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西南五省市干旱 > 正文

文图:水啊!水!

2010年03月21日13:48杭州网韩丹我要评论(0)
字号:T|T

文图:水啊!水!

长长的取水队伍回寨子,走在只有零星绿色的土地上。

文图:水啊!水!

浑黄的水拉到家里,沉淀后就直接饮用、做饭了

文图:水啊!水!

孩子把取水当成一次游玩

文图:水啊!水!

水管里流动的是干净的地下水,一滴都不能浪费。

文图:水啊!水!

砚山县维末乡白沙坡村的村民等待领取政府给他们送来的水,这是160米深的地下抽上来的。

水啊

记者 韩丹 发自云南砚山

七彩云南,我来过两次,一次是瑞丽,一次是大理。作为北方人的我,对它的印象是美丽、神秘、多彩。这次来云南报道旱灾前,我想,至多是居民喝不上水。但到了后,我产生了错觉,以为自己到了以干旱闻名的大西北,只是土壤的黄色换成了红褐色。

我们最先到的是砚山县盘龙乡翁达村老寨,村民杨兴友带我去他们的取水口。那里离村寨近3公里,道路一边靠山,一边靠沟壑。山是秃山,沟是干沟,牛车通过,尘土飞扬。没走多远,我穿的鞋子就变成红色的了。

杨兴友告诉我,去年这里可不是这样,沟里有潺潺流水,地里是绿油油的春小麦,很漂亮,“就是李连杰演的《霍元甲》里的云南景色”。

走了一小时,到了取水口。其实就是一个乒乓球台大小的水泡子,村民说这是山泉水,从很远的山上流下来的,途经大片田地。“只能到这里取水了,再往上牛车也上不去了。”

水浑黄。村民用管子把它吸到本来装油的桶里,再运回家倒进水窖,让它自然沉淀,此外没什么其他净化措施,就直接饮用、做饭、洗衣服。我舀了一碗他们净化过的水,还没西湖的水清亮。

杨兴友去年在浙江湖州一家砖厂打工,过几天又要离家来浙江了,家里只留母亲和女儿,“她们没力气到这里取水,只能花钱买水了。”杨兴友准备花350元请运水车拉一车来,8吨水够她俩用两个月了。

两个月后呢?杨兴友只重重叹了口气:“唉!”

相关专题:

西南五省市干旱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