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山西问题疫苗事件 > 正文

贵州高寨村民水窖干枯 一度一天只煮一顿饭

2010年03月27日06:30北方网周松柏我要评论(0)
字号:T|T

贵州高寨村民水窖干枯 一度一天只煮一顿饭

村民每天都要去山外驮水,一个来回要四五个小时。

贵州高寨村民水窖干枯 一度一天只煮一顿饭

老人们说,这是村里集体建的第一个水窖,现在已经干了。

贵州高寨村民水窖干枯 一度一天只煮一顿饭

3月25日早晨6时,天还蒙蒙亮,麻山乡高寨就喧闹起来。26岁的吴昌国牵着马,走向村口,55岁的杨昌锡和67岁的吴光笔也各牵着一匹马等待在那里,三人和马将要翻过一座又一座山头,到十几公里外的观音崖去运一天的生活用水。

自去年8月份以来,贵州黔西南州望谟县便没有下过一场像样的雨水,完全靠天下雨蓄水生活的深山里的高寨,从今年元月份开始,家家户户的水窖便干枯见底,人背马驮从山外运水进来,已成了寨子里家家户户每天必须要进行的主要劳作。

峭壁悬路六小时来回背水

麻山乡到底有多少个山头?没有人说得清。当地百姓说:麻山都是大岩石,山连着山,山都是大石头;沟连着沟,沟都是干涸沟。山多且贫瘠,麻山因此而得名。

高寨位于麻山群山之中,通往外界的两条道路都是从一座座石头山中开出来的羊肠小道,最宽路面不过一米,狭窄处不到半米,一边是山体,一边是悬崖,上行下绕,七弯八折,成年人在上面小心步行,走完也要花费将近2个小时。

“观音崖那边近一些,还有水。”吴昌国等人牵着马在山石路上紧紧地赶路,每匹马背上挂着三个塑料桶,都是用来到外面装水的,“要早点过去,晚去了,人家把水取完了,我们就灌不到水了”。

吴昌国家里还有6个人,三个塑料桶一次可以从外面运回140斤水。为了保证家里有足够的水用,他每天需要这样来回三次,“我在家里现在别的什么都不干,就专门负责全家人的用水;不是每次都弄得到水,有时别人把水取完了,我就白走一趟了。”

吴昌国等人走出老远,53岁的罗秀兰背着一个装有塑料桶的竹篓也从寨子里出来。她家没有马,只能靠最原始的运输方式——— 人背来运每天的生活用水。

“来回停停歇歇,要走6个小时,(一天)只能走一趟。”因常年生活习惯,罗秀兰已经习惯了在山路间背东西,但是背着一个装着50斤水的塑料桶,走在上上下下陡峭又不平坦的十几公里山道上,她说自己还是很力不从心,中途要频繁歇息才能走完全程。

罗秀兰丈夫过世,家里只有儿子和女儿三口人。三个人一天用50斤水,“不洗衣服,洗脸的水再留给牲口用,只能希望老天快下雨吧”。

水窖干了 借水吃也成难题

高寨建在几座石山之间,共有36户,寨内126人全部是少数民族苗人。3月25日,爬过十几公里的山路,记者进入这座麻山乡最穷的山寨。

“从没有这么旱过”,做过村干部的吴昌亮说,百年里,当地发生过三次大的旱灾,一次是1958年,第二次是1987年,“前两次地里庄稼基本干死了,不过人还有水喝;这次旱得太久了,连人用的水都找不到了。”

在吴昌亮和其他寨子里的苗民记忆中,从去年8月份以来,附近一带就再没有下过一场雨,山里的所有水源都干涸殆尽。干旱初期,一些家里有水窖的住户,靠着原来储存的水勉强维持了4个多月。再后面就不行了,家家水窖都干掉了。

吴昌亮家建有一个40立方米的大水窖,水用完后,就开始到山外买水喝;再后来实在舍不得花钱买水,他的妻子韦小银也加入到背水队伍中去。“寨子里的水窖如果是好的多少会储点水的。”五保户韦小宝和几个老人带着记者来到寨子里的集体水窖。这个水窖是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由全寨集体建成,安有水管连接最近的一处水源。八年前,水管被山上滚下的石头砸坏,便一直没有人维修,水窖空置至今。

