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2010全国两会 > 正文

茅于轼:财政收入不断增加 大多被政府企业拿走

2010年03月14日04:22华龙网赵君辉我要评论(0)
字号:T|T

本报特邀四位经济学家 旁观两会评热点看重庆

全国两会今天就要结束了。今天,本报特别邀请了茅于轼、易宪容、袁岳、陈瑜四位知名经济学家,请他们以“旁观者”的身份,就今年两会的热点以及重庆发展等话题进行“同题问答”。第一道题,我们选择了“您最关心的民生问题有哪些”(收入分配为必答)”,因为这关系到每一个人的切身利益。第二道题,我们选择了“房价”,因为它牵涉到的面太广了(陈瑜没做回答)。第三道题,我们选择了“您对重庆经济社会发展方面作何评价”(下设分题),因为这是我们每个重庆人都关心的。

四位经济学家认为,解决收入问题根本是要从“蛋糕构成”上找原因

茅于轼:我更关注就业和分配

记者:民生问题是今年两会一大热点,您最关心哪些领域?

茅于轼:教育、医疗、住房和社会保障这些问题已经引起了足够重视,但我最关心就业和分配,可惜今年两会就业问题没有形成热点,这是最大的民生问题。

记者:您如何看待去年扩大内需的成果?扩大内需对创造就业发挥了哪些作用?

茅于轼:温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称,2009年我国GDP增幅为8.9%。GDP上去了,但就业没上去。GDP上去了,随即而来的则是通胀压力。最值得体味的是3%的通胀控制目标,显示了政府对保持物价稳定的信心和试图借此引导通胀预期的努力。但如何防止和化解结构性通货膨胀,使3%的目标最终达成,也成为中国2010年的重要任务。

至于扩大内需在创造就业方面所产生作用,肯定是有的,但是一次性的。因为项目搞成了,就没了。比如说,修地铁要花好多钱,这个钱扩大内需了,修好地铁以后,效果就没有了。要扩大民生就业,起重大作用的还是要加快中小企业特别是服务业的发展。

记者:分配不公直接导致贫富差距增大,你是怎样看待目前我国的分配现状的?

茅于轼:我们的分配制度现在最突出的问题是“国进民退”。从温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可以看到,财政税收的增幅已经多年超过GDP的增幅,各级地方政府更为突出。特别是国企,占有垄断资源越来越多,甚至连利润都不上交。既然是国企,那就是全国人民的企业,利润都不上交了叫什么国企呢?

记者:您期待怎样来改变这种状况呢?

茅于轼:我们收入分配的蛋糕包括政府、企业和居民,现在是政府的这块蛋糕总在扩大,分配给居民的总在缩小。居民口袋里的钱少了,内需的拉动力当然就少了。这就需要宏观的分配,政府的分配要减下来,企业的分配也要减下来,居民的分配就增加了。

政府关于经济发展和财富分配实际只有两个大问题,一是做大蛋糕,二是分好蛋糕。这些年,我国经济总量不断增加,蛋糕是做大了,但分配就糟糕了。政府和企业拿走了蛋糕的绝大部分,居民只有极少部分。而分配到居民的这部分,财富又掌握在少数人手中,20%的富人控制着80%的财富,这是非常不公平的。穷人拿工资,工资还有所下降。这个问题有市场的原因,但主要原因还是有人有特权,普通老百姓不能做的他能做,他就赚钱了。个人收入调节税,起的调节作用也不大。

从经济学家角度来讲,如果说期待,从政府官员到全社会都应该提高认识:在财富制度的架构上,能够更多地体现牺牲的是富人,捡便宜的是穷人,这就对了。可现在的制度框架恰好不是这样,仅以住房为例,扶持房地产市场的优惠政策是给那些少数买得起房的有钱人的,使得多数穷人去支持富人,让富人越来越富。

易宪容:让农民分享发展成果

记者:如何加大民生经济投入,保证2010年的经济稳定增长,是《政府工作报告》的重心,您如何看待?

易宪容:温家宝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已经开出药方:保证宏观经济政策的稳定性与持续性,调整失衡的经济结构,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比如说,减少对投资与出口的依赖,促进国内居民消费增长。而要实现以居民消费为主导的经济增长,就得让居民有消费能力,就得增加居民的可支配收入。绝大多数居民不是没有消费意愿,而是他们的收入水平过低而没有能力消费。国内绝大多数居民收入水平过低,最为重要的原因是当前的收入分配差距过大,许多分配政策不合理。

记者:您认为该如何解决这些问题?

易宪容:要解决这些问题,就得从根本上提高劳动者在收入分配中的比重,就得弱化权力在要素市场的支配关系,就得减少政府对经济生活的干预,通过公共决策减小既得利益制度化的几率等。当然,加快中国城市化的进程也是调整居民收入分配关系的重要政策。

记者:农民占有财富相对较少,该如何改变分配结构方式?

