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各地新闻 > 正文

山西数十家长赶赴太原欲就问题疫苗事件讨说法

2010年03月19日03:44汉网-武汉晚报
字号:T|T

山西问题疫苗调查:疾控中心干部坚持举报被免

图为山西省卫生厅

问题疫苗伤山西 11岁女孩的发病经历

当调查组找上门时,高径感到十分意外。

2010年3月17日上午,高径和往常一样正在离村不远的一家私企打工,而与以往不同的是,母亲的电话突然而至。更令高径大为意外的是,母亲在电话中说有卫生部门来的调查人员找他。

高径说自己怎么也想不到,在经历了近2年的投诉无果之后,竟会有“管事的人”自己找上门来,“终于有人管了,卫生部的领导总算知道了这件事,孩子们所受的伤害和委屈也可以有个说法了。”

2008年秋,在山西省太原市小店区西温乡东温庄村,高径10岁的女儿在村卫生所接种了预防流感和流脑的疫苗,之后便出现了咬字不清,动作怪异的举动。

2010年3月18日,东温庄村高径的家中,其11岁的女儿高晓兰每说一句话都会向记者撇一下嘴,眼睛总是斜视着屋内的天花板。

后来,随着不断有媒体对山西问题疫苗的披露,高径才得知,女儿的症状还算是轻的。

身为父亲的高径开始不断到山西省卫生厅上访,2008年11月7日,省卫生厅对此事件组织了专家论证会。

“我记得当时参加论证会的有山西省儿童医院神经病内科主任赵早鱼,她是山西最权威的神经内科专家之一,但最终的鉴定结果是,孩子的异常行为与疫苗接种无因果关系。”

不死心的他又找到了山西省儿童医院神经病内科李朝阳医生,在做了全面检查后,李医生悄悄告诉他,这个病凡是懂医的大夫都很清楚,但就是不能说,也不敢说,因为在山西任何地方都不会有医生告知其真实的病因。

凭良心举报问题疫苗 疾控中心科长被免职

在山西问题疫苗事件中,有一个人的名字必须被提及,那就是陈涛安。

3月18日下午,记者与陈涛安的见面就如同是电视剧中的地下党接头,对方一步三回头的警惕表现,让人很难将其与此前山西省疾控中心信息科科长的职务联系到一起。

“山东的媒体来得好,你们可要说真话,现在本地的媒体均被通知不允许对此事件进行报道了。”陈涛安说。

其实,陈涛安早就不是省疾控中心信息科的科长了,2005年7月的一天,疾控中心的领导与其进行了一次非常严肃的谈话,“说是经过组织研究决定,让我离开信息科管理岗位,调到后勤物业科从事杂务工作,而所谓的杂务工作指的就是长期休息,并承诺说,我的工资奖金一分都不会少。”

从重要岗位的管理层,到无事可做的“休息人员”,陈涛安说自己想了几天都没能想出自己究竟是犯了什么样的错误,单位领导对此给他的解释是:工作很突出,没什么失误,调你去管杂务是中心党委的决定。

陈涛安告诉记者,之后,与他一起被免职的还有疾控中心的数名干部,当年的10月,生物制品供应站站长陈宏生,副站长张俊书被停止工作;当年12月,财务科科长杜碧杰被免职。

怀揣着一名医务工作者应有的良心,陈涛安开始向上级主管部门反映山西问题疫苗事件,然而几年来,这位已年近五十的信息科长,收获的却是各方的讥讽、刁难和威胁。

虚构卫生部调查结果 受害者集体赶赴太原

“如果不是几年来陈涛安不断的举报,山西问题疫苗事件不会引起上级的重视。”采访中,许多知情的当地官员都在这样评论此次卫生部责令山西再次调查问题疫苗一事。

为了获得有关问题疫苗处理的最新情况,3月18日下午,记者首先来到了山西省疾控中心,临时负责中心工作的张杰敏副主任向记者透露,中心前任主任栗文元已在一个月前被免职。“主要是调查的经济问题,我们这边只是进行了简单的工作移交,具体的情况不是很清楚。”张杰敏说。

随后,记者又来到了山西省卫生厅,卫生厅疾控处处长李贵告诉记者,日前,省卫生厅已经通过新华社山西站向全国发布了有关问题疫苗的最新消息。

当问及11岁女孩高晓兰和其他各地致伤致残的儿童,以及陈涛安所反映的情况时,李处长则表示,报道中的有关人员的确有曾多次到卫生部门反映接种疫苗后的异常情况,经省级异常反应鉴定专家组鉴定,认为不属于疫苗接种异常反应。

随后,记者又致电卫生部监察局,该局一赵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当年,卫生部赴山西主要是调查疫苗案中的行政违法、违规问题,疫苗抽检鉴定属业务问题,不是他们的调查范畴,他们既没有在山西的县区抽样送检,更没有出具关于疫苗方面的调查结果。

难道山西省卫生厅当初根本没有排查因接种疫苗而出现异常的儿童?对此,疾控处处长李贵和疾控中心副主任张杰敏均没做出正面回应。

记者还了解到,几年来的申诉之路,也让山西各地受问题疫苗影响的许多孩子家长联系在了一起,目前,数十名受害孩子家长正从吕梁、高平、临汾、运城等地赶赴太原。

之前,曾发生过虚构卫生部调查结果的事,我们要亲自到太原与调查组介绍此事的真实情况,为孩子讨回说法。”交口县回龙乡回龙村受害孩子父亲高长宏在电话中急切地说。据《鲁中晨报》

疫苗经营企业搬离注册地

华卫时代公司不知去向

昨日,记者在首都之窗网站上“政务信息”一栏中的“北京市疫苗经营企业名单”上查到华卫时代公司注册地址和公司地址,分别为北京朝阳区十里堡北里 (农民日报社)和朝阳区八里庄南里32号楼二层。

昨日上午,记者来到朝阳区十里堡北里农民日报社五层,物业表示,华卫时代公司已经于两年前搬走了,具体去向不清楚。

当记者提起山西有近百名孩子接种疫苗致死致残一事时,该物业人员表示自己已经听说此事,但不知道和这家公司有关,并且还惊讶地问记者:“难道真和这家公司有关啊?”

