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西南五省市干旱 > 正文

云南罗平因旱灾已发生41起争夺水源纠纷

2010年03月28日00:00中国网方兴我要评论(0)
字号:T|T

  天空中密布的乌云开始散去,太阳从云层里钻出来,海拔2170米的云南省罗平县老厂乡虎山村委会的7个自然村又开始接受新一轮的炙烤。这一天是3月27日,云消雾散的天气在曲靖市已经是第三天。雨,却根本不下来。10岁的申君玉望着天,用稚嫩的眼光打量着天空。他不想挑水了。就在几天前,他翻山到2公里外的山沟运水回家时摔倒,一只眼睛被刮伤。

  重旱引起群众争抢水源的纠纷时有发生。一位熟知内情的罗平县政府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从旱情发生以来,至今已有41起争夺水源的纠纷发生。

  旱情要到什么时候结束,没有人知道。

  罗平县12个乡镇均出现了天然林成片枯死的灾情。

  大水井乡大栗树村,多年来封山育林,当地人说过去呈现在人们面前的是碧波荡漾、绿树成荫,今年春天,山顶的树木干枯了。山脚,被称为“岁寒三友”的松、竹、梅熬过冬天,却在春天脱了叶、枯了枝。村民唐朝刚家和张小三家的竹林都变黄了,数百棵大竹子可怜巴巴地挤在一起,一阵风刮过,干枝相互碰撞后发出“喀嚓、喀嚓”的响声。

  大栗树村委会村支书李永明告诉记者,半个月前山顶树木发黄,山脚的树木还在抽新枝发新芽,最近几天山脚的树木也脱叶了。在劳家寨村民小组的山口,李永明指着石山上脱光叶的大树说,这些树村民一代又一代地保护着,四季常青,没想到今年春天不发芽。劳家寨村民小组的李金芝老人说:“我今年81岁了,老伴劳有明今年80岁,山口这些树不发芽还是第一次出现。”

  接50斤水要30分钟

  “革来大河干涸了,涉及栗树坡村委会和革来村委会20多个自然村的村民吃水到哪里去找?”大水井乡水务所所长王勇说。革来大河是罗平县23个自然村居民日常用水饮水的生命线。

  今年72岁的新田村李重定老人从没有见过革来大河干得河床龟裂。金歹村委会唐梨凹村的李芝一家4口人,饲养1匹骡子、1头牛、3头猪,李芝每天要到村子附近的大山谷中用塑料桶背水,出水口只有筷子粗,用竹片把水引到塑料桶里,淌满1塑料桶25公斤的水要等30分钟左右。唐梨凹村民小组37户170人都是苗族,在上级有关部门的重视支持下,于2002年建起1个5000立方米的蓄水池和1个200立方米的蓄水池,解决了人畜饮水难题。今年1月以来,两个水池都干了,家家户户都为水发愁,村民家中都备有几个25升容量的塑料桶,村民们背着塑料桶到大山谷中排队等水,排成了一条长龙。

  群众开始争抢水源

  罗平县阿岗镇海马村委会高松树村与高桥村委会舍德村在大落水洞(地名)处共建了一个供水压力池,把地下水抽到压力池后分流到两个村子。1月29日,上级水务部门验收高松树村在寨中修建的水池当日,村民便到供水池抽水,负责看守压力池抽水机房的村民陈某外出,村长张某在无法进入时就将机房锁撬开抽水。舍德村村民认为张某破坏了两村共建的抽水站设施,双方组织村民80余人欲群殴。阿岗派出所获悉情报后,立即会同有关部门赶赴两村处理,才避免了一起因水引发的群体性事件。

  2月27日,马街镇宜那村村民赵某因无饮用水,私自将该村金某、宁某等50余家多年前共同在大龙潭(地名)修建的水池挖开引水。这50余家村民得知后,邀约找赵某理论,双方情绪较激动,纠纷骤起,直到派出所出警,事态才得以平息。本报记者方兴通讯员李宝华 云南罗平报道

[责任编辑:tumizhao]

相关专题:

西南五省市干旱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