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西南五省市干旱 > 正文

西南大旱引发水资源分配之辩 旱区未限城市用水

2010年03月25日10:30中国新闻周刊刘子倩我要评论(0)
字号:T|T

西南大旱引发水资源分配之辩 旱区未限城市用水

中国新闻周刊2010011期封面:西南之渴

西南之渴

2010年3月22日,第十八个“世界水日”。在这个时刻,中国西南诸省面临的水危机显得尤其深刻。

此前,在这个中国水资源最丰富的地区,人们对于雨季与旱季的概念不多。小学教科书上都曾说,江河纵横的西南地区是中国水资源最为丰富的地区,我国水资源的70%分布在这里。

而如今,中国水资源的70%都面临着枯竭的危险,令人不禁诘问,对于这个地区我们究竟做了什么?这也是此次西南大旱之所以引人关注的所在。

来自气象部门的数据显示,2009年,这里的雨季只是早走了一个月。而这就造成了西南五省如今集体缺水的困境。2010年至今,雨季还不见到来的迹象。按照惯例,来自印度洋的湿润季风一般在5月才能翻过青藏高原降临这里。

有迹象表明,这种非洲大草原式的雨季与旱季残酷交错的景象,今后或许将持久出现在我们的身边。因此,中国不得不做好长久抗旱的准备。

《中国新闻周刊》的记者分赴西南各地,记录干旱留下的印记。在广西,总理治旱的背后是中国式救灾的幸运面。而不幸的一面,却处处皆是。在云南,严重的缺水让农村无安身之处;在重庆,两江交汇的地方唯见裸露的河床;在丽江,油菜花错过了花季??

昆明:“不旱城”

由来已久的城乡不均在干旱面前被暴露得一览无遗,城市水资源丰沛与农村干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文/刘子倩(发自昆明)

3月20日,周六,中屏乡赶集的日子。

百年不遇的干旱让原本热闹的集市冷清了不少。村民们三三两两,见面就是一句话:“你们村子有没有找到水?”

27度的高温炙烤着空荡的街市,一些门市索性关门,一个灰头土脸的妇女,拽着山羊悻悻而归,她本想把它卖掉,但大旱之际,买牲畜就是买累赘。距离集市不远,一群工人在干涸的河床上作业,原来从未裸露出的石头,让凿山贩石的商人省了不少工夫。

70岁的张大勋蹲坐在村小组长家的化肥门市前。没有云的日子一切都没有了生气,今年“3亩麦子没出芽就旱死了”。和张大勋一样,中屏乡的村民靠天吃饭,种些小麦、包谷,除了留足口粮,剩下的只够来年的种子钱。因为大旱,大多农民连种子钱都搭了进去。

村小组组长刘兴文家的化肥门市几乎是乡里春耕的晴雨表。在往年,每个周末的集市都能卖出四五万元的化肥,但今年只有千把块钱。如今,化肥门市分外冷清,而卖塑料桶的摊位却是人头攒动,装水的塑料桶已经成了农民必需的生活用品。

中屏乡隶属于昆明市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该县位于昆明市北部,北隔金沙江与四川相望,县城距昆明仅一个半小时的车程。持续近5个月的西南大旱让这个40多万人口的农业大县近一半的人饮水困难,25.7万亩农作物绝收。

截至3月18日,西南地区持续的大旱现已造成云南全省2405万人受灾,60%的春粮因灾减产,农业直接经济损失达170亿元。

找水,是村民们眼下最要紧的生活。

因水出走

中屏乡高照村是附近旱情最为严重的村子。从乡上的集市到高照村要坐一个小时的农用车。崎岖而颠簸的山路暴土飞扬,卷起的尘土令人窒息。

在云南山区,人们在山上的泉眼修一座水池,顺着山坡将水管引入家中。这种“山寨”自来水随着山泉水量的大小而变化,当泉眼不再出水时,就不得不重新寻找水源。云南的山地占了80%,平阔的坝子只有6%,这就意味着绝大部分村庄与高照村一样,过着靠山吃水的日子。

如今,高照村80多户村民有了新的水源,上游的一个小水库,原本用于下游春耕灌溉,旱情加重后,村委会决定不再开闸,先保证人畜用水。

高照村距小水库有8公里,村民一天平均要背两趟水,一趟来回就要3个小时,“背不习惯的,一趟都背不回家”。69岁的张振辉掐指一算,自己背水已背了4个月,但乡政府的送水车直到20天前才到。

禄劝县防汛抗旱指挥部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从今年1月起,群众已出现严重的用水困难,从1月20日起,乡镇政府视村庄的干旱情况为农民送水,随着干旱程度的加剧,送水的范围不断扩大。

送水车每天上午11点左右到达村子后并不直接供水,而是把水灌入村中水池,由村干部每天选派两户人家昼夜看守,既防外人偷水,又防村民自盗。直至第二天清晨6点,村民开始排队领水,每户1桶,每桶25公斤。村干部站在一旁记录,以防有人多领或冒领。

但一天一趟的送水频率无法满足村民的需求,村民早上排队领水,下午步行背水。原来有人在水库偷鱼,如今眼看着水快被淘空了,反倒没人抓鱼了,“现在是水比鱼金贵”。

小学课本中“一盆水”的故事在这里延续着:先掏米、洗菜,然后把水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洗脸、洗脚,另一部分刷洗碗筷,最后再全部倒给牲畜。

与高照村相邻10多公里的大海资村,这里的日子也不好过,这个曾经因水资源丰富而得名的村庄,如今也在为水发愁。在昆明打工的李维艳这次专门回家接父母进城,“农村实在呆不下去了,没水没粮,坐在家里都要倒贴钱。”

根据昆明防汛抗旱指挥部的最新数据,目前,干旱已致昆明全市80%农作物受灾,50%以上绝收。昆明市副市长李喜向媒体透露,今年春荒期间,昆明市将有80万人缺粮,需救济粮3.6万吨,折合粮款1.26亿元。

如今,越来越多的农民选择进城打工,而云南当地政府也为灾区群众进城务工牵线搭桥,以缓解当地抗旱压力。在昆明南坝人力资源市场,来自农村40岁以上的务工者占了3/4,而且以夫妻居多,大多数是土地绝收,卖了牲口全家一起出来打工。

 
西南地区旱灾热点关注:西南旱灾
图片故事:“别跑,想渴死啊!”
“别跑,想渴死啊!”
图片故事:没有年轻人的红岩乡
没有年轻人的红岩乡
 
最新消息  
·云南共产党员抗旱捐款近3亿元
·警方提醒警惕利用旱灾等灾情骗款诈骗活动
·广西珍稀动植物受旱灾影响 生态恢复需几十年
·云南启动临时价格干预措施 应对旱灾后续影响
·云南开掘水井1200多口缓解200余万人饮水难
·西南地区总体旱情缓解 防总终止抗旱Ⅱ级响应
·贵州旱情明显缓解 干旱橙色预警信号解除
·驻滇某旅完成贵州抗旱任务返回驻地
·贵州连续降雨 黄果树大瀑布重现雄姿
各地旱情
·贵州:最大淡水湖草海因高温干旱面积减少一半
·云南:红河州106座水库干涸 110万人投入抗旱
·海南:屯昌千亩稻田无水灌溉 村民心急如焚
·广西:喜迎春雨旱情依然严峻 近50万人需送水
·旱情:西南旱情预计将持续到5月 南方进入汛期防洪

相关专题:

西南五省市干旱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