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农民上访3年被拘 警方称嫌敲诈勒索

2010年03月16日01:28南方农村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南方农村报3月16日报道:3月9日上午,广东省阳西县织篢镇,风雨交加,寒气逼人。

  位于该镇的阳西县看守所门前,刘裔佳缩着脖子跺着脚,手中的香烟燃尽了一根又一根。

  在苦等了10多分钟之后,铁门开出一条缝。门后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进来吧”。

  他赶紧扔掉烟头,侧身闪了进去。随即,背后的铁门又“轰隆”一声,关上了。

  随后,刘裔佳在会见室见到了朝思暮想的弟弟刘裔柒。

  此时的刘裔柒,胡子拉碴、满脸憔悴,一件单衣挂在身上,声音有气无力,手中的电话听筒几次因为抓不稳而险些掉在地上。

  刘裔佳将脸贴在隔离玻璃上,试图听清楚弟弟在讲些什么。

  从刘裔柒被拘留,到刘家人再次见到他,相隔了117个日日夜夜。

  私自发包山林地

  村官遭举报被免

  刘裔佳的弟弟刘裔柒,是阳西县塘口镇田高村的一位普通村民,同时也是远近闻名的“上访专业户”。与其姓名仅一字之差的原田高村当家人刘裔生,是刘裔柒的主要“斗争”对象。

  2003年1月1日,时任田高村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的刘裔生将该村红建等四个村民小组1302亩山林的30年经营权,以每年每亩3元的价格承包给了开平商人余栋腾和黄永平,总价款不足8万元。

  仅仅3年多之后,2006年4月13日,余、黄二人却以高达150万的总价将上述林地再次转包给了另一个叫做许浩杰的人。

  “我们都没有同意过,也没拿到钱”,一位村民向南方农村报记者抱怨:“每亩每年3元,和免费有什么区别?7万多买进来,150万卖出去,太赚了”。该村民还透露称,从中获利近20倍的林商余、黄等人,正是一位镇领导介绍给刘裔生的。

  而除此之外,在田高村,还有很多让村民“敢怒不敢言”的事情,如“贪污土地补偿款、毁坏农田、霸占村小组印章、不公开村务”等等,村官刘裔生一时间成为众矢之的。不翼而飞的湿地松收成款是其中又一例。

  1978年,为了消灭荒山、植树造林,田高村各村民小组与村委会以及县林业局约定,由各小组出让山地种植湿地松,田高村委会负责组织村民上山挖穴种植和管理,县林业局负责购买树苗。湿地松收成三方按2:3:5的比例分配所得利润。

  本指望这些湿地松能够带来可观的收益,可村民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从1988年第一次收获直到现在,“我们没拿到1分钱”。在他们看来,“这钱都让村委会贪了”。

  2006年,忍无可忍的田高村民们组成了以刘裔柒、江基瑶等10多人为主要成员的“上访团”,带着几斤重的上访材料,踏上了漫长的上访之路。

  2008年6月3日,在数十次奔波于省市县信访部门之后,田高村民终于得到了阳西县纪委一份具有实质意义的答复,“建议将该案移交塘口镇纪委立案处理”。

  随后,刘裔生支部书记的职务被免,其本人也辞去了村委会主任的职务。

  上访户下田失踪

  遭拘后纸条传声

  上述处理结果并没有让田高村民满意。他们觉得对刘裔生的处理“太轻了”,更为关心的是“那些被刘裔生贪掉的钱跑哪去了?”。

  犟脾气的刘裔柒“不信没有说理的地方”,他依然执着地奔波于各级信访部门之间。

  2009年11月13日,刘家人突然发现,在田里干农活的刘裔柒莫名其妙地失踪了。

  慌张的刘家人开始四处寻找刘裔柒。经过5天的苦苦打听,11月18日,他们从阳西县公安局塘口派出所拿到了一份拘留通知书。

  直到这时,他们才明白,已经5天不见踪影的刘裔柒是被公安局抓走并羁押在阳西县看守所,拘留理由为“涉嫌敲诈勒索”。

  刘家的生活被彻底打乱了。

  刘妻陈廷燕带着两个小孩回了娘家,终日以泪洗面。

  哥哥刘裔佳为了给弟弟讨个清白而开始四处奔波。“花费上万元,光省纪委我就跑了5次”。

  而刘裔柒家中80多岁的老母亲,至今对儿子的境况毫不知情。

  2009年12月23日,刘家人从田高村委会干部刘振锋的手上拿到了一份逮捕通知书。在这份逮捕通知书上,刘裔柒的罪名又多了一项“涉嫌诈骗”。

  2010年2月8日,刘裔佳突然接到一个神秘电话:“你弟弟有东西要交给你。”当刘裔佳在深夜赶到对方的指定地点之后,一位男子交给他一张小纸条,上面以刘裔柒的口吻写到:“不要同政府对抗,向(有关领导)求情,应该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如果通过法律的方法,是对是错我都要在这里坐几个月”。

  抓人被指欲阻上访

  证据不足退回补侦

  与红建村小组曾经签署的一份山林承包合同,成为导致刘裔柒身陷囹圄的“祸根”。

  阳西县公安局向南方农村报记者解释称,田高村红建村小组村民一直认为村委会无权发包本小组山林,许浩杰手中150万元的山林承包合同属无效合同。在此情况下,刘裔柒以帮红建村小组拿回山岭为由,和该村小组另外签定了一份假的承包合同。警方认为,村民本意并非把山岭承包给刘裔柒,只是让刘裔柒取回山岭权属。

  2008年9月,有人向许浩杰购买该处的树木,刘裔柒以树木属自己为由向买主索要了2100元林木钱。随后,刘裔柒将该部分山地转包给他人,并收取了6万元的承包款。

  警方认为,刘裔柒的行为已经涉嫌敲诈勒索和诈骗。负责该案的阳西县公安局塘口派出所所长关振华反复向记者强调:“我们是在依法办事,逮捕刘裔柒和上访以及他和刘裔生之间的个人恩怨没有任何关系”。

  但在此案涉及的另一关键当事方——红建村小组村民看来,阳西县公安局的指控并不能站住脚。村民们认为,山林所有权本来就属于红建村小组,当年刘裔生就是擅自发包。而刘裔柒与红建村小组的承包合同、刘裔柒和他人的转包合同都有案可稽。“他找人要林木钱、把山地转包给别人是理所当然的,怎么就成了敲诈勒索?”

  刘家人则认为,“公安局这么做就是为了找借口把他(刘裔柒)关起来,阻止其上访。”

  3月10日,阳西县一位领导向南方农村报记者表示:“刘裔柒是塘口镇的上访头子,严重影响着阳西县的社会稳定。”

  刘裔柒被抓的消息似乎并未影响当地人继续上访的决心。田高村一位村民坚定地说:“我们以后还要继续上访。”

  日前,由于“证据不足”,刘裔柒一案已被阳西县检察院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对此,尚在看守所中的刘裔柒一无所知。(来源:南方农村报)

[责任编辑:kexiaz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