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西南五省市干旱 > 正文

云南重旱凸显城乡不均 干旱围城引发分配之辩

2010年03月25日15:33中国新闻网刘子倩我要评论(0)
字号:T|T

干旱围城

与灾区相比,昆明似乎与干旱无关。若不是市内社区黑板上捐款抗旱的倡议书和每天媒体连篇累牍的报道,很难想象这是一座被干旱包围的城市。更鲜为人知的是,昆明是全国14个严重缺水的城市之一,人均水资源占有量不足200立方米。

转变似乎来自2008年,总投资40亿元、长达90余公里的掌鸠河饮水工程全线贯通,云龙水库开始为昆明供水,一改昆明市区的饮水危机。如今,为昆明供水的两座水库总蓄水量达3亿立方米,按现在昆明日均用水85万立方米计算,在雨季到来之前,水务部门足以游刃有余地进行调度。

与农村截然不同的是,昆明城区水资源调配布局慎密,供昆明主城区的共有6个水库以及6个水厂,各司其职,严格按计划向昆明主城区供水。昆明自来水有限公司供水调度中心经理张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早在去年7月,即已经向输水较为困难的东南片区的宝象河水库进行了蓄水,并修建了一条1.4米宽的输水管道,这使得今年旱期昆明主城区并未受到影响。

尽管城市供水充足,但因输水管网设施并不配套,主城区向农村输入并不现实。

随着旱情加剧,昆明城区的现状与抗旱形势格格不入。不久前,城区一条水管爆裂,上百吨自来水流失,洗车、洗浴等高耗水行业仍如往常门庭若市。尽管昆明停止了城市景观用水,但并未采取其他相关限水措施。

昆明节水办主任龚询木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只有在城市正常供水不能保障的情况下,才会采取限制性措施。昆明自来水公司的相关工作人员也向《中国新闻周刊》证实,并未收到关于限水方面的通知。与之相对的是,自去年入冬以来,昆明受干旱影响的农村迅速增长,受灾人口和面积不断增加,受灾群众饮水困难的问题始终未得到解决。

曾有网友建议,为让昆明城区百姓感受干旱来临,每天限水一小时。对此,昆明节水办主任龚询木表示,昆明自来水管道为循环式管网布局,一旦停水很有可能形成压力失衡,造成管网破裂。

事实上,干旱已经悄然逼近昆明。昆明机场跑道因干旱而沉降破裂,地下水水位下降明显,城市菜品价格飞涨,原本1.8元1公斤的土豆,如今已涨至3.5元,导致城市居民的生活成本也随之增加。

当周边农民挑菜进城时,城里人丝毫感觉不到他们的困境,城市人在资源享用上的优越感似乎已成为一种习惯。然而,唇齿相依,在经历了干旱之后,城里人才慢慢发现,农民挑菜的扁担似乎更像是个天平,当严重失衡,另一方就要为其埋单。

分配之辩

李维艳打好行李,准备带着父母来昆明打工。当农村无法让农民生活下去时,农民开始涌入陌生的城市。

由来已久的城乡二元不均衡现象在干旱面前被暴露得一览无遗。城市用水的丰沛与农村的干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日前,中国水科院的高级工程师严登华向媒体表示,西南大旱与水资源配置调度不完善有关,一时引起媒体对城乡水资源分配的高度关注,关于西部农村水利设施滞后的报道频频见诸报端。

有专家指出,水分配的不均衡主要原因是政府对农村水利投入过小。但昆明松华坝水库管理处办公室主任姚畅荣指出,山区农民居住分散,几公里一个小村庄,并分别错落于不同的海拔,给供水配套设施建设带来巨大的困难。

对于守着水库没水吃的尴尬,禄劝县抗旱应急指挥部主任师文进也解释说,并非只因供城市而忽视农村,许多农户居住地高于坝区,很难引水上山,即便修了管道,农民也很难承受高水价。

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的刘钰则认为,城乡用水不平衡的现象确实存在,在旱灾来临的时候,先保人口密度大的地区的饮水,再保工业,最后农业,这也是《水法》里面规定的。因为我国农村比较广阔,如果一个地区一年绝收,东方不亮西方亮,总体上说还可以。目前农村的应急体系不完善,所以抗旱能力薄弱,农村饮水这块保证率低,这也是一个比较普遍的现象。

然而,干旱之后所暴露出的水分配危机更多的是一种警示:雪中送炭远比锦上添花重要。昆明目前已采取一系列举措,加大农村水利设施建设,以求从根本上扭转水利基础设施薄弱的被动局面,走出水分配失衡的城乡困局。

看着一整包的行李,李维艳坐在小板凳上,双手托着下巴——她不知道下一站是哪里。

[责任编辑:pennyhuang]

相关专题:

西南五省市干旱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