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山西问题疫苗事件 > 正文

山西“疫苗风波”源自内部人贪腐举报未遂

字号:T|T

山西省惟有组织权威、中立的专家组认真进行鉴定,并通报完整的结论,才有可能重新获得公众的信任

山西“疫苗风波”始末

□ 本刊记者 刘京京 | 文

牵动人心的山西疫苗事件,正深陷令人尴尬的僵局。

3月24日,守候在山西太原的部分媒体,得到了一份由山西省专家组作出的初步调查结论:目前已公开的15个病例和所谓的“高温暴露”疫苗无任何关系,“山西供应的疫苗是安全的”。

依旧是来自山西的专家,依旧是不透明的信息,依旧是未与全部患儿家长正面接触,这一结论和山西省卫生厅之前的多次表态一样难以取信于人。

此前的3月17日,《中国经济时报》发表了记者王克勤的系列报道“山西疫苗乱象调查”,称山西近百名儿童的死亡、病残,疑与接种了曾暴露在高温下的疫苗有关,由此引爆山西疫苗事件风波。

整个事件起源于一起有关贪腐的举报,历经数年,最终演变成一个轰动社会的公共事件。而地方政府对于事件的反应和表现,将公权力的傲慢、冷漠、暧昧与封闭历历呈现。

山西省相关部门,正遭遇空前的信任危机。众多媒体和法律界人士表示,惟有组织权威、中立的专家组认真进行鉴定,并通报完整的结论,才有可能重新获得公众的信任。

山西省疾控中心人事异动

“这本来就是三年前的一个旧事,现在又被翻出来。”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下称山西省疾控中心)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向本刊记者抱怨说,所谓的“高温暴露”疫苗,其实不是问题的核心,而是博弈的工具。

他所指的博弈,实际上缘于2005年山西省疾控中心的一系列人事变动。

当年1月,原中心主任梅志强调任山西省计生委副主任。3月,中心应急办主任栗文元成为一把手。7月,时任信息管理科科长的陈涛安,被栗文元通知调离本职岗位,去后勤物业管理科从事杂务工作。

陈涛安问及原因,栗文元只解释说是党委的决定。紧接着,当年10月,山西省疾控中心生物制品供应站站长陈宏生、副站长张俊书被停止工作,后调任中心消杀用品供应站负责人。同年12月,财务科长杜碧杰被免职。

陈涛安曾当过解放军坦克旅侦察连的连长,1987年转业到山西省卫生防疫站(山西省疾控中心前身)工作,同年考上首都医科大学生物工程系,学习医学软件技术。毕业后,陈涛安回到疾控系统,从事信息管理等工作,1997年成为山西省疾控中心信息管理科科长。

陈涛安2001年还获得“山西省劳动模范”称号。一位曾在山西省疾控中心任职的老干部对他相当赞赏,称他为“纯纯粹粹的专业人员”。查阅中国知网,可以找到数篇陈涛安与原中心主任梅志强联合署名的研究论文。陈涛安亦自豪地介绍:“全国第一套儿童计划免疫管理软件就是我开发的。”他对于疫苗的管理与接种相当熟悉。

陈涛安对于这场人士变动感到费解。2007年后,他才发现,自己被调动的原因,可能是因为成了妨碍栗文元等人“生意”的“绊脚石”。

他所说的“生意”关乎疫苗。2005年6月1日开始实施的《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下称《条例》),允许疫苗生产、批发企业向疾病预防控制机构、接种单位、疫苗批发企业销售二类疫苗。

二类疫苗是指由公民自费并自愿接种的疫苗。与之相对应的一类疫苗,则是政府免费向公民提供、公民应当按规定接种的疫苗。《条例》出台之前,中国的疫苗均由国家疾控机构统一逐级订购、配送。如山西省,即由疾控中心生物制品供应站负责向全省供应一类疫苗,经营二类疫苗。

