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西南五省市干旱 > 正文

干旱灾区直击:村民抓阄守水井 洗脸都觉奢侈

2010年03月21日02:37重庆晨报王珊文
字号:T|T

干旱灾区直击:村民抓阄守水井 洗脸都觉奢侈

干旱灾区直击:村民抓阄守水井 洗脸都觉奢侈

干旱灾区直击:村民抓阄守水井 洗脸都觉奢侈

小孩要下到水窖底,才能勉强舀出一点水。

彭水郁山镇天星社区,用于储蓄耕地用水的水池,已快要见底。

彭水保家镇清平社区,一小孩从水窖舀出水来,盛满一桶大约需要3个多小时。

本报记者直击干旱灾区

彭水

记者 王珊文

记者张锦旗图

本报记者直击该县旱情最重两社区,村民节水有招,积极“自救”

我市34个区县出现旱情,农作物受害270万亩,94万人和42万牲畜临时饮水困难……看似不可抗拒的天灾面前,我市重旱区正在进行着怎样的抗击?昨日起,本报派出记者,将陆续抵达全市旱情最为严重的区县,了解受灾现状和当地人民最真实的生活。

昨日的彭水,阳光火辣辣地直射着大地,地面温度逼近40℃。全县26个乡镇130个村受灾,农作物绝收1.83万亩,距离县城30多公里的保家镇清平社区和郁山镇天星社区是整个彭水遭受旱灾最为严重的乡镇,两地8000多人守着7口即将干枯的老井,目前牲畜已经全部中断饮水,村民饮用水不得不以家为单位,24小时排队守水。目前旱灾造成彭水县直接经济损失2000多万。

守:九成水井干枯村民抓阄守水

进入郁山镇天星社区,一个个村子里,难得看到人影。记者总能看到坐在大门口院坝里的老农,偶尔望望天、叹口气。记者进入天星社区1组,村民王金贵家门外老井四周围坐了13位村民,他们彼此间很少说话,但眼睛总会不约而同地朝水井里望望,当井水足够一桶的分量时,便按照几人“抓阄”的顺序,下井接水回家。

随后,记者与王金贵来到前方不远处一口已经干枯的水井,两米深的老井已经干枯发白,里面再也出不来一滴水。这口井已有百年历史。

村民们说,按照现存能出水的水井分布,1组运气最好,还有3口井能出水,而且平均每三个小时就能积上一桶水的分量,“我们社区4个组,2068人,以前有40多口井可以用,但现在就剩下5口井还在勉强出水了。”

在缺水情况下,村里的干部和长辈定下了规矩:村里5口能出水的井先满足家里老人、孩子多的家庭,其余家庭如果有年轻力壮的,便要求到几公里以外的河里去打水。

缺:农作物快绝收玉米种难下地

“往年这时,是种玉米的好时候,家家户户都把玉米种子弄到家了,但今年……”天星社区会计老谭说,村里两千多人有土地2000多亩,以种植油菜、红薯、洋芋为主,但从去年11月份开始,天星社区所下的几场雨,大家掰起手指都能数得出,大量农作物几乎绝收。

目前全村80%土地已经宣布干枯,无法完成种植。“农民们的主要收入是靠种植包谷,往年每亩地起码能收1500-1600斤,今年这个钱是瞧不见了。”据老谭介绍,虽眼下正是春耕的农忙时节,但村民们却因干旱缺水无法进行正常劳作,个个闲在家中。

援:接两根小管子让邻村有水喝

来到与天星社区比邻的清平社区,映入眼帘的仍是一片荒芜,大量土地干枯闲置,村子的尽头是郁江河,但这里的人守着郁江河却很难喝到水。

“从村里到郁江河虽然只有5公里,但山路崎岖,挑一担水不仅要来回走上3个多小时,还经常连人带水一起摔倒。”村民们说,从春节前开始,这里的人就没有水喝了。

“在清平入口处,偌大一个供水站,现在几乎是大门紧锁,每6-9天开门给村民供一次水。”与记者交谈时,清平社区党委书记冉光川非常无奈,他介绍,从春节后,清平社区便得到了天星社区的帮助,在尚有余水、又因距离太远无法供应本社区其他农户使用的4组水井入口处,接上两根小管子,这样每隔6-9天,作为邻居的他们,其供水站所收集到的“邻居水”,就能向不少村民供应一次,“每次供水就像过年,家家户户相互转告供水站会在几点钟出水给大家!”

节:做饭最伤脑筋家家不敢做汤

中午1点过,清平社区的刘权贵和老婆正在忙活着做午饭,村民们说:“做饭现在成了件伤脑筋的事,因为你得想方设法少用水。”眼看着家里快吃不上水了,刘权贵和村里很多人一样,将家里的小孙子送到了城里,投靠在那打工的父母。

在用手清除掉菠菜上的泥土后,刘权贵才从厨房一旁的塑料桶里舀出一瓢水,从塑料桶走到灶台的几步路,他走得小心翼翼。在用少量水清理完菜叶后,他把这些水倒在了一旁的瓷盆里,用来洗碗。

抬起手臂,刘权贵很不好意思地说:“我身上这味道我各人都快受不了了,说来不怕你们笑话,我还是元旦节前洗的澡!”

两地村民们说,从去年12月起陆续出现的饮水困难,导致起码有一半以上的人两个月左右没有洗过澡。能洗上衣服和洗脸、脚更是奢侈的事。在这里,从3月份开始,几乎家家户户的餐桌上,再也看不到一道汤菜,“汤菜比肉更贵,哪有水能那样折腾。”

盼:看电视听新闻农户储水自救

在天星村1组已经干枯的农田旁,不少村民聚集在一起,谈论天气,“我看重庆电视台说的,22号就要下雨了,就是不晓得下得到彭水来不。”说话的是今年47岁的苏明德,前年,在江苏打工的儿子给他买了台电视,这几天老苏不停地向邻居们传达着就快下雨的好消息。

记者了解到,在天星和清平这两个容易出现旱情的社区,自从经历了2006年那场百年大旱后,家家户户便在屋顶修建起了拦水坝,学会了利用这些小方法巧妙蓄水。

这几天,不少人再次清理了自家屋顶,大家希望22号真能下雨的话,滴落在拦水坝里的水能够供大家日常生活所用。

目前彭水县各级受灾乡镇均已成立了紧急抗旱队伍,一旦遇到饮用水断源,将立即启用专门的送水车辆或送水骆驼将水送到农户家中;在各个人工增雨作业区,高炮、火箭弹均已整装待发,一旦有利天气系统出现,立即开炮向天索雨。

记者手记》》从容渡难关

在彭水,我们看到了大旱的严重,看到了一片片干枯的良田和绝收的庄稼,但更感受到了在重灾区生活的人们一些微妙的变化:从每天准时收看天气预报,到经历2006年大旱后,村民们家家户户屋顶上装起的拦水墙;从村民自觉遵守将仅有的水源让给老人和孩子的守水协约,到两根接连天星与清平水源的引水管道……大旱面前,村民开始积极“自救”。

在饱受着大旱摧残的重灾区,他们缺水,但从不争抢水源,从不吝啬共同分享;他们经历过大旱,更懂得如何手挽着手去共渡难关。灾难面前,他们已不再恐慌,多了份从容。

[责任编辑:fundyhe]

相关专题:

西南五省市干旱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