易宪容:农村居民消费水平低,最根本的问题就在于农村居民在整个收入分配体系中所占有财富过少,他们无法分享到经济改革的成果。

因此,只有改革当前造成城乡二元分化的诸多不合理因素。比如改革户籍制度,才能改变当前城乡不合理的利益分配关系,增加农民收入及促进农民消费快速增长。所以,放宽中小城市户籍限制推动城镇化,也是今年两会的热点话题。

袁岳:就业热点不应该淡出两会

记者:今年您重点关注哪些?

袁岳:我比较关注民生方面的新政。在话题方面,就业、农民增收一直是我长期关心的话题。

记者:两会前,零点咨询专门做了一系列民生调查,调查反映的民意和两会反映出来的结果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袁岳:系列调查是在会前做的。老百姓比较关注教育、医疗、环境,总体来说是一致的,但也有出现差异的地方。从民意调查反映,老百姓对就业关注度最高,因为这是最大的民生,但在两会上却不是一个热点,也没有推动就业发展的具体措施。

记者:您在关于促进就业方面有何建议?

袁岳:我认真品读温家宝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发现,无论是在经济方案刺激中间,还是促进新兴产业发展方面,新的机会主要都是大企业,但提供就业岗位多的还是中小企业。我建议要加快发展中小企业,特别是服务业。这才是解决就业的根本出路。

据我们调查发现,经济收入是农民最关心的。虽然现在没有农业税了,但收入来源没有增加。很多地方通过撤乡并镇的行政区划调整,乡镇的行政单元减少了,集中的乡镇得到了发展;原有集镇被撤销的地区,农村更加被边缘化,增收的机会也随之减少了。这些问题,应该引起重视才对。恕我直言,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在两会代表中间,缺少真正贴近农民的代表、愿意为民请命的人越来越少。

陈瑜:从蛋糕构成上找根本原因

记者:在两会上,人们对民生问题特别关注,您最牵挂的话题是什么?

陈瑜:最让我牵挂的民生话题是如何解决分配不公。这一问题,也是全世界共同关注的问题,因为它关系到他们的切身利益。这次两会上,关于这方面的讨论都是停留如何“切蛋糕”的分配方式层面,而没有从“蛋糕构成”的本质上去找原因。所以,分配不公似乎成了政府“久治不愈”的疑难杂症。这种现状是不应该存在的。

记者:假如您是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将提出那样的建议?

陈瑜:首先要寻找分配不公的根本原因。我认为,社会分配不公的根本原因,是目前现行的分配制度本身就是不公平的。现行分配制度藉以形成的理论依据是失衡的,从而导致了分配格局的不公。在这种分配格局下,货币资本所有者几乎独享企业所有利润;知识资本所有者只享有少许利润;而消费资本所有者长期以来甚至处于缺位状态,完全不参与分配,无利可获。这是社会分配不公的源头和始发原因,是社会分配不公的根本原因。

记者:那您建议怎样打破这种分配不公的格局呢?

陈瑜:我们必须明白,市场经济的资本构成不是唯一的货币资本,还包括生产资本、知识资本和消费资本三个组成部分。社会财富当然也包括企业的利润———是由生产资本、知识资本和消费资本共同创造的;三种资本的载体即三种资本所有者,应当共同参与社会财富和企业利润分配。

我主张并积极倡导,在这种新的资本理论基础上建立一种以人为本的新型企业制度,构建一个共赢的社会。因此,有人称这是我的中国式“穷人经济学”。但我认为,它更是一种“全富”理论,因为它同时为社会构筑了一个富人、穷人都适用的共赢的经济平台。

观点:消费资本主导经济转型时代来了

今年两会,我最关注的是“加快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这是当务之急,这是我国经济发展进入后金融危机时代的重中之重,这是一个纲。消费资本主导经济发展的时代已经到来。中国和世界各国的经济发展的实践都已充分说明:用单一货币资本发展经济,以牺牲资源和环境为代价换取经济发展的经济增长方式已经走到尽头。不仅如此,伴随这种经济增长方式所形成的传统的市场经济理论也已进入终结时期。

首席记者 赵君辉 采写

更多茅于轼言论:

茅于轼:中国楼市泡沫破裂可能性较大

茅于轼建议郑州取消经适房 称明年经济仍低迷

经济学家茅于轼:财富分配失衡造成房价高

茅于轼:房价上涨过快皆因富人没地方花钱

茅于轼称开发商无罪 老百姓自己炒高房价

茅于轼再抛耕地推高房价论:空房太多就是泡沫

茅于轼:个税起征点8000元是随便说的

茅于轼:房子之所以贵是因为土地贵

茅于轼:经适房创造腐败机会 要赶紧叫停

[责任编辑:tumizhao]

相关专题:

2010全国两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