《条例》的意图本是打破官方垄断,通过市场竞争让公众受益。然而,在山西,这本好经却被念歪了——山西省疾控中心又制造了新的垄断。山西省卫生厅在其间也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

疫苗“高温暴露”由来

2005年12月28日,山西省疾控中心下发《关于成立生物制品配送中心的通知》,撤销原生物制品供应站,设立生物制品配送中心。具体委托北京华卫时代医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华卫公司)负责全省疾控工作所需疫苗配送,以及二类疫苗的供应和管理。

从天而降的华卫公司,有着一层神秘的光环。在山西省疾控中心2005年12月12日的一份会议纪要中,华卫公司被称为“卫生部部属企业”,“对山西市场比较了解”。经过“慎重考虑、认真研究、仔细筛选”,华卫医药得以脱颖而出。

陈涛安称,自2006年以来,山西省卫生厅副厅长李书凯和栗文元在多种场合宣扬华卫公司是“卫生部部属企业”。作为上级主管部门,山西省卫生厅对华卫公司的入局并无异议。

但事实上,根据调查,华卫公司成立于2003年,注册资本仅50万元,法定代表人田建国出资40万元,另两名出资人各出资5万元,毫无相关疫苗经营的经验和资质。

2006年1月1日,山西省疾控中心生物制品配送中心正式运行,田建国担任生物制品配送中心主任。华卫公司从而获得山西省二类疫苗供应的垄断权。

从2006年4月起,山西省疾控中心与长治、临汾等六个市的疾控中心签订了合作协议,由市疾控中心成立生物制品配送分中心,省疾控中心保证在该市区域内,不向市分中心以外的单位和个人配送二类疫苗;市分中心则保证从省中心采购疫苗。

为了区别华卫公司所经营的疫苗与其他来源的疫苗,山西省疾控中心和华卫公司想出了“贴标签”的方法。2006年4月5日,山西省卫生厅下发通知,决定于当年春秋两季开展麻风或麻腮风联合疫苗预防接种。所附的实施方案中明文规定:全省要统一使用山西省疾控中心逐级配发的标有“山西疾控专用”字样的疫苗。此后,这样的要求又多次出现在山西省卫生厅的文件中。

陈涛安介绍,在2006年至2007年间,华卫公司雇用临时工,在山西省疾控中心刚建成、未交工的大楼楼道里,往各种二类疫苗的包装盒上粘贴“山西疾控专用”的标签。为此,疫苗在脱离冷藏的环境下停放,少则四至五个小时,多则数十个小时。这便是“高温暴露疫苗”的由来。

陈涛安分析,部分疫苗生产企业为了能进入山西市场,可能给予田建国10%至20%的返利。更重要的是,华卫公司可以借助山西省疾控中心的专业地位和山西省卫生厅的行政权力,压制一类疫苗的供应,诱使或迫使公众多接种二类疫苗,从中获利。山西省2006年4月开展的麻风和麻风腮疫苗的群体接种,2006年8月开展的乙脑疫苗的应急接种,2007年开展的乙脑疫苗的群体接种,均有此嫌疑。

据陈涛安估算,华卫公司在山西经营各类疫苗,2006年可获得8000万元利润,2007年可获得4200余万元利润,两年合计利润1.2亿元。而它所需要付出的,是每年交山西省疾控中心380万元,另交50万元风险抵押金。

而在此前,生物制品供应站经营二类疫苗的收入归财政。陈涛安认为,生物制品配送中心成了相关人等谋取私利工具,其中包括栗文元。例如,田建国出资近50万元购置的两辆广本2.4L排量的轿车,其中一辆便供栗文元个人使用。

