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小丫跑两会 > 正文

小丫跑两会揭晓五大心愿:病有所医老有所养

2010年03月15日01:50央视-经济半小时我要评论(0)
字号:T|T

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全国政协副主席做客《小丫跑两会》回应千万网友的民生心愿

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全国政协副主席做客《小丫跑两会》回应千万网友的民生心愿

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全国政协副主席做客《小丫跑两会》回应千万网友的民生心愿

2010年3月14日央视《经济半小时》播出《小丫跑两会 民生心愿大调查》,以下是节目实录:

(主编:卢小波鄢闻余 庄严 编导:张凯华 庄严 李春妍 王星灿 候珍玛 杨娜 摄像:经济半小时全体摄像)

王小丫:“大家好,小丫跑两会,十年民生路。我记得十年前我开始跑两会,今年是第十个年头了,今年我们梳理了一下这十年来我们中国民生问题的进程,我们所有的同事非常地感慨,今天我们相聚在一起,我们梳理一下这些进步,我们一起来感慨,同时我们一起来期待。”

“在今年跑两会的前夕,我们向全国的所有的朋友一起发出了邀请,说出您心目当中,2010年心目当中的民生心愿大调查,从3月1日起我在央视网、腾讯网上展开了2010年您的民生心愿大调查,大家通过网络的渠道给我们发来了很多民生的心愿。今天我们在这里共同梳理这些心愿,我们也就是说前五名观众民生的心愿。说句实在话,看到这些心愿我非常感慨,因为这些心愿几乎跟所有人都有关系,今天我们在这里一起来探讨、梳理、期待。”

“看着这些心愿,在梳理这些心愿的时候,我特别想说三个字,“谢谢你”,正是因为我们每个人细小的声音会聚成了我们共同的民生心愿。如何把这些心愿变成现实呢?我们首先要来看一看大家关注比较多的,也就是说我们排在第五位的是什么样的心愿。说到这个心愿,我们得从这本帐单开始说起,在我的手里是一份长长的帐单,真的很长,我可以打开给大家看,我粘了一下,有这么长。这份帐单是一个普通的家庭从去年到今年,他们家的孩子看病的帐单,加起来,我统计了一下,有差不多一百万,一百万这个数字,不是我们一个普通的家庭能够承受得起的。在这份帐单的背后有着什么样的故事呢,我们先来看一看。”

这里是解放军307医院血液科的一间病房,小虎刚做完骨髓移植手术,出现了严重的排异反应。

记者:“这疼吗?”

小虎:“不疼。”

记者:“全都红肿了。”

一年前,12岁的小虎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穿刺、化疗,超过百万元的治疗费用,早已让这个农村家庭不堪重负。2009年,宁广宙夫妻只好把家里的房子卖了。

母亲刘蔓莉:“反正能变成钱的,我们都让它变成钱。”

小虎的学生医保只能解决65000块钱的医疗费,剩下的90多万都是刘蔓莉和丈夫从亲朋好友那里借的。来北京一年了,为了省钱,一家人连肉都不舍得买。记者看到母亲刘蔓莉正在病房吃饭。

记者:“今天吃的什么饭?”

刘蔓莉:“吃的米饭、芹菜、白菜、萝卜、土豆这三样轮着吃。”

姐姐:“我们来北京一顿肉都没买过。”

刘蔓莉:“北京的卖的太贵了。”

医院已经下了几次催款通知,宁广宙却再也拿不出一分钱,3月3日,宁广宙回到了老家三门峡,想办法借钱。

“您刚才怎么样?借到钱了吗?。”

“没有。”

“怎么说?

“他说孩子刚上大学,现在没钱,说等20几号发工资了。”

“没借着是吧?”

“没借着。”

父亲宁广宙说,早在儿子做骨髓移植之前,周围的亲朋好友就已经被借了个遍。

宁广宙:“白天打电话不接,晚上打,晚上打最后还是不接,最后干脆把电话给你设置了,打不通了。”

刘蔓莉:“他爸爸说,成宿成宿的睡不着觉,每天晚上躺在床上就想,我明天找谁去借钱 。”

3月7日,因为付不起医疗费,小虎的一部分治疗已经停下来了,孩子出现了严重的排异反应,吃不下任何东西。

在病房内

记者:“这是现在小虎每天都要打的针是吧,一天要打那么多呢。”

刘蔓莉:“现在已经减了一大半了,最严重的时候,这个单子要翻过去折起来。”

记者:“特别长?”

刘蔓莉:“对,一天24小时不停的输液。”

刘蔓莉:“现在钱太紧张了,没有钱交给医院,就输一些营养的药,能不用的就不用啊。”

刘蔓莉说,这已经不是小虎第一次停药了。

刘蔓莉:“我问他爸,我说有一天咱们走不下去怎么办?然后他爸也曾经,我们两个人在电话里面对着哭,家里边都劝我放弃掉吧。你让孩子不要那么痛苦的没了,我说孩子不会没有了,我说那么多治白血病的孩子,人家也都好好的活着,也都好好活着的,我说我相信这个病是能治的。”

3月8日,宁广宙又跑了几家亲戚,打了20多个电话,希望能借到一些钱。

三门峡打电话借钱现场:宁广宙打电话借钱

“你好,伙计,找你有点事,娃治病花了100多万了,现在输血都没钱了,帮帮忙,多少都行……挂断。”

“今天一共打了多少个电话?”

