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2010全国两会 > 正文

组图:温家宝总理答中外记者问

2010年03月14日19:59新华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在十一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记者会上温家宝答中外记者问

  3月14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与中外记者见面,并回答记者提问。新华社记者陈建力摄

  两会授权发布)在十一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记者会上温家宝总理答中外记者问

  新华社北京3月14日电 十一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14日上午在人民大会堂举行记者会,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应大会发言人李肇星的邀请会见中外记者,并回答记者提问。

  记者会开始时,温家宝说:记者朋友们,大家好。过去的两年我们是在极其困难条件下走过来的。人民用坚实的步伐走过了不平坦的道路,这将会在历史上留下印迹。今后几年,道路依然不平坦,甚至充满荆棘。我们应该记住这样一条古训:行百里者半九十。不可有任何松懈、麻痹和动摇。同时我们要坚定信心。华山再高,顶有过路。解决困难唯一的办法、出路和希望,在于我们自己的努力。我深深爱着我的国家。没有一片土地让我这样深情和激动,没有一条河流让我这样沉思和起伏。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我将以此明志,做好今后三年的工作。

  英国《金融时报》记者:我想问一个有关中国货币政策的问题。现在中国经济发展速度很快,中国经济迅速实现企稳回升,中国的通货膨胀也在上涨,几乎已经达到了您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定下的今年通胀保持在3%左右的目标。不管外界给中国什么样的压力或者对中国的货币政策作出什么评论,我想问,让人民币升值难道不是符合中国自身利益的一件事吗?

  温家宝:第一,我认为人民币的币值没有低估。让我们看一组数据:我们统计了去年37个国家对中国的出口情况,其中有16个国家对中国的出口是增长的。就是欧盟地区,出口总体下降20.3%,但是对中国的出口只下降1.53%。我举一个德国的例子,那就是去年德国对中国的出口多达760亿欧元,创历史最高。美国去年出口下降17%,但是对中国的出口仅下降0.22%。中国已经成为周边国家包括日本、韩国的主要出口市场,也成为欧美的重要出口市场。

  第二,在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和蔓延期间,人民币汇率保持基本稳定对世界经济复苏作出了重要贡献。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是从2005年7月份开始的,到现在人民币的币值对美元升值21%,实际有效汇率升值16%。我这里特别强调指出,2008年7月到2009年2月,也就是世界经济极为困难的时期,人民币并没有贬值,而实际有效汇率升值14.5%。在这期间,2009年,我们的外贸出口下降了16%,但是进口只降低了11%,顺差减少了1020亿美元。人民币汇率在国际金融危机蔓延中基本稳定,对世界经济复苏起了促进作用。

  第三,一国的汇率形成机制是由一国的经济决定的,汇率的变动也是由经济的综合情况决定的。我们主张自由贸易,因为自由贸易不仅使经济像活水一样流动,而且给人们带来福祉与和平。我们反对各国之间相互指责,甚至用强制的办法来迫使一国的汇率升值,因为这样做不利于人民币汇率的改革。在贸易问题上,我们主张协商,通过平等协商总会找到共赢或者多赢的渠道。

  第四,人民币将继续坚持以市场供求为基础、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我们将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改革,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在十一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记者会上温家宝答中外记者问

  3月14日10时,温家宝总理在人民大会堂三楼金色大厅与中外记者见面并答问。图为新华社记者提问。翟子赫摄

  新华社记者: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不久前对今明两年世界经济和中国经济的发展都作出了比较乐观的预测,但是不少经济学家却认为世界经济和中国经济的发展都存在二次探底的风险,甚至认为这种风险不可避免。您在刚刚通过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也用“极为复杂”四个字形容今年我们面对的形势,您怎么看舆论的这种担心?中国经济将如何避免出现二次探底的情况?经济的形势“极为复杂”,复杂在哪里?

