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西南五省市干旱 > 正文

西南干旱直击:昔日鱼米之乡今成黄土高原

2010年03月21日01:40大洋网-广州日报黄佩我要评论(0)
字号:T|T

西南干旱直击:昔日鱼米之乡今成黄土高原

①来回提水是翁达村的大人和孩子每天的头等大事。

西南干旱直击:昔日鱼米之乡今成黄土高原

紫禁城被一片灰黄笼罩着。 新华社发

西南干旱直击:昔日鱼米之乡今成黄土高原

②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弥勒县五山乡则居村的彝族群众在排队取水。

西南干旱直击:昔日鱼米之乡今成黄土高原

③漓江现在的水位离防洪柱的标志最低水位还差很远很远。

翁达村村民靠吃咸菜腐乳下饭早忘记青菜味道

本报讯 (本报特派云南记者黄佩 通讯员王国礼)春天本来是万物复苏的美好时节,但在美丽的彩云之南,今年的春天却成了死气一片,河水干枯、田地荒芜、野草枯死、颗粒无收。百年不遇的大旱,就像慢性病一样折磨着每一个云南人。久违的马帮也开始重新派上用场,不过这次不是去卖茶而是去拉水。云南人民的生活到底是怎样的状况?本报记者深入云南旱灾最严重的地方之一文山壮族苗族州,亲身经历人类缺水之困。

昨天上午9时,飞机停在云南旱灾最严重的文山壮族苗族州的普者黑机场,来接机的司机说,“普者黑”是彝族的语言,是“鱼米之乡”的意思,但出了机场没多远,记者便看到这个昔日的鱼米之乡现在却成了“黄土高坡”。汽车所过之处,扬起漫天灰尘,半分钟都散不去。举目望去,全部灰蒙蒙一片,长达三公里的路都不见绿色。

在前往砚山县的路上,时不时可见改装后的拉水车来往穿梭。水洒在路上,转眼间不见任何痕迹。远处的山上岩石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光芒。司机说:“以往这个时候山上已是绿色一片,树木都长出新叶,但是现在树木都差不多枯萎了,岩石都露出来了。”

记者在一块还留着半截高的玉米的地里看到,土层在太阳的炙烤下,非常松软,走路的时候能扬起灰尘。砚山县的农民肖畅大爷告诉记者,这块地本来应该种豌豆、蚕豆的,但是老不下雨,种进去也长不活。“你看前面那块地,豌豆苗上周还活着,现在全死了。”

下午,记者来到砚山县受灾最严重的翁达村,连回良玉副总理也来到这个村庄慰问过。刚到村头就看到两三辆挂着“抗旱救灾”的拉水车刚拉完水准备出村,两个4岁大的孩子在刚刚装满水的水窖边嬉戏玩耍,一个小姑娘用水洗了洗黑黑的小脸,还有一个小姑娘准备用水洗头。许多人家门口放着一只大盆装洗过菜的水喂牲口。

云南

700多人吃水全靠7辆拉水车

翁达村支书李仕云把记者带到了村外50米远的一条河边,河已经完全干涸,河边有一个大口井,“我们翁达水资源本来就比较缺乏,全村700多口人就靠这个大口井来供水,但是从去年8月到现在都没有下过雨,这口井也在去年11月时就干了。”记者看到这口井直径10米左右,深约8米,现在因为干旱井底全部开裂,裂缝有人的胳膊那么粗。只有井的台阶边上还有一个30厘米见方的小水坑,水非常混浊。“这个小水坑每天往外冒一两桶水,村民把它用水瓢舀出来,澄清之后饮用。”李支书说。

李支书说,现在全村的供水只能靠7辆水车早晚两次来送水,都要到20公里左右远的地方拉水。每家每天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等着拉水车来接水。

村民林光德说,从去年秋天收完玉米之后,家里那三亩多地基本上荒芜了。“按往年,我们这时都忙着种玉米、水稻。但现在什么也没办法种。”家里平时能吃到青菜吗?“不怎么吃,现在有钱也买不到,只有在每星期一次的集市上可以买点。但是好贵,以前才两三毛钱一斤,现在都要一块多。我们这里的人一星期能够吃上一次青菜,那就很了不起了。平时都是吃咸菜、腐乳来下饭,差不多忘记青菜的味道了。”

