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西南五省市干旱 > 正文

云南会泽旱区老人凌晨持手电翻山背水(组图)

2010年03月27日05:30云南信息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云南会泽旱区老人凌晨持手电翻山背水(组图)

马路乡岔河村缺水严重,村民们背着装满水的容器,爬上陡峭的大山。

云南会泽旱区老人凌晨持手电翻山背水(组图)

背水男孩在山路中休息。

云南会泽旱区老人凌晨持手电翻山背水(组图)

曲靖市会泽县马路乡岔河村村民山头上挖蓄水池。

李涛涛今年5岁,是曲靖市会泽县马路乡大坪村岔河小组的一个小村民,体重也只有30来斤,但他每天都要往返四五公里的崎岖山路,背上10多斤的水来帮助解决家里的用水。现在,岔河小组的40户农民,每天都在经历着李涛涛这样的生活。有的老人则要凌晨持手电翻山背水。

昨天,记者背着50斤的水桶,在陡峭的山路上走了500米,就累得气喘吁吁,只好把水桶交还给它的主人。而岔河村的村民每天就是这样往返两次,每次都要爬上爬下垂直距离800多米的大山,辗转行路2公里左右,才能背上几十公斤的水放到家中的缸里。更难以想象的是,一些背水的老人早上三四点钟就要起床,翻山背水,天擦亮的时候才能回家。

下午4点刚过,背水的村民陆陆续续地从家中出发。在他们当中,年轻一点的背着50斤的大塑料桶,年幼一点的则用背篓装着原来灌酒的大塑料瓶和矿泉水瓶。从山顶下来的时候,在岔河村七八辈人走出的山路上遍布青石碎片,之所以铺上这些碎片,完全是为了防止水土流失的缘故。但这对于没有登山经历的记者来说几乎是走一脚滑一脚。一名记者刚刚摔倒,另一名记者笑声还未落,便也来了一个屁股着地。但这些村民则早已适应,沿着山路,一脚前一脚后,踩着边上的细细碎石土路,扶着身边的大石,有条不紊地成队前进。

过了半山腰,山势更加陡峭,有的坡度接近90度,有的又是连续转弯,更有下边就是悬崖的险峻路段。道路上也没了碎石,完全成了细窄的土路,说是路其实就是一条人走多了留下的痕迹。几名老人前后照顾,拉扯着一步一步向前挪行。

5点左右,取水的村民终于走到了山脚下。在一个石堆中的出水点周围,卸下水桶,依次装水。而村民眼前就是奔腾不息的牛栏江,一名老人告诉记者,今年江里的水下降了有2米多。记者之前一直以为,村民要背的是牛栏江水,却不想是山间泉水。就是为了这个唯一的出水点,农民们爬下了800多米的大山。

村民们拿出水瓢,舀着出水点中清水,装进各自的水桶中。5岁的李涛涛卸下自己的背篓,借着别人的水瓢,一瓢一瓢地灌着自己的那个原来装白酒的塑料大瓶,灌满后又开始装2个矿泉水瓶。装满水后,记者拿出随身携带的一瓶矿泉水给他喝,他马上拧开盖子大口地喝了起来。

这个体重30斤左右的孩子,能否背起10多斤的背篓?记者在心中打了一个深深的疑问。在家人的帮助下,李涛涛背起背篓开始了回家的道路。临行前,他告诉记者,自己能背。在岔河村很多孩子每天都要背水,上学前一次,放学后一次。

记者在回程的途中,尝试着帮助村民背水,接过50斤的背篓,在崎岖的山上走了500米就已经累得气喘吁吁,只好被迫放弃了。而村民们却依然负重前行,李涛涛也在背水的队伍中挪着小步前进。由于山势险恶,再加上负重太大,村民们为了安全前后保持着较小的距离以便相互照应,同时每爬过一个大坡就休息一下。

路行一半山势渐缓,有的农民家里人迎下来帮着背水,也有农民赶着毛驴前来驮水。李涛涛的堂哥李赵赵(音)也轮换着帮着李涛涛背水,李涛涛此时告诉记者背水还是累的。

虽是临近傍晚,还是能够感到太阳的灼热。不少村民喝起了刚刚背上来的山泉水,虽然这些山泉水较清,但还是混有杂质。“爬山路上这么喝水,我们都已经习惯了。”一名村民说道。