山西问题疫苗事件精编山西疫苗乱象:百儿童不明病因致死致残
   导语
山西问题疫苗事件精编
   近日,山西疫苗事件成舆论焦点,《中国经济时报》发表声明,就山西省卫生厅“山西疫苗乱象调查报道基本不实”的指责作出回应,称对报道涉及的全部事实承担法律责任。记者王克勤呼吁中央调查。【进入博客卫生部4月6日通报:山西在疫苗包装上加贴标签系违规 15名患儿中3人与疫苗有关山西疾控中心管理存在问题事件信任危机
   事件进展
山西问题疫苗事件精编4月6日:卫生部通报山西疫苗事件 坦诚事件酿信任危机15名患儿3例和疫苗有关
山西问题疫苗事件精编3月29日:中华医学会8名专家抵山西调查 疫苗风波源自贪腐举报未遂
山西问题疫苗事件精编3月28日:山西问题疫苗基本结论存在争议 卫生部专家约见举报人
山西问题疫苗事件精编3月27日:山西部署开展疫苗质量安全专项检查 专家赴晋城核实情况
山西问题疫苗事件精编3月25日:山西版疫苗鉴定结果关 律师要求限制问题疫苗相关人员出境
山西问题疫苗事件精编3月24日:家属收到威胁短信后报警 山西组织专家重新分析15名病例
山西问题疫苗事件精编3月22日:山西通报调查进展 承认存在招投标问题 发布会草草收场
山西问题疫苗事件精编3月22日:山西问题疫苗举报人和患儿家长遭恐吓 举报者提9点质疑
山西问题疫苗事件精编3月21日:卫生部门被指结果发布后才调查 家长到卫生厅讨说法引冲突
山西问题疫苗事件精编3月20日:山西数名受害者家长就问题疫苗到法院请求立案被拒(图)
山西问题疫苗事件精编3月19日:数十家长赴太原讨说法 律师向山西卫生厅申请公开信息
山西问题疫苗事件精编3月18日:经济时报发表声明称报道属实 山西称10病例与高温疫苗无关
山西问题疫苗事件精编3月17日:山西爆疫苗乱象 卫生部责令调查 山西称不实 未发现致残者
   几个关键点(推荐阅读:卫生厅怎样驳倒揭黑记者
山西问题疫苗事件精编“高温暴露疫苗”的来龙去脉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王克勤:高温疫苗的出现,是因为山西省卫生厅发文称,山西境内流通的疫苗要有指定标签,在贴标签的过程中完全是在常温下的(低温无法黏贴),所以产生了这种高温曝光疫苗。>>详细
   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张杰敏:贴这个标签的出发点就是为了保持这个疫苗的安全使用和对使用者负责,就是只要贴了这个标签,这个疫苗出问题就由我来负责任。>>详细
山西问题疫苗事件精编抽检结果无法否认高温疫苗
  问题疫苗事件举报人陈涛安:首先,山西卫生厅用2008年11月以后抽检疫苗的结果,表明2006年1月1日~2007年10月15日田建国在山西垄断制售的高温暴露疫苗是合格产品十分牵强;
  其次,田建国在山西垄断制售高温暴露疫苗近两年,其不同批次数十分庞大,只在个别县抽检,违反同一性原则;
  最后,同批次经过高温暴露的疫苗,由于各自温度、光照时间不同,已失去同一性,根本不能通过抽检来证明是合格产品,应立即封存销毁。 >>详细
山西问题疫苗事件精编华卫时代公司无经营疫苗资格
  山西省卫生厅副厅长李书凯:这家公司是大企业,是非常靠谱的大公司,他经营能让山西人们和山西的儿童受益。
   王克勤:首先它并不是所谓的大公司,注册资金只有50万,而且这50万是垫资注册。在整个工商资料里面,我们发现这家经营疫苗的公司,经营范围中竟然没有“疫苗”。>>详细
   媒体评论
  问责归于无力,这在三年前就已发生过。当时揭露山西疫苗利益勾结的报道很快消失不见,代之以所谓辟谣的宣传稿。这一切都让人觉得某种势力可以吞噬任何质疑,哪怕是用生命凝结的追问。这次涌现近百起伤亡案例,可以带来改观吗?至少到目前为止,卫生部门的说辞显示与从前并无二致。>>详细

相关专题:

山西问题疫苗事件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