“一天只能吃一顿饭”,韦小宝说,干旱持续太久,集体水窖没能存水,从也缺水的邻居家反复借水太难,一段时间内一度不够水做饭,直到最近政府给他们几个五保户专门派人送水后,情况才好转。

春播时节 户户都想着抛荒

高寨是望谟县用水最困难的寨子,现在,县政府每两天运一车水过来送给高寨36户人家,这里人畜用水勉强已经解决。

“人怎么都不会渴死的,田里就没有办法了。”吴昌亮家有20多亩山石旮旯里刨出来的梯田,往年雨水充沛,每亩田还能收到几百斤稻谷,“今年这个样子,种稻谷一点都不可能;种苞谷(玉米)看来也不行啊”。吴昌亮说,天不下雨,种稻谷肯定不行,地里即使将苞谷种下去,也开不了花。吴昌国和寨子里的其他人,都决定着今年要抛荒一年了。

往年4月,正是草长绿肥春播时令,现在从望谟县到麻山乡,一路田野里难见到农民耕作的身影。“看,草都枯死了,更要水喝的苞谷、玉米更不行了”,在高寨外的石头梯田边,当天第二次前往山外运水的吴昌国用手扯起一丛枯干的野草一捏,野草立时粉碎。“旱成这样,没办法,还是出去打工。”曾在广州花都打工的吴昌国将手里的碎叶无奈地抛向空中说,自己的心其实早已飞到了广东。

心愿

村民:希望车路修到家门口

高寨通往外界的两条道路都是狭窄的山中羊肠小道,一路悬崖陡峭,凹凸崎岖。“政府能把车路修到我们寨口就好了”,罗秀兰说,十几公里的山路,她背着50斤水,走在上面,太累,腿经常发颤,总是想着头一晕会掉下山崖。

“只要把路整平修宽一点就行”,吴昌国说,路稍微修好点,他也可以不用马驮水,直接开个摩托车帮忙从外面运水了,“几十分钟就可以一个来回。”

高寨的孩子在牛场小学读书。每天,高寨几十个小孩同样要步行来回穿梭吴昌国等人所走的运水路。

24日下午,从高寨出来,记者碰到一群回家的小孩。因为路途遥远艰险,这些小孩每天早晨5时就要从家里出来,花费2个多小时赶到学校;放学后又要花费2个小时,乘着天黑之前,赶回家中。“每天路上就花掉4个小时,更让人担心的是那个路太危险了”,在牛场小学,一名下课的老师忧虑地望着高寨方向说,那条路她走过,大人走,都很危险,“小孩更容易出事了”。

本报特派记者周松柏 发自贵州高寨

本版摄影:本报见习记者 乔彦杰

制图:张许君

 
西南地区旱灾热点关注:西南旱灾
图片故事:“别跑,想渴死啊!”
“别跑,想渴死啊!”
图片故事:没有年轻人的红岩乡
没有年轻人的红岩乡
 
最新消息  
·云南共产党员抗旱捐款近3亿元
·警方提醒警惕利用旱灾等灾情骗款诈骗活动
·广西珍稀动植物受旱灾影响 生态恢复需几十年
·云南启动临时价格干预措施 应对旱灾后续影响
·云南开掘水井1200多口缓解200余万人饮水难
·西南地区总体旱情缓解 防总终止抗旱Ⅱ级响应
·贵州旱情明显缓解 干旱橙色预警信号解除
·驻滇某旅完成贵州抗旱任务返回驻地
·贵州连续降雨 黄果树大瀑布重现雄姿
各地旱情
·贵州:最大淡水湖草海因高温干旱面积减少一半
·云南:红河州106座水库干涸 110万人投入抗旱
·海南:屯昌千亩稻田无水灌溉 村民心急如焚
·广西:喜迎春雨旱情依然严峻 近50万人需送水
·旱情:西南旱情预计将持续到5月 南方进入汛期防洪

[责任编辑:fundyhe]

相关专题:

山西问题疫苗事件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