记者在村里正好看到一位大妈在洗衣服,拴在树上的晾衣绳上挂满了刚洗好的衣服,足足有二三十件。“怎么一次洗这么多衣服啊?”记者问。“我们家已经快一个月没洗衣服了,这不是没水吗?衣服都是穿脏了就在太阳下面晒晒,然后再穿,再脏再晒,一般穿了三遍我们才洗一次,这样就攒了这么一大堆。”

广西

60年一遇大旱“吸干”漓江水

本报讯 (本报特派广西记者王飞)昔日以“山清、水秀”而被世人美誉为“山水甲天下”的桂林,山与水紧密相连、缺一不可;而如今,一场60年不遇的大旱彻底摧毁了桂林的“秀水”,只留下群山在远处孤寂的身影。昨天,本报记者第一站先赶赴桂林实地调查,所到之处触目惊心,桂林昔日绝美的秀水美景,已被干旱摧毁殆尽。

来到漓江,让人心痛不已:往两边看,偌大的漓江似乎变成了一条小溪,大部分河床已经裸露了出来,引得许多孩童在上面捡石子;往下看,漓江水底的石子清晰可见,来回穿梭的游船不时地拐弯以避开浅滩。在漓江天湖码头,一根硕大的防洪警戒柱“孤独”地矗立在江岸上,失去了江水的相伴,柱子底部已经裸露出来,沿着防洪柱往漓江里面走上几十米才能到水边。“江水每年都会到红色警戒线那个位置,”桂林市民杨代胜指着防洪柱向记者嚷嚷说,“你看看现在江水在哪里?与洪水期时比,江水少了90%以上。”

“我在这条江里开了46年的船,从没见过水这么浅,”年近六十、在龙船坪码头开船的李黄财喋喋不休地发起牢骚来。“往年这个时候都已经开始涨潮了,”李黄财说,“漓江水深至少都有1米多,你看看现在,许多河段只有60厘米深了。我的船小,吃水才40厘米,所以还能开,如果水位继续下降的话,估计也要搁浅了。”记者走上游船二层甲板,只见漓江河道中间已完全裸露出来,因水太浅,游船像在江底石子上踟蹰滑行。

干旱溯源

气温高蒸发量大

雨季结束特别早

本报讯 (本报驻京记者赵琳琳)中央气象台昨日18时继续发布干旱黄色预警。据悉,西南部分地区干旱的主要原因是降水持续偏少、气温持续偏高、水汽蒸发量大、雨季提早结束。云贵等地2009年夏季开始少雨,特别是2009年秋季以来,两省降水量异常偏少,比常年同期均偏少50%,均为近60年来历史同期最少值。造成上述地区旱情的主要因素还有雨季提早结束。2009年云南大部分地区雨季结束偏早到特早,打破了1952年以来历史同期降雨日数的最少纪录。

据新华社北京电 20日晨,一场大范围的沙尘天气席卷我国北方大部分地区,将城市蒙上了一层细细的薄沙。据中央气象台预计,21日,南疆盆地、甘肃、青海、内蒙古、华北等地还将持续沙尘天气,“春分”节气将难觅盎然春色。

据悉,19日,我国北方地区遭遇了今年以来最强的沙尘天气过程。其中,内蒙古呼和浩特、吉兰太出现了强沙尘暴。

中央气象台20日发布沙尘暴黄色预警:受蒙古气旋和冷空气影响,20日至21日,南疆盆地、甘肃河西西部和陇东、青海柴达木盆地、内蒙古西部和中部偏南地区、宁夏中东部、陕西中北部、华北、辽宁西部等地有沙尘天气,其中,南疆盆地中东部、陕西西北部、内蒙古中部偏南地区、山西中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沙尘暴,上述地区并有5~6级偏北风,阵风风力可达7~8级。

受这次沙尘天气过程影响的国土面积约180万平方公里,受影响人口约2.7亿,受影响的耕地面积约2530万公顷,经济林地面积约270万公顷,草地面积约780万公顷。而且随着风力逐渐加大,沙尘天气有可能扩散到长江流域及其以南地区。

