污染很轻。作为一名跑环保的记者,我自然要把它们和重庆的次级河流进行比较。在重庆,到哪里还能找到一条污染很轻的小河,在我的印象中,主城的次级河流全军覆没,已经全部沦为城市的下水道,成为难看的膏药。

在贵州的山区公路穿行,几乎在每个村寨都能碰见送水车或者临时水池,有些地方已经送了半年多,当地政府还将继续送。贵州提出了“不让一户人家缺水喝”的口号,我想,他们一定会完成这个目标。

特派记者 刘邦云 史宗伟

[责任编辑:fundyhe]

相关专题:

西南五省市干旱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