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2010两会会客厅 > 正文

张富生:关心海员工作和生活是我们重要课题

2010年03月12日13:49中国广播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全国人大代表张富生做客中央台

曹景行:但是我们都很关心,因为正是到处都有中远,索马里那边,当时受海啸威胁大不大?

张富生:现在索马里的海盗在亚丁湾猖獗,现在看对我们影响非常之大,去年10月19日,我们有一条船叫德新海轮被海盗劫持,到12月28日才把这条船通过我们的工作解救出来,这个解救的过程应该也说明了我们中国政府不断地强大。我们在这一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船上25名船员在上级领导的关怀下平安回到祖国。40张富生:我看有很多同志、国内的群众老百姓在网上都写中国伟大,解放军伟大。所以,亚丁湾的海盗应该说对我们有威胁,我们在这一方面也投入了很大的力量。但是,从目前情况看,中国政府已经在亚丁湾派出护航舰队,确实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海军在这一方面历尽千辛万苦,他们一艘船也在海上漂泊5个月左右才能换一次班,在那守护着中国的商船和中国的商船队,以及世界各国的船队都可以加入。所以,这也是我们中国政府对国际社会在维护国际经济秩序作出的一个重要贡献。

主持人:您也提到这个问题,我们也知道对于远洋运输来说,海盗不是一个新问题了,咱们中远是不是也有这样一套应急的机制呢?

张富生:我们中远集团整体在安全管理机制上,本身我们是搞运输的一个企业,安全第一是我们集团的生命线,所以,我们的安全当中是一个大的安全文化,所以这里面应该也包括各种各样的应急机制,就像我前面讲,不但对海盗的应急突发事件的应变,以及我们船舶走到世界各地的各种各样情况的突发事件的应急的措施,我们始终是在戒备,有情况我们就立即启动。自下而上,自上而下的我们有一整套的机制。

曹景行:但是我们都很关心,因为正是到处都有中远,索马里那边,当时受海啸威胁大不大?

张富生:现在索马里的海盗在亚丁湾猖獗,现在看对我们影响非常之大,去年10月19日,我们有一条船叫德新海轮被海盗劫持,到12月28日才把这条船通过我们的工作解救出来,这个解救的过程应该也说明了我们中国政府不断地强大。我们在这一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船上25名船员在上级领导的关怀下平安回到祖国。40张富生:我看有很多同志、国内的群众老百姓在网上都写中国伟大,解放军伟大。所以,亚丁湾的海盗应该说对我们有威胁,我们在这一方面也投入了很大的力量。但是,从目前情况看,中国政府已经在亚丁湾派出护航舰队,确实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海军在这一方面历尽千辛万苦,他们一艘船也在海上漂泊5个月左右才能换一次班,在那守护着中国的商船和中国的商船队,以及世界各国的船队都可以加入。所以,这也是我们中国政府对国际社会在维护国际经济秩序作出的一个重要贡献。

主持人:您也提到这个问题,我们也知道对于远洋运输来说,海盗不是一个新问题了,咱们中远是不是也有这样一套应急的机制呢?

张富生:我们中远集团整体在安全管理机制上,本身我们是搞运输的一个企业,安全第一是我们集团的生命线,所以,我们的安全当中是一个大的安全文化,所以这里面应该也包括各种各样的应急机制,就像我前面讲,不但对海盗的应急突发事件的应变,以及我们船舶走到世界各地的各种各样情况的突发事件的应急的措施,我们始终是在戒备,有情况我们就立即启动。自下而上,自上而下的我们有一整套的机制。

主持人:其实我们刚才也提到了,中远在走出去过程当中,遇到的这样的一些困难,包括付出的这些代价,真的是值得人们敬畏,所以我也知道张总也非常爱护自己的船员,今年在两会上还有一个建议,除了刚才提到的物流,还有一个建议是关于减免税的建议,减免海员的个人所得税,为什么想到这一点了?

张富生:我们的船员应该随着国际社会的经济和政治等方面的发展,国际海运业应该越来越被国际社会重视。尊重海员、关心他们的工作,同时也要关心他们的生活,这就是摆我们面前的一个重要课题。

主持人:您跟海员一块出过海没有?

张富生:我本身没有出过,但是我在沿海走过,远洋我没有走过。所以我们要关心他们,从集团的职责来讲,我们现在自有船员3万人左右,3万多名船员,这一部分船员,按照现在的收入水平,目前按照亚洲这样一个水平,按照就是新加坡、东南亚一代的一些国家以及香港,包括我们中国,按照这一代的船员的水平,现在逐步给船员的工资和薪酬定好位。这样一个标准就是按照国际上通常的做法,现在有一些国家一部分国家是对船员海员个人的收入是免税的,不用交税,还有一些发达国家是减税的。所以我们按照国际发展的趋势,给我们中国的海员,也不只是中远集团我们一家的海员,应该是中国的海员。我们国内还有好几家搞航运的,从事远洋运输的,船员弟兄们为他们呼吁,呼吁在