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西南五省市干旱 > 正文

三位女记者西南旱区见闻:那一幕,让我感动

2010年03月27日10:48新华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新华网南宁3月27日电 题:那一幕,让我感动——新华社三位女记者西南旱区见闻

  新华社记者

  在抗旱救灾的紧张时刻,新华社三位年轻女记者郑晓奕、张辛欣和任芳深入云南、贵州、广西旱区,和当地群众一起体味缺水生活的艰辛,共同分享战天斗地的甘甜,记录下令人感动的一幕。

  “吃瓶水!吃瓶水!”——她热情的招呼让我感动

  时间:3月24日

  地点:云南乌蒙山区海拔2000多米的大山深处

  记者:任芳

  这一天,阳光分外刺目。刚下车,我就看到山腰小路上一位拄着竹棍、驮着大背篓的老太太蹒跚而上。她弓着腰低头前行,黑色的帽子遮住脸庞,宽大的天蓝色长衫下,一双紧裹在粉紫色绣鞋中的“三寸金莲”一步三摇。我不禁一阵心酸:如此行动不便,还要爬山背水,她的生活怎能如此艰辛?她的心情将是怎样痛楚?

  “儿女出去打工了,我一个人在家,每天到山腰水源处背两趟水就够了。”

  她叫黄顺香,今年78岁,家住在附近的一个村寨。上前跟她攀谈,她干脆利落地回答了所有提问,声音爽朗,脸色黑里透着红。

  说话间,她停住脚步,将背篓轻轻放在路边土坡上,掏出一瓶水热情地递给我:“吃瓶水!吃瓶水!”

  我不由心头一热:当你满怀悲悯地面对她时,她却把你看做山外来客,第一时间拿出最为珍贵的东西招待你。 告别黄老太太,我一步三滑地走向水源点。一位前往背水的妇女很快超过了我,还不时回头对我说:“小心!别滑倒!”看看她光脚穿着塑料拖鞋,再看看自己的登山鞋,“优越感”使我“忽视”了她的提醒。

  却不料,在一个拐弯处,我脚下一滑摔倒在地。听到响声,她快步返回,见我已站起,示意我扶着她的背篓,还自责道:“这里最滑!忘记让你扶着我的背篓走了。”

  归途中,我回头遥望小村庄消失在茫茫青山之中,心中涌起一丝留恋,一些困惑:很久很久以前,是先有了那股细泉,还是先有了这个村庄?这些守着村寨的人们,会不会搬到山下?再过十年,这个村寨会不会消失?

  我以探访苦难的悲壮心情深入灾区,却发现了一份不畏苦难的淳朴与淡定。

  “都是自家兄弟姐妹,哪分你家我家”——她诧异的目光让我感动

  时间:3月23日

  地点:贵州省盘县板桥镇沙地坡村

  记者:张辛欣

  得知村里有一位妇女,两个月来,自费租车为村里46户断水村民送去救命之水。我决定前去“会会”她。

  她叫刘秀英,是村里的养殖大户,养着32头猪和6头牛。牲畜饮水量大,去年秋季发生干旱以来她就四处寻找备用水源。11月初,在养殖场外面的田地里,她发现了地下水,于是花费1.6万元、耗时两个月打了一口十几米深的水井,还装上了抽水机。

  这口井成了沙地坡村老百姓的“救命井”。 “年前,沙地坡村就旱得厉害了,村里的水窖差不多都干了。”刘秀英说,“村里有好多户在山上,家里的男人在外打工,没有劳动力,又没钱买水。我家有水,就分给大家。”

  刘秀英在村里挨家挨户地调查,哪家没水,哪家出去找水有困难,然后,一户户记录下来。“第一组:孙科群、骆小芬;第二组……”刘秀英的小本子上,名字密密麻麻记了一整页。

  “我自己把水送过去,车费我出得起。”我替她算了一笔账,两个月来她运水的车费就花了3000多元。

  “都是自家兄弟姐妹,哪分什么我家的你家的?谁家有困难,能帮当然要帮。”当我问她为什么连车费也不收时,她诧异地反问我,目光让我感动。

  现在,镇政府已经向村里吃水困难的人家分期送水,刘秀英每天也跟着政府的工作人员到各家去。“哪家的水不够,我还要送。”她说。

  “打井,就是为了让屯里人都能吃上水。”——他轻松的神态让我感动

  时间:3月23日

  地点:广西巴马瑶族自治县平林村糖乐屯

  记者:郑晓奕

  我在一个水窖前见到了卢振兴。他是在县城做建材生意的小老板。大旱来临,他拿出20多万元为糖乐屯打了两口井。

  一位老妇挑着空桶,来到高坡上的小水窖担水。卢振兴见状,一个箭步上前接过了担子,“老婶,我来。”只见他拧开龙头,盛满水,俯身挑起扁担就走。坡,本来就陡,洒了水后特别滑,卢振兴小心翼翼把水担下了坡,才交还给一直跟在后面的“老婶”。

  看着“老婶”远去的背影,卢振兴的脸上流露出一副轻松的神态。“打井,就是为了让屯里人都能吃上水。”他像是在对我说,又好像自言自语。 这个小屯子坐落在广西西北部的大石山区里,去年8月以来就没下过雨,水窖早已空了。只好从远处山头上的一个山泉引水下来,滴滴答答,水量很小,乡亲们每天排长队等水。

  卢振兴闻讯赶回来,决定自费打井,不再让屯里人等山泉。他先花了7万多元在田里打了一口井,又铺了近千米管道引水到屯中的水窖,让全屯80多户430多人在春节前都喝上了水。

  听说巴马县是个远近闻名的长寿之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在这里蔚然成风。卢振兴的身上,让我看到了这种美德。

  春天来了,天还是不下雨,农田灌溉成了大问题。卢振兴一咬牙,又掏了十多万元,请人勘探、打井、架管道,再过十多天,第二口井就可以完工了。

  乡亲们已经欣喜地播下了稻种,只等井水通到大田,就可以插秧了。

[责任编辑:carriewang]

相关专题:

西南五省市干旱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