根据公司的地址,记者随后来到八里庄南里32号楼二层,发现该楼的一层和二层是一家口腔医院,而不是华卫时代,口腔医院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在这里办公已经好几年了。

公司负责人前后说法不一

拨打华卫时代公司的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几经周折,记者拨通了该公司魏姓负责人的手机,对方表示自己就是华卫时代公司魏姓负责人,并问记者“有什么事”。核实完对方身份后记者表明意图,还没等记者说完,对方就以“不知道”、“不清楚”为由挂断电话,随后便不接听电话。一个小时后记者再次拨通电话,这次对方显得很生气,反问记者“华卫时代跟我有什么关系?”并一再追问记者是怎么知道她的电话的,最后她又表示自己不是华卫时代的魏姓负责人,让记者别再给她打电话了。据《法制晚报》

山西问题疫苗事件精编山西疫苗乱象:百儿童不明病因致死致残
   导语
山西问题疫苗事件精编
   近日,山西疫苗事件成舆论焦点,《中国经济时报》发表声明,就山西省卫生厅“山西疫苗乱象调查报道基本不实”的指责作出回应,称对报道涉及的全部事实承担法律责任。记者王克勤呼吁中央调查。【进入博客卫生部4月6日通报:山西在疫苗包装上加贴标签系违规 15名患儿中3人与疫苗有关山西疾控中心管理存在问题事件信任危机
   事件进展
山西问题疫苗事件精编4月6日:卫生部通报山西疫苗事件 坦诚事件酿信任危机15名患儿3例和疫苗有关
山西问题疫苗事件精编3月29日:中华医学会8名专家抵山西调查 疫苗风波源自贪腐举报未遂
山西问题疫苗事件精编3月28日:山西问题疫苗基本结论存在争议 卫生部专家约见举报人
山西问题疫苗事件精编3月27日:山西部署开展疫苗质量安全专项检查 专家赴晋城核实情况
山西问题疫苗事件精编3月25日:山西版疫苗鉴定结果关 律师要求限制问题疫苗相关人员出境
山西问题疫苗事件精编3月24日:家属收到威胁短信后报警 山西组织专家重新分析15名病例
山西问题疫苗事件精编3月22日:山西通报调查进展 承认存在招投标问题 发布会草草收场
山西问题疫苗事件精编3月22日:山西问题疫苗举报人和患儿家长遭恐吓 举报者提9点质疑
山西问题疫苗事件精编3月21日:卫生部门被指结果发布后才调查 家长到卫生厅讨说法引冲突
山西问题疫苗事件精编3月20日:山西数名受害者家长就问题疫苗到法院请求立案被拒(图)
山西问题疫苗事件精编3月19日:数十家长赴太原讨说法 律师向山西卫生厅申请公开信息
山西问题疫苗事件精编3月18日:经济时报发表声明称报道属实 山西称10病例与高温疫苗无关
山西问题疫苗事件精编3月17日:山西爆疫苗乱象 卫生部责令调查 山西称不实 未发现致残者
   几个关键点(推荐阅读:卫生厅怎样驳倒揭黑记者
山西问题疫苗事件精编“高温暴露疫苗”的来龙去脉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王克勤:高温疫苗的出现,是因为山西省卫生厅发文称,山西境内流通的疫苗要有指定标签,在贴标签的过程中完全是在常温下的(低温无法黏贴),所以产生了这种高温曝光疫苗。>>详细
   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张杰敏:贴这个标签的出发点就是为了保持这个疫苗的安全使用和对使用者负责,就是只要贴了这个标签,这个疫苗出问题就由我来负责任。>>详细
山西问题疫苗事件精编抽检结果无法否认高温疫苗
  问题疫苗事件举报人陈涛安:首先,山西卫生厅用2008年11月以后抽检疫苗的结果,表明2006年1月1日~2007年10月15日田建国在山西垄断制售的高温暴露疫苗是合格产品十分牵强;
  其次,田建国在山西垄断制售高温暴露疫苗近两年,其不同批次数十分庞大,只在个别县抽检,违反同一性原则;
  最后,同批次经过高温暴露的疫苗,由于各自温度、光照时间不同,已失去同一性,根本不能通过抽检来证明是合格产品,应立即封存销毁。 >>详细
山西问题疫苗事件精编华卫时代公司无经营疫苗资格
  山西省卫生厅副厅长李书凯:这家公司是大企业,是非常靠谱的大公司,他经营能让山西人们和山西的儿童受益。
   王克勤:首先它并不是所谓的大公司,注册资金只有50万,而且这50万是垫资注册。在整个工商资料里面,我们发现这家经营疫苗的公司,经营范围中竟然没有“疫苗”。>>详细
   媒体评论
  问责归于无力,这在三年前就已发生过。当时揭露山西疫苗利益勾结的报道很快消失不见,代之以所谓辟谣的宣传稿。这一切都让人觉得某种势力可以吞噬任何质疑,哪怕是用生命凝结的追问。这次涌现近百起伤亡案例,可以带来改观吗?至少到目前为止,卫生部门的说辞显示与从前并无二致。>>详细

[责任编辑:fundyhe]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