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环境恶化导致阿拉善的骆驼比马小

2010年03月26日06:37大众网-齐鲁晚报鲁超国我要评论(0)
字号:T|T

老司机迷了路

24日,阿拉善的天空终于恢复了难得的蔚蓝色,阿拉善的居民也终于可以摘掉口罩痛痛快快地呼吸了。

从阿拉善左旗驱车一个多小时来到吉兰泰镇后,司机罗师傅首先加满了油。他说:“这里就相当于沙漠的补给站,牧民吃的用的都从这里买,进沙漠前也得先在这里加油。”

加满油后,罗师傅将车胎气放到半满,“因为在沙漠里,气太足了容易陷进去,气瘪了受力面积大。”罗师傅在沙漠里开车“拱”了近10年,是个老手。他开的是四驱越野车。

进入沙漠,刚开始还能看到地上的车印,走了没多久,全是沙丘。除了沙还是沙,颜色只有单调的黄色。

越野车在沙漠中左突右冲,有的沙堆5米多高,坡度50多度,越野车怒吼着冲了上去;有的沙坑8米多深,坡度达到60度,越野车几乎是滑下去的。

“这是最好走的路。”罗师傅说,沙漠里牧民出行基本上都是走这条“路”。途中,车陷入软沙中两次,下车后,沙子直往鼻孔里、耳朵里和眼睛里钻,抽在脸上像针扎。罗师傅趴在沙堆里,扒开轮子下面的沙子,不慌不忙。

罗师傅说,沙漠里手机没信号。 “以前操作不当翻过车,这里走不多远就有住户,所以危险不太大,但是如果穿越大沙漠必须两辆车一起,不然真有可能出不来了。”

尽管罗师傅对路况很熟,但这次他还是迷路了,幸亏同行的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的工作人员李鹤带着导航仪。在沙漠中走了1个多小时,终于看到了零星的梭梭林,地上也开始有了草,快到嘎查了。

这里的骆驼比马还小

到了巴彦敖包嘎查,牧民刘红民听到动静,从土坯房子里走了出来。

当记者问刘红民嘎查名称的时候,他思考了近30秒,才说出了“巴彦敖包”。以前,他们的嘎查名叫“乌素吐哈”,曾经是个人丁兴旺的“嘎查”,但是嘎查里的牧民越来越少,前年两个嘎查合并了。

“以前这里没有风沙,梭梭林很茂密,把飞沙远远地挡在外面。”刘红民说,现在很多梭梭林都被沙尘暴连根拔起,躺在沙地里被风沙掩埋了。

都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但在这个“骆驼之乡”,我们看见了瘦弱得比马还小的骆驼。

起风了,天暗了下来,是牧民关紧门喝酒的时间,听着屋外“呜呜”的风声,有时还伴随着“哗啦”的声响。风停了,出门一看,风力发电机没了,屋顶上的太阳能接收板没了,墙根儿的卫星锅也没了……

牧民巴特尔的房子已经被沙堆包围,他从小在这长大,风沙到底吹丢了他多少只羊,他没有算过,“反正不少”。

“有的废墟被埋掉,过段时间风向一变,又会露出来。”李鹤说。

“今天上午天气挺好的,我骑着摩托车去找骆驼,结果突然风大了卷起沙尘。”24日下午,巴特尔的儿子巴尔斯告诉记者,“起沙的时候最好不要躲起来等,那样很可能就被埋了,尽量找回家的路”,他曾经在沙漠的风沙中迷路。

现在只能看见老鼠了

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的调查显示,草场每年正以2.6万亩的速率递减,原有的130多种植物物种,现仅存30多种;植被覆盖度降低了30%—80%,大面积的草场已无草可食;180余种野生动物(包括国家一、二、三类珍稀动物)或迁移他乡,或濒临绝迹,生物多样性面临严重挑战。

巴特尔75岁的父亲提了一包玉米走出屋子,拴在毛驴的嘴巴上。毛驴开始咀嚼,老人站在旁边看,面无表情。

他在这里生活了50多年,从不关心外面的世界怎样,他就是喜欢喂牲畜。

“以前草原上的草很好,最多的时候,我喂300多只羊、100多峰骆驼。”老人说,禁牧之后羊都卖了,只剩下100多峰骆驼。

“以前草原上的动物也多,现在只能看见老鼠了。”他又补充道。

据李鹤介绍,梭梭林和草原遭遇过两次大的破坏:一是搞“大集体”时,很多梭梭林被砍伐当柴烧;二是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实行草场承包,使牧民定居下来,市场经济的风吹进了自给自足的草原牧场,为获得高价羊绒,牧民开始过度放牧,草根都被啃光了,草场沙化严重。

“这是我家乡,不能走”

1993年,一场巨大的沙尘暴吹醒了阿拉善。1999年,阿拉善禁牧。

“不少牧民都是自己离开嘎查的,大部分都没有草原证,即使有草原证,也是草原无草。”李鹤说。

巴彦敖包嘎查位于苏尼特右旗东北部,距旗所在地赛汉塔拉镇70公里,是一个交通便利、通讯发达的嘎查。嘎查土地总面积57.2万亩,以草原为主。

据了解,2006年,该嘎查被旗政府确定为全旗整体搬迁试点嘎查。牧民开始向“市民”或“农民”转变。

刘红民也想出去,但是在吉兰泰镇呆了一阵他又回来了,“我父母在这里,这是我家乡,我不能走。”

但留下的牧民也终于明白了:养育他们的草原,难以再像以往那么慷慨了,他们应该为草原做点什么了。

阿拉善SEE生态协会在巴彦敖包嘎查展开保护梭梭林的行动,他们提供梭梭苗,村民栽种,每亩地给牧民50元钱。

“梭梭林是牧区植被的保护神。”李鹤说,保护梭梭林是他们的一个重要项目。

刘红民、巴特尔等几乎所有牧民都加入进来。现在正是栽种梭梭苗的季节,25日,梭梭苗将运入嘎查。

阿拉善的沙尘暴是从3月19日开始的。据额旗民政部门的统计,仅两天时间,马鬃山苏木5眼水井被沙掩埋,500只羊丢失,死亡大小牲畜200多只……

24日,记者走进沙漠中的嘎查,因越来越猛烈的沙尘暴,很多牧民已被迫搬离。家乡逐渐在消失,让嘎查的牧民意识到养育他们的草原,不会像以往那么慷慨,是时候为草原做些什么了。

[责任编辑:weizhiba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