气象专家表示,由于蒙古气旋生成,升温快,气压梯度大,风力大,导致这次沙尘天气过程是今年以来强度最强、范围最广的一次。不仅对我国北方地区造成影响,还给江苏、安徽、湖北等南方地区带来扬沙或浮尘天气。未来三天,受到另一股新冷空气的影响,又一次沙尘天气过程还会继续在我国肆虐。

沙尘天气造成的土壤失墒将不利于华北平原、黄淮海平原的春播,对华北平原、黄淮海平原的冬小麦返青以及经济林果的发芽、开花也有不利影响。此外,沙尘天气对上述地区城市交通造成影响,使空气质量下降,影响日常生活。

北京

空气5级重度污染

本报讯 20日的北京,人们一觉醒来,都惊讶地发现整个天空呈现奇异的明黄色。强浮尘天气从昨夜开始横扫京城,马路上、汽车上、自行车甚至花草树木上都附着一层明显的黄沙。

北京市环保局宣教办主任王小明告诉记者:“20日零时,浮尘主体从西部和西北部进入北京,并迅速向东南推进,单一监测站最高时候测到的颗粒物小时浓度超过每立方米1500微克。目前,北京市区的颗粒物浓度每立方米超过1000微克的状态已持续了5个小时。”王小明说,这是今年以来首次外来沙尘严重影响北京空气质量的事件。“虽然最终的一日监测结果还没有出来,但20日的空气质量肯定是五级重度污染。”

北京市气象台台长郭虎告诉记者,由于目前北京地面上的浮土较多,预计全市起风后,部分地区还会出现扬沙。(新华)

济南

狂风拔起巨型广告牌

本报讯 昨天,截至记者发稿时,山东20日晨出现的沙尘天气已经蔓延至全省,部分地区能见度不足500米。伴随着沙尘,济南狂风大作,事故频发。上午,在山东盖世国际物流集团东邻一别克轿车专卖店前,一个巨型广告牌被大风连根拔起,轰然倒下,“一巴掌”打坏15辆崭新的别克轿车。据了解,这些被砸的轿车价值大约有200万元。目前,此事还在进一步处理中。

上午10时左右,一阵大风刮来,广告牌摇晃得厉害。大家没想到广告牌会倒,随后,广告牌的柱子底部的24个螺帽被大风“拔掉”,广告牌被风像拔萝卜一样拔了起来,迅速倒下,砸在停车场的轿车上。“当时风很大,停车场里面没有人,所以没有人员伤亡。”现场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济南时报》供稿)

郑州

前日高温28℃昨回落

本报讯 据《河南商报》报道,28.5℃!这是前天郑州的最高气温,也是自1951年以来,郑州市3月中旬的最高温。河南省西部、南部地区的部分地区出现了30℃以上的“高温”。在郑州街头,短袖、短裙“迫不及待”地“亮相”了。部分公交车也“顺应民意”,打开了空调。

气温创历史同期最高纪录,让不少市民感叹郑州提前“入夏”了。而实际上郑州市还没走进春天呢。

郑州市气象台台长李社宗介绍,至今郑州还没连续5天出现10℃以上气温,所以一直没迈入春天的“门槛”。3月5日,郑州才刚飘落“三月雪”。昨天,气温就上蹿到28℃,暖如初夏。昨天,一股弱冷空气又来“接管”河南省。

这个月的天气变幻,让不少郑州市民见识到了老天“变脸”的威力。

广州

沙尘暴南下没后劲

本报讯 (记者叶卡斯 通讯员杨绮薇)“北方的沙尘暴在来广东的过程中会出现减弱,一般而言影响不会太大。”昨天,在广东省气象局举办的世界气象日开放日活动上,省气象台高级工程师刘运策告诉记者,在春季,冷空气的强度已经逐渐减弱,要把北方的沙尘运到广东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一般而言,冷空气从新疆来到广东,需要5天的时间,但这往往是在冬季,刘运策说,在这个季节,冷空气从新疆来到广东,最快也要7天,途中还要经过不同的地形,出现沉降等现象。另外,沙尘暴会否影响广东,还要看冷空气的路径,“如果路径偏北,影响内蒙古、东北等地,那对广东的影响也就弱了。”

[责任编辑:fundyhe]

相关专题:

西南五省市干旱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