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西南五省市干旱 > 正文

贵州村民为全村取水牺牲 民众请愿追封其烈士

2010年03月22日22:08红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一个普通的农民,为了寻找水这个生命之源,倒在抗旱第一线。他叫申玉光,42岁。当噩耗传来,最为悲痛的莫过于他78岁的母亲、多病的妻子和两个未成年的孩子。

贵州一村民为取水牺牲 民众请愿追封其为烈士

申玉光取水身陷溶洞,岩洞口附近只剩一只解放鞋。

贵州一村民为取水牺牲 民众请愿追封其为烈士

营救人员营救数日未果

贵州一村民为取水牺牲 民众请愿追封其为烈士

家人悲痛欲绝

贵州一村民为取水牺牲 民众请愿追封其为烈士

申玉光(本组图片来源:成都全搜索)

延伸阅读—— 2010世界日图片特刊:缺的日子

一个在大山深处,很少有人知晓的小溶洞,突然间人群如龙,络绎不绝,哀思绵绵,悲咽声声。

从3月11日至14日,关岭自治县花江镇半坡村四邻八寨村民,每天都有数百人不约而同来到田明子洞。焦急写在他们脸上,愁容含在他们眼中,祈祷念在他们心里。

这些朴实、善良的男女老少,都在盼望和呼唤一个奇迹出现:洞里的“他”安然无恙走出。

然而,任凭怎样期望,怎样祈祷,怎样呼唤,震惊和悲伤都实实在在落在人们身上。3月14日清晨,救援的结果,是一个大家最不愿见到的事实:他永远走了!

一个普通的农民,为了寻找水这个生命之源,倒在抗旱第一线。他叫申玉光,他才42岁。

以水为证

半坡村,因地处半坡而得名,是关岭自治县花江镇最为偏僻的一类贫困村。该村有一口冒沙井,因为井中泥沙随着井水从地层涌上来,取出来的水必须搁置一段时间,待泥沙沉淀后才能饮用,冒沙井也因此而得名。长期以来,村民们就从冒沙井取水。

居住在冒沙井周围的几十户人家,被称为半坡村冒沙井组。申玉光一家五口就住在生活在这里。

从去年8月开始的三季连旱,“吸”走了储水池、农田的水份,也使冒沙井变得干涸了,全村两百多户,1350人面临严重缺水的问题。

“田打不了,粮食也种不下去。就连人和牲口都快找不到水喝了”,村民们不等不靠,开始寻找新的水源。最后,大家将目光聚集在一个叫做田明子的溶洞。田明子洞位于距村口约一公里的半山腰,洞口极为狭窄,就在离洞口15米左右的地方,有一深潭,潭里储水丰富。这一发现让大家欢呼雀跃。

2月22日起,村民们开始到田明子洞取水。“取水,必须一人在洞口拉、一人在洞腰传送、一人在水面附近的土层递,三人合作才能用绳子将最多为18公斤的水吊出,太重了根本提不上来”,村民们不怕苦不怕累,只怕没水用。

为了尽快引出更多水,半坡村村支两委快速向花江镇党委、政府作了汇报。镇党委、政府很快协调了一台抽水机以及2200元配套资金,并就如何安全使用器械作了培训。

3月10日,半坡村村委会主任陈纪德、副主任陈立猛带领村民将抽水机吊入洞中,安装了1500米胶水管准备引水入村。为修建通组公路忙碌了一整天的申玉光也加入了引水队伍中。当晚九时许,正当50多名参与引水的村民看到白哗哗的水向村子方向流淌而高兴时,管子里的水突然没了,吊入溶洞里的抽水机也不叫了。

“我懂机子,我去看看”,大家在梳理水管时,申玉光主动与陈立猛返回洞口,一查才发现从地面导入洞底柴油机的输油导管脱离了。两人分工,陈立猛接导管,申玉光下到洞底修柴油机。

油管很快接好,申玉光带着安全绳下到洞底不到5分钟,陈立猛就听到了“突突突”的柴油机发动的声音从洞底传出。

“但柴油机的响声比先前大,一股股浓烟不停从洞底冲上来,”陈立猛说感觉不对劲,就他趴在洞口喊“申玉光,申玉光”,却无人应答。“赶紧拉洞口的安全绳,却是空的”,陈立猛心里一惊,意识到可能出事了,便赶紧叫来其他的村民。

几分钟后,村民们赶到洞口,将洞底仍在运转的柴油机用绳索吊起来砸向洞壁。熄火后,一位姓彭的村民系上安全绳准备下到洞底寻找申玉光,但只下到几米远,便因忍受不了洞里油烟的熏呛,立即返回地面,呕吐了一阵,躺下休息了一会,才缓过神来。

浓烟稍散,村民们再次进入洞中。除了抽水机附近有一只解放鞋外,什么也没有。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相关专题:

西南五省市干旱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