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滚动新闻 > 正文

政协委员感叹:上幼儿园花钱比上大学还多

字号:T|T

  “入园难,入园贵”。继义务教育免费、高等教育控制学费及完善资助体系等措施之后,学前教育问题日益凸显,成为最主要的民生难题之一。3月4日,中纪委驻教育部纪检组原组长田淑兰委员在教育界别小组会上感叹,在城市接受学前教育比上大学还难。

  不仅贵,还在涨

  在网上,类似“晒晒幼儿园的高收费”的帖子比比皆是。网友反映,在城里上幼儿园不仅难,而且贵。

  每个月学费1500元,再加上每学期书费1000多元,以及每门两三百元的兴趣课程费,一年总费用大概是18000元左右,3年下来就是54000元。这是赵女士的外甥女在北京首都师范大学幼儿园上学的大致费用清单。

  记者从有子女在北京上幼儿园的多位家长那里了解到,3年54000元只能算是中等偏下的收费水平。一位家长告诉记者,经她比较后,发现无论是送孩子上公办幼儿园还是私立幼儿园,3年的费用都得在10万元上下。“公办幼儿园虽然收费低,但数量极少,要想挤进去,得交两万到4万的赞助费,还得再花一两万元打点关系;而私立幼儿园每个月最低也得两三千元。”她说。

  这样算来,即使不去比较那些纯外教授课的天价“贵族幼儿园”,以北京3年学前教育的平均水准而论,这笔费用也超过了许多大学生大学四年的总费用。

  不仅北京费用高,全国都很高,且在今年初普遍涨价了。重庆代表团的黑新雯代表说,据她了解,2009年重庆市主城区的普通幼儿园,一个幼儿一年的基本支出不低于7000元,今年普遍上涨了10%~15%,有些幼儿园的月费竟涨了60%。

  不只是费用的问题,更关键的是稍微好一点儿的幼儿园都很难进。为了能获得入园资格,全家人轮番上阵,排队数个昼夜等名额的情况在全国多个地区都出现过。贵州省教育厅副厅长蔡志君委员惊讶于现在上幼儿园都要准备简历了,“从1岁开始起,学过什么,都要一一列举”。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学前教育系主任刘焱教授认为:“这说明问题依然很突出,没有得到缓解。”

  入园难,难在哪里?

  刘焱说,我国的学前教育矛盾原本没有现在这么突出,但在世纪之交时出现了一个波折。

  据介绍,2000年前后,随着经济体制改革,计划经济体制下形成的以单位、集体办园为主,公益性和福利特点明显的学前教育体制被打破,幼儿园纷纷从原有的单位剥离出来,被关、停、并、转,使得全国的幼儿园数量急剧下降。

  教育部资料显示,全国企事业、机关办幼儿园从2000年的1.6万所减少到2007年的5000所,减少了七成,由此造成城市幼儿园总体数量从2000年的3.7万所减少到2007年的3.3万所。

  以北京为例,据北京市教育部门统计,1996年,北京市共有幼儿园3056所;但目前全市合法的幼儿园仅有1266所,总量下降了58.57%。

  与此同时,有学前教育需求的适龄儿童却在增加。数据显示,2008年全国3岁-5岁的学前适龄儿童共有5240万人,但在园幼儿数仅有2479万人,入园率仅为47.3%。

  即使在北京,2006年到2008年,北京出生的户籍和非户籍新生儿共有40多万人,然而现有的1266所幼儿园的接收能力只有22.6万人左右,出现了17.4万多个幼儿园学位缺口。

  幼儿园的减少与政府投入严重不足有关。全国政协委员、江门市副市长李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长期以来,我国政府对学前教育的投入大概只占到教育经费的1.3%,但国际平均水平是3.8%,高的国家大概占到7%到11%。

  刘焱说,这1.3%还主要投到了公办幼儿园,包括政府机关办园和教育部门办园等。这些幼儿园优质低价,但只有少数孩子能享受到,因为这些幼儿园往往有大量的合作单位,大部分民众只能去市场上高价“购买”这些幼儿园的入学资格。

  统计数据也证明了这一事实。在北京市2008年十几亿元的教育附加费中,学前教育费用仅占0.39亿元,只占总体投入的3.1%,且这些钱几乎都投向了145所公办幼儿园。

  刘焱说,投入少是政府的理念问题,一些地方政府认为学前教育非义务教育,政府不应该负担,所以将学前教育拱手让给市场,导致本来就投入不足的学前教育雪上加霜。她直言,这是政府放弃社会责任的表现。

  这样的后果是,2007年,我国民办园的比例超过60%,其中,公民个人办园约占民办园的79%。由于民办园收费采取备案制,收费高低完全受市场调节和价格竞争机制影响,使得民办园的营利色彩浓厚,且豪华园不断增多,导致幼儿园越来越上不起了。

  该不该纳入义务教育?

  对于如何破解学前教育既难又贵的问题,主流的呼声是纳入义务教育。近些年来,每年的两会上都有代表委员提出这样的提议。

  在今年两会上,严琦委员建议幼儿园的管理和收费按义务教育阶段的要求执行,并建议政府加大对幼儿教育的投入,将幼儿教育纳入公共服务范畴。幼儿园不再收费,而是按户籍入园。无论是民办幼儿园还是公办幼儿园,统一纳入国家财政补贴。

  刘焱在2008年也提过类似提案,但她的方案保守一些,只提出将学前一年纳入义务教育。

  刘焱说,从目前我国的经济发展状况来看,拿出一年的学前教育补贴不是问题。但在世界上,除了一些北欧福利较好的国家,大部分发达国家都做不到学前三年全免费,大多也就着眼于解决学前一年。

  黑新雯则建议制定《学前教育法》,规范全国的学前教育,尤其是要规范收费。

  天津市河西区教育局副局长孙惠玲委员则认为,目前的主要改革方向是应加强幼儿园建设。她介绍说,天津市河西区通过大园办分园的方式,大大缓解了入园难的问题。

  据了解,北京也开始从2009年加大幼儿园建设,计划在3年内新增120所公办幼儿园,增加4万多个幼儿园学位容量。

  新近发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以下简称“纲要”)征求意见稿也让许多代表委员感到欣慰。孙惠玲说,纲要将“学前教育”单独列章,正说明了对学前教育的重视。

  纲要中也列举了当前学前教育出现的主要问题,如政府责任不明确、体制不完善、办园不规范、准入不严格、收费高等,且提出了“明确政府职责,建立政府主导、社会参与、公办民办并举的办园体制。积极发展公办幼儿园,大力扶持民办幼儿园。实行成本合理分担机制,对家庭经济困难幼儿入园给予财政补助”等解决措施。

  孙惠玲委员表示,纲要未提及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说明政府还将采取成本分摊机制,“但应会规范学前教育管理,解决入园贵、入园难的问题”。

[责任编辑:fundyhe]

相关专题:

2010全国两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