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西南五省市干旱 > 正文

云南旱区裂缝能伸手掌 10小时拉趟水急哭村民

2010年03月22日07:28云南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云南旱区裂缝能伸手掌 10小时拉趟水急哭村民

只能用污浊的水洗衣服 网友 摄

云南旱区裂缝能伸手掌 10小时拉趟水急哭村民

一口小水井也快要见底了 网友 摄

云南旱区裂缝能伸手掌 10小时拉趟水急哭村民

村民用水实行定额分配 网友 摄

云南旱区裂缝能伸手掌 10小时拉趟水急哭村民

干裂的大地 网友 摄

大地上龟裂的缝隙,手掌都可以伸进去;村民们为了喝上水,每天要花上10多个小时去驮一次水……近日,“昆明之美”网友群自发组织了“网友赴云南受旱灾最严重地区考察活动”。活动发起短短几天就有上百网友报名参加。前日,在经过筛选之后,在群主“仇迷”的带领下,10名网友到昆明市东川区新碧嘎村、海科村、拖落村等地进行考察。在这些地方,干旱的情景让“下线”的网民体会到节水的重要性。

直击新碧嘎村

手掌可伸进大地的裂缝

网友自驾的车辆才进入东川区就能看到,道路两边的田地中都是枯死的农作物,原本美丽的“红土地”被一层层黄灰覆盖,就连非常耐旱的松树也没有一丝翠绿,一些小树甚至枯死在路边。多次参加爱心活动的网友“萧寒”说,现在的情景和他以前来的东川景色完全是两样,以前很多土地上都被绿色的植物点缀,美景如画。可因为干旱,现在却一片枯焦的情景,真是大旱无情!

在东川区阿旺镇新碧嘎村,路旁的农田已经出现很严重的“龟裂”现象,缝隙可以侧着伸进记者的手掌,完全不能播种任何农作物。村民李云福无奈地说:“因为没有水,我们村的农田今年1月份就出现因干旱开裂的现象,现在正是栽种大春作物的时候,但没有水根本就种不了。”该村书记李发明介绍,由于没水不能种地,村民没有了收入,年轻劳动力基本都出去打工了,目前村里只剩下老人和小孩。

直击海科村

10小时拉趟水急哭村民

为了了解更高海拔村落的旱情,网友们只能换上当地提供的高底盘面包车。车在陡峭的环山路上行驶,驶过的地方灰土飞舞,路边植被都被厚厚的黄土所覆盖,即使吐露出的几个新叶也因为黄土掩盖而失去了翠绿的光彩,满山的梯田看上去完全没有任何“生机”。在海拔2000多米的海科村黑脑壳小组,网友们看到村周围都是干枯的农田,村外的山间小路上拉水村民的队伍浩浩荡荡。

海科村黑脑壳小组村支书李自文说,他们村从去年8月就没下过雨,喝水就一直是大问题。而且,由于村民居住的地方是山顶,距离水源更远,村委会只能每天出钱拉一车水,然后派发给每户50公斤水。这50公斤水除了饮用外,还包括生活用水,甚至也包括有些村民把生活用水循环使用后剩下的用来灌溉。所以,对于这个山区小村来说,每户50公斤水远远不够。

记者在61岁老人孔令今的家里看到,老人家水桶、水缸空空如也,水龙头长期开着,但没有滴下过一滴水。老人说:“我家两口人还有两块农田,每天50公斤水根本不够用。”他们现在每天的第一件事就是提水,从早上7点钟出发到几公里以外拎水,还要排队几个小时,早上出门要到下午才能回到家,一天拎一桶水要10多个小时。而孔令清老人家中的毛驴前几天因为拉水摔伤了,他每天只能用村里送来的那点水,看着受伤的毛驴和它身边空空的水桶,老人忍不住流下了眼泪:“没想到今年这么干,没有水可怎么过啊?”

直击拖落村

土坯房干裂摇摇欲坠

在拖落村委员会白泥本小组,一进村,网友们就看到村里基本都是土坯房,由于干旱,有的土坯房已经严重干裂。村民张大爷家的房子看上去摇摇欲坠,他说:在土坯房住了很多年了,前几年都很没有裂开过,由于天气太热干燥,今年初家中的墙就开始裂开,现在裂口越来越大,每天住在里面都很担心。白泥本小组主任舒兴元告诉记者,土坯房出现断裂的还有很多家,有的村民只能用土把裂缝补上,大旱以来他们村除了村民饮用和生产用水难以解决,现在土坯房由于太干而断裂也很难解决。

■网友感受

住在城里体会不到干旱严重

看到东川旱区的这些景象,网友们面色凝重。一位网友这样说:“住在城市的人是不能完全体会到今年干旱的严重性,当亲自来到灾区看到这一幕幕的情况才深刻体会到灾区有多么的困难,回到昆明要第一时间亲自告诉身边朋友和网友灾区最真实的一面。呼吁大家一起来节水抗旱!”组织这次活动的群主“仇迷”说:本次网友赴云南受旱灾最严重地区考察活动从发出帖就得到网友的大力支持,许多网友都想参与去往重灾区,可是由于车辆不够不能去到灾区,他们希望我们都把重灾区的第一手资料带回来让更多的人了解灾区严重缺水的情况。同时希望让更多网友和市民通过本次活动体会到干旱的严重性,网民们一起行动,参与到帮助灾区的活动中来,集聚社会的力量帮助云南渡过难关。

东川区10万多人因旱缺粮

陪同网友一起考察旱情的东川区民政局副局长王文会介绍,从去年干旱以来,东川区小春作物受灾面积86445亩,成灾80779多亩,绝收74449多亩,直接经济损失7000余万元。全区118个村委会,874个村民小组,81698人饮水困难,大牲畜饮水困难68755头,春荒缺粮人口103440人。王文会说,由于东川有的村落海拔较高,干旱不仅导致农作物绝收,生产用水也极为困难。从去年10月,许多塘子水就干了。为了喝上水,村民只能人背马驮。

[责任编辑:jujuwei]

相关专题:

西南五省市干旱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