  温家宝:形势复杂,复杂在不确定因素多。我认为,虽然世界经济出现整体复苏的形势,但世界经济的主要矛盾和问题并没有完全消除。一些主要经济体失业率居高不下,一些国家主权债务危机还在暴露,金融和财政还存在风险,大宗商品和主要货币的汇率不稳定,由于通胀的预期而使一些国家在政策的选择上产生困难,这些都有可能使经济复苏的形势出现反复,甚至二次探底。

  中国的经济离不开世界。我们虽然出现了经济的企稳回升,但是我们许多企业的经营状况还没有根本好转,它们主要靠政策的支撑。国际金融危机对中国经济的冲击在一定程度上讲,是对我们经济结构和发展方式的冲击,而调整结构和转变发展方式不是一个短期的过程,要作艰苦的努力。我们必须坚持把转变发展方式、调整结构放在重要位置,改变中国经济发展的不平衡、不协调和不可持续的问题。中国经济今年必须处理好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调整结构和管理好通胀预期三者的关系,走出一条光明的路子。只有这样,才可能避免二次探底。

  美国《新闻周刊》记者:有美国官员、分析家以及媒体认为,在去年12月举行的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上,中国代表团表现傲慢,温家宝总理您本人甚至拒绝参加一个包括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内的若干国家元首或首脑参加的重要会议,这令与会各方感到失望和吃惊。您对此作何回应?您如何看待哥本哈根进程?

  温家宝:中国有一句古语:人或加讪,心无疵兮。但毕竟你还给了我一个澄清真相的机会,因此,我首先应该感谢你。去年12月17号,也就是在哥本哈根领导人大会前一天晚上,丹麦女王为各国领导人举行宴会,就在那次宴会上,我从一位欧洲国家领导人那里知道当天晚上有一个少数国家参加的会议,她给我拿出了一个单子,上面赫然有中国的名字。我感到震惊,因为我没有接到任何通知。就在这时,一位新兴大国的领导人主动约见我,说有紧急的事情要和我谈。他告诉我,他从一位欧洲国家领导人那里得到通知,说当天晚上有一个会议。我对他讲,我没有得到通知。回到驻地,我紧急召集中方人员进行查询,确实我们代表团没有接到通知。

  在这种情况下,我决定:第一,向大会秘书处质询。第二,请杨外长给美国国务卿克林顿打电话告诉真相。第三,即使没有接到通知,我们也仍然派外交部副部长何亚非与会。我想在这里说明,那时奥巴马总统还没有抵达哥本哈根。何亚非副部长到达会场,首先代表中国政府代表团表示抗议,并且说“我是不请而来的”。为什么不通知中国?至今没有人向我们做任何解释,至今在我的脑子里还是一个谜团。

  在哥本哈根60个小时,我几乎没有休息。我会见了德、英、日等国的领导人,会见了印度、巴西等国的领导人,会见了77国集团、非盟以及小岛国的代表。我两次会见奥巴马总统,而且进行了长时间的会谈。我还会见了联合国秘书长和东道主丹麦首相。中国政府代表团所做的大量工作是有目共睹的。在哥本哈根会议遇到困难、许多国家领导人准备“打道回府”的时候,我们坚持同各方斡旋,与各国共同努力,最终达成了《哥本哈根协议》。这个成果是来之不易的,也是在涉及各国重大利益问题上可能取得的最好成果。

  哥本哈根会议结束以后,1月份我就致函联合国秘书长和丹麦首相,坚定地表示,中国高度评价和支持《哥本哈根协议》。就在最近,我们又致函联合国,表示全面支持《哥本哈根协议》的立场,并且同意将中国列入支持《哥本哈根协议》的国家名单。

  为什么总拿中国做文章?我至今不明白。气候变化问题关系到人类的生存,也关系各国的利益,关系世界的公平和正义。我们坚持“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是完全正确的,我们将继续同世界各国一道推进应对气候变化的进程。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