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西南五省市干旱 > 正文

村民“偷师”专业师傅 自己打井11眼都出了水

2010年03月27日05:30云南信息报雷斌我要评论(0)
字号:T|T

村民“偷师”专业师傅 自己打井11眼都出了水

小古衙村村民刘家兵在水库旁开了一块秧床育秧。“一颗红心,两种准备。万一5月下雨了,我还能种上两亩水稻。”他说。本报记者 党建为 摄

对于楚雄州大姚县来说,他们的抗旱自去年9月就已开始。大姚县去年的降雨只有往年的一半,加上多个水库在三次地震后处于排险加固期,还没来得及落闸蓄水旱灾就已来临。全县始自9月的抗旱,相当于提前半年为大姚的水资源下达了“限制令”,大姚得以在特大旱灾中苦撑至今。

停水5个月的永丰完小

坐落在半山腰的永丰完小有168名学生和8位老师。校长姚文贵说,去年10月开始永丰完小就已停水。

以往,永丰完小使用的水源来自永丰大村后的取水点,靠管道取用水源。“去年9月开学后学校水管里的水日渐细小,到了10月份水就停了。”

永丰大村的取水点在去年学校断水前并未彻底干涸,而是管道年久失修,取水点窄小而“暂时”断水。取水点断水学校当然也就断了水。

姚校长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只好和其他老师到处找水源。学校彻底断水后,姚校长仍然没有找到合适的水源,无奈之下只好和学校附近的一家农户商量到他家“借水。”

从永丰完小到借水农户家距离并不远,只是该农户从后山引来的山泉只有一根线那样粗细,取水需要很长时间。但有总比没有强,姚校长动员学校3年级以上的学生在午饭和晚饭后去农户家取水来供学校使用。

考虑到会影响教学,抬水行动持续了2周后戛然而止。学生不再抬水,但学校仍要用水,学校只得与村委会和农户商量,在得到村民理解后,学校得到了供水“优先权”。此时,原先的取水点在经过修复和扩大后又恢复了供水,只是水流也仅有线般粗细,而就靠这股水,学校硬撑到了今年2月1日学生放假。

3月份学校收假,缺水依旧。姚校长不得不再次奔走找水。

永丰完小不远处有条小河,河里的水流没断。姚校长说,这条河的水受到上游污染不能饮用,有学生去河里洗碗,用了碗后就肚子疼。因此学校严令学生不可以饮用河里的水,但可以让168名学生用来洗脸洗脚,以及打水灌溉学校的百多平米的菜地。

随着学校开学和旱情持续,线般的水头也断了流,原先的取水点彻底干涸了,学校重新回到了没有饮用水的境地。3月初,在村里的支持下,学校在河床上由上而下打了3口沙井,并将井中的水集中于最大的一口沙井中,用管道抽到学校20方的蓄水池中供学生使用。

在打沙井的同时,学生家长、村民自愿投工投劳铺设了从河床到学校蓄水池的约200米的管道,这样学校的用水问题得到了缓解。

不过永丰完小的用水危机并没有结束。据永丰大村支书介绍,这一带用的是岔河过来的小水电,电力供应像个情绪不稳定的“顽童”,说停就停,一周停两天的电稀松平常,有时候甚至停四五天,学校经常点蜡烛上晚自习。校长说,他们专门安排了2名值班教师负责抽水,并且要动作迅速,来电时赶紧抽水。而且电费很贵,是1.5元一度。

永丰完小168名学生几乎全部住校,每人每天的伙食标准是5毛一餐,每周2顿肉。做饭每天要用一方左右的饮用水,而每个学生保证可以有640ml的一瓶饮用水。学校还要把所有生活用水节省下来浇灌学校的菜地。

水之乡也没水用

距离县城18公里的新街乡是大姚12个乡镇中水资源比较丰富的地区,副乡长赵平说,该乡水资源占全县的“四分之一”,全乡共有小(二)型水库,小坝塘、小水窖等5小水利设施2000多件,不过在这次百年一遇的旱灾面前,这一切都不管用了。

肖家洼村的村民海芬一边在村中的老井边上往桶里打水一边说,自家地里的小麦看着绿油油一片,但个头只有往年的一半高,麦穗里几乎都是空的。村名杨德民也证实,该村5000多亩小麦、蚕豆、油菜等小春作物基本“全军覆没”,他们现在只有等着天降大雨好抓住节令种大春。

该乡副乡长赵平说,既然小春“挂”了,那么只有大春来补。现在乡里的农户基本都准备了2套大春种子,就是说,如果5月份雨季“如约而来”,那么就马上种植用水量大的水稻,如果5月底雨季还不来,那么就种植玉米等抗旱作物。

另外,该乡采取的各种旱育秧等抗旱措施已经开始,其目的就是要跟上节令,做到小春损失大春补。

村里的打井“子弟兵”

在肖家洼村外半枯树林中,代美洲的装束显得很特别:红色安全帽、蓝色的工作服,他正在为邻居打井。

代美洲是新街本地人,以往他把家中承包的20亩烟田收完后就会外出打工。去年,代美洲眼看自己田里的水窖只有去年蓄水的一半,他放弃了打工的念头。等到去年12月,干旱已显得十分明显了,有过打机井经验的代美洲随即花了7万元购买了一套打井设备,为自己的烟田打了2眼机井,并灌满了田里的水窖。

看到代美洲打井成功后,陆续有邻居找到他要求帮忙打井。这样一来,代美洲打井“生意”日渐兴隆,目前代美洲打的11眼机井都出了水。

30多岁的代美洲说,一开始他也担心找不到水,从外地请来了2位专业的师傅,为此代美洲要支付每人每月2400元的工资。代美洲觉得成本太高,于是开始“偷师”学习打井技术,到了春节前,代美洲“偷师”成功,开始自己干。这样,他打井的成本大大降低。

村民杨德民10天前请代美洲为自家打口机井,为此他付给代美洲3900元钱,并负责代美洲和三个打井技工的伙食。代美洲说,打井成本包括钻头、管子、油料和人工工资,杨德民家的机井共打了400多米才出水,一个小时出水1.6方。

代美洲总结自己的打井经验说,打机井打到石头出水的几率就大了,而且水的质量还好。而如果打到沙土,那就基本没有出水希望了。

据新街乡书记张永华介绍说,新街乡还有一位打井高人,是新街中学的朱秉义老师,他的打井小组也打出了不少机井。

新街乡目前共打了246口机井,张永华说,以后根据情况还需要打一些机井,乡政府已考虑给打井的农户进行一些补贴,但机井数量仍需控制。在大何屯村,全村646人有了2口机井,乡政府出资为村里建了2个各可蓄水8方的水池。机井拥有者把水抽进水池,其他用水村民则自筹抽水电费,这样他们就可以去用蓄水池中的水饮用了。

不过,据新街乡副乡长说,他们已告知农户,机井中的水暂不可饮用,待乡里把水样送到县卫生局检测后才可饮用。

[责任编辑:fundyhe]

相关专题:

西南五省市干旱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