“将近20个。”

“有什么结果吗?”

“一分钱没借着,不是找借口说在外地呢,就是没钱。”

下午,宁广宙终于借到了2000元钱,他立刻汇给了妻子,在电话里,妻子说小虎拉肚子拉的厉害,宁广宙很担心。

记者:“自己恨过自己吗?。”

宁广宙:“确实恨过,在家有我想就说想不行了自杀吧,有时候去黄河边转转,想跳下去一了百了。后来想想孩子,想想媳妇,想想回去了,我要是万一不在了,他们两个咋活。”

晚上回到家,宁广宙和父母商量着把老人住的房子卖了。

刘蔓莉:“你白天黑夜在外面借钱也不回来,都看不见你,现在借不着钱咋办,你爸爸现在是个病身子,他要是能打能跳的卖了也成,他现在这个样子,把房子卖了这一家老小怎么办啊?”

3月9日,小虎的血色素急剧下降,急需要钱输血。

刘蔓莉:“血小板比较低,有一天就是大便突然带了一点血,然后我特别害怕。”

记者:“大便流血意味着什么?”

刘蔓莉:“意味着就是说有可能他会便血,这个血就要哗哗的流,而我们没有那么多的钱给他来补这个东西,然后他这样就没了,我特别害怕。”

中午,刘蔓莉发短信把小虎的情况告诉了丈夫。

“儿子的血色素只有5克多,需要输血怎么办?”

宁广宙:“输了个血小板就没钱了,给我打电话,三口人在那就剩100多块钱。”

记者:“那你看了短信,知道这个事情……”

宁广宙终于忍不住的哭了。

记者:“那接下来怎么办呢?”

宁广宙:“不知道。”

记者:“那边没钱了,这边没借到,孩子在医院该怎么办呢?”

宁广宙:“没办法,现在想接回来也没钱。”

宁广宙陷入了沉默,泪水渐渐从眼角渗了出来。

宁广宙说,他和妻子商量,实在借不到钱,可能就只有卖器官这最后一条路了。

宁广宙:“想能换个钱的话,能把孩子能保住。”

记者:“你同意是吗?”

刘蔓莉:“我同意,因为我受不了孩子眼巴巴的那种眼光,如果需要的话,我也会去。

记者:“什么样的眼光?”

刘蔓莉:“一种对生命的渴望。”

王小丫:“今天我们请到了小虎的妈妈,她来到了演播室,我们想告诉大家,她有什么样的心愿,可以告诉大家吗?”

母亲刘蔓莉:“可以。我作为一个母亲最大的心愿就是让我的儿子恢复健康,和其他的孩子一样背上书包去上学,那是在2009年元月16日,也是学校开学的日子,我儿子在晚上突然发高烧,早上起来发现儿子的脸色惨白,我和爸来到当地的医院,经过检查被确诊为白血病,在儿子确诊以后,我们带着孩子先后辗转在北京儿童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307医院进行了化疗、骨髓移植,我们把房子卖了,东拼西凑,前后花掉了一百多万元,在这期间儿子从来没有掉过一滴眼泪,都是在顽强的挺着,每天靠吃点馒头过日子,也许是儿子的顽强感动了上帝,病情被慢慢地控制了,可现在我们已经被控制了,可现在我们已经走投无路,我们再也借不到钱了,这一年我们在医院也见到很多像我儿子一样患病的孩子,面临同样的困难,我看到每个孩子的期望的眼神,和许多个父母背后撕心裂肺的痛苦和绝望,我多么希望我们的国家在制度上给予减免和保障,这是这些患病孩子父母真切的期望。”

王小丫:“这是小虎妈妈的心愿,与其说是一个母亲的心愿,同时也是一个母亲给孩子看病这个过程当中的挣扎,也是他对未来的一份期待,也是他内心对生活的一份真正的呼唤。小虎的妈妈告诉我们说,最让她操心就是看病的药品的问题,都说生病的孩子特别懂事,是这样吗?”

刘蔓莉:“是的。”

王小丫:“孩子懂事吗?”

刘蔓莉:“比原来懂事多了。”

王小丫:“能给我们举一个例子吗?”

刘蔓莉:“在6月份的时候,孩子打最后一份强化疗,当时孩子感染非常厉害,拉肚子,高烧40多度,孩子打电话的时候从来不说这些事情,这些都是我事后知道的。”

王小丫:“他怕你难过。”

刘蔓莉:“他说妈妈告诉你的话,你会睡不着觉的。”

王小丫:“孩子知道他看病花了多少钱吗?”

刘蔓莉:“孩子现在才知道,最近才告诉他。”

王小丫:“他知道之后什么反应?”

刘蔓莉:“他知道之后沉默不语,但是我知道他希望我能再借到钱再给他看下去。”

王小丫:“他希望活下去。”

刘蔓莉:“对。”

王小丫:“非常强烈。”

刘蔓莉:“是。”

王小丫:“我们刚才了解到小虎他们一家房子也卖了,现在发愁药费的事,看病钱从哪儿来?”

“现在有什么打算吗?”

刘蔓莉:“现在我们也没有太好的打算,能借的我们也都借遍了,该卖的东西我们也都卖光了,剩下来的,如果筹不到钱,那么只能卖我和他爸了。”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