7点10分,取水的队伍终于爬到了山顶,村民们各自回了家。几名记者几乎同时瘫坐在了地上。

记者了解到,岔河小组村民每天都要背两次水,早上6点出发,上午9点回家;下午4点出发,晚上7点回家。之所以选择这样的时间一是背水的时候太阳不是很毒辣,二是背水的时间不耽误家里干活。更让人动情的是,很多行动较慢的老人凌晨三四点就要打点出发,踏上背水的道路。虽然政府送水不断,但由于旱情过于严重,送水还不能完全解决农民的生活饮水和牲畜用水。

王增玉家的水窖昨天算是发挥上了作用。去年年底,王增玉用政府补贴的1000块钱,再加上自己出的2000块钱,修起了一座20立方的水窖,但由于去年一直干旱窖里的存水早已用尽。昨天下午3点多,旁边村的管艳开着自家的小型卡车拉着5立方水,经过14公里颠簸蜿蜒的山路来到了岔河小组送水,而这5立方水都将注入他家的水窖。

记者看到送水的车上放着一个破损严重的轮胎。管艳告诉记者,自己拉水已经一个多月了,别人都说自己挣了旱灾钱,但实际上政府一车给600块钱,基本上也就能和运输成本闹个持平。她回身指着进村的道路说道,这路上全是用青石碎块垫的,很多司机都不愿意来,弯大路陡还磨损轮胎。一个月自己的轮胎就扎破了6个,而一个新轮胎就要1200多块钱。

王增玉一边向记者说着送水进村对他们的帮助,一边忙着拉扯盘在田间40多米长的水管。记者恭喜他这下有5立方水可以使用了,却不想他说,水是4户人家共有的,只是存在他的水窖中罢了。就是这样王增玉仍然觉得很满足了。其他几户人家也陆续赶来帮忙,纷纷拿来自家的水管从车上往水窖中导水。

一个16岁的小女孩自己跳到一圈水管中,艰难地抬起来在田间前进。王老汉则负责水管连接的工作,看到水管里的水渐渐流出他急忙往里面吹气,想让水倒流回去,但水却流得更大,情急之下,老汉用自己的大拇指塞到水管中,清澈的水终于停止了向外喷溅。

三条40多米长的水管一端插入水桶中,一端则被放进了水窖中。此时,哗啦哗啦的水声成了最动听的声音。几户人家围着水窖看着水管流出的水,脸上也露出了一丝轻松的表情。折腾了一番后,他们个个手上都是泥土。一个小女孩叫她妈妈洗手。妈妈则回应道:“不洗了,浪费了可惜。”

村民挥镐石头地里挖水窖

很多人家就没有王增玉那样的幸运了,由于没有水窖,即便有水送来也没有地方存放。在今年旱情严重的情况下,很多农民又开始了自己动手修建水窖。

修一个水窖对于平原地区来说不是一件多么难的事情,但对于岔河小组这样的山区来说就是全家的头等大事了。记者在岔河小组看到,全村现在正在修建的水窖至少有3到5个。而杨得顺家的水窖就是其中之一。

来到杨得顺家正在修建的水窖前时,他和他的女婿正在吃着烤熟的土豆。他告诉记者,挖水窖费体力,中间不吃点东西跟不上。现在已经挖了四天了,也就挖了2米深,还得再挖4天,才基本能够达到蓄水20立方的深度。

记者看到,水窖基本是在青石中挖出来的。水窖的边壁的泥土中,嵌着一块挨着一块的青石,为了让水窖保持圆形,不少青石上都留下了敲击的痕迹。杨得顺和他的女婿在水窖底一个挥着镐,一个拿着铁钎子向下刨着。每刨两下,就能听到碰触青石发出的声响,随后便是二人每抡一下钎镐发出的“嘿、嘿”的发力声。一会儿功夫,一块25公斤上下的大青石从泥土中撬了出来,杨得顺慢慢抱起,奋力地举过头顶,向水窖外边扔出去。

杨得顺告诉记者,只要在村子里,不管什么地方挖水窖,肯定多数时候都是在挖石头。好在,再有4天水窖深度就挖得差不多了,到时候就能开始抹水泥墙壁了。“镇里到时候会给拉来水泥,石头就用村里遍地的青石就行。”杨得顺说,水窖修好得用50个工时,但这总比没有水窖好得多。

马路乡党委书记乔虎告诉记者,政府出资为要修建水窖的农民提供水泥,由于财政有限,劳动力的耗资只能由农民承担了。他说,如果把修一个水窖需要50个工时的成本计算进来,那么水窖成本太高了,马路乡没有几家能修得成。

[责任编辑:fundyhe]

相关专题:

西南五省市干旱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