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2010全国两会 > 正文

四川副省长魏宏:两年基本完成三年重建任务

2010年03月13日01:11中国经济周刊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南焱 |两会现场报道

2008年的“5·12”大地震揪痛全国人民的心,随后的灾后重建,依然牵着全国人民的情。

两年将至,按照中央的要求,要基本完成重建目标任务,四川灾后重建无疑已进入攻坚阶段。

目前,这些项目的进度如何?灾区百姓的民生问题解决的怎样?重建资金的运用是否安全?恢复重建工作还面临哪些困难……四川无疑又一次成为全社会关注的焦点。

3月7日下午,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常务副省长魏宏在代表团驻地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独家专访时,他十分动情地说:“四川灾后重建要给全国人民一个交代。”

两年基本完成三年重建目标任务

《中国经济周刊》:目前灾区重建的进度怎么样?

魏宏:从灾后重建的进度来讲,进展是顺利的。我们纳入国家规划的灾后重建项目是29704个,目前已开工95%,完工74%,按灾后恢复重建的资金需求,目前完成投资的65.5%。全社会关注的近150万套农房的重建,目前已基本结束;25.9万户城房重建已开工98%,完工78%;3002所学校的重建,开工99.4%,完工86.1%;医疗卫生机构1362所,开工93.8%,完工78.6%;38个城镇重建,已经完工5个。这些数据表明,中央政府提出的两年基本完成三年重建任务的目标,完全有可能实现。

解决灾后民生问题实现长效机制

《中国经济周刊》:灾区一些特殊困难的民生问题如何解决?

魏宏:灾区因灾造成的一些特殊困难的民生问题,我们除了集中性的救助活动外,更多注重从政策、制度和长效机制给予帮助。我可以介绍这样几方面情况:

第一,5335个遇难学生家庭,除了享受国家规定的救助外,在政府的主导下,“四川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等三个基金会给予了这些家庭提供了一次性资金资助和父母双方养老保险。

第二,对有伤亡成员的家庭再生育的问题,省人大常委会做出决定,目前已有2980个妇女成功怀孕。

第三,地震造成主要劳动力遇难或伤残家庭8906户,政府从政策和制度上设计了短期和长期帮助的机制和规定。

第四,对地震造成的600多名伤残的学生家庭,政府从民政救济、教育援助、养老保险等八方面给予帮扶救助。

第五,对因地震造成的1449个孤老、孤儿和孤残等“三孤”人员,政府采取多种措施给予安置,并采取政策规定,对基本生活给予保障。

第六,近20万因为地震失地的农民在省内得到了妥善安置。

第七,各级党委、政府对158万灾区的群众,帮助了就业,其中政府开发公益性岗位和对企业减负,吸引了近40万人的就业。

第八,政府对农房重建特困群众的贷款问题,设立了专门的贷款担保资金,使8.8万户特困农户顺利建房。

第九,对26万多名灾区群众进行心理干预,110多万人接受了心理辅导。

第十,2008和2009的两个冬季,灾区各级党委、政府组织了大规模的温暖过冬帮扶活动。

重建资金的使用是安全的

《中国经济周刊》:灾后恢复重建资金使用情况如何?

魏宏:我们高度重视重建资金的安全使用,省委、省政府从三个大的方面做了制度和工作的保障:一是我们对不同类型的资金分别设计了专项监管的制度规范,如抗震救灾物品的监管、恢复重建资金的监管、社会捐赠资金、港澳援建资金、“特殊党费”资金的监管。二是由省监察厅、财政厅、发改委等有关部门组织了300人的监管队伍,长期在51个重灾县和6个重灾市、州进行蹲点,监察和巡视;三是我们组织全省审计工作人员4252人次,组织了1445个审计组工作在重建一线,对灾后恢复重建的项目和资金进行同步进入、同步审计、同步监管,保证灾后恢复重建资金的安全使用。到去年年底为止,中央灾后恢复重建基金到位1600亿,省政府重建基金到位170亿,加上对口援建、社会捐赠、港澳援助、特殊党费,以及灾区市县政府重建资金等,共投入政府性资金2500亿左右。通过多次审计和监察,目前没有发现资金使用方面大的违规问题。我认为,这种大量资金短期在一个区域内密集投放,而没有出现大的问题,它的意义同重建工作一样重大。

资金缺口主要靠信贷解决

《中国经济周刊》:重建资金需求大,政府资金少,资金缺口如何解决?

魏宏:纳入国家规划内的重建项目,资金需求是9300多亿。而来自各方面的政府性的重建资金共3500亿左右,重建资金缺口显而易见。去年在扩大内需,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的支持下,四川在银行的新增贷款余额达4000多亿,其中很大部分用于了灾后恢复重建。资金问题是我们能否顺利实施恢复重建工作的关键问题,因此我们很关注中央宏观经济政策的明确。今年中央提出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保持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同时根据新情况不断提高政策的针对性和灵活性,我们特别关注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连续性的要求,以及针对性和灵活性的把握。

《中国经济周刊》:资金缺口这么大?今年会不会再有新的贷款?

魏宏:缺口是明确的,需要银行信贷支持是肯定的。如灾区公共服务设施重建资金需求986亿,而中央基金安排446亿;城镇建设重建需要资金是884亿,中央安排基金198.7亿;农村建设需要的重建资金是635亿,中央安排125.4亿;基础设施建设需要的重建资金是1919亿,中央安排442亿。灾后重建的每一方面都有一定的资金缺口,实事求是的说,按现有财力和承担的事权,灾后重建各项任务,现有的政府性资金是完不成的,我们需多方面筹集资金,如企业自筹、社会自筹、群众自筹,其中一个重要方面,就是银行贷款。

加强政府融资举债的规范

《中国经济周刊》:温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切实加强政府性债务管理,有效防范和化解潜在财政风险。”四川如何控制财政和金融风险?

魏宏:我完全赞成总理的这一判断和工作要求。从工作的操作层面讲,我有一个观点,那就是既要从财政的立场看到和防止财政和金融风险,也应从政府的功能看到政府在一定时期融资举债的客观性。应充分看到,按现有的财力,地方政府是无法完全承担自己的事权。这些年来,西部地区在基础设施建设和产业培育上有了这么大的发展,地方政府落实科学发展观上,解决了这么多社会矛盾和问题,社会事业有了这么大的发展,没有地方政府一定的举债融资是不可能的。因此,融资举债有一定的客观性。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加强融资举债的规范,从财政和金融的角度加强融资举债的科学管理,而不是也不能“一刀切”,否则会使政府大量在建项目资金链断裂,对正在恢复的地方经济产生巨大影响。

《中国经济周刊》:新增贷款增加这么多,地方政府的偿付能力如何?

魏宏:政府的融资说到底是用政府未来预期的收入来做今天的事。今天的事不做,未来也没有收入。目前,四川的债务率和新增债务率都是在国家规定的控制范围内的。

政府融资负债的偿还,资金渠道是有的。有项目投资的收益,有地方财政的安排;同时,一些收率好的政府项目是可以转让给市场的。

加强政府性债务管理,目前需要尽快摸清政府性债务的各种类型和底数,从制度层面规范融资操作行为,建立对地方政府融资举债的统一规范和管理的制度体系。

[责任编辑:mkingwang]

相关专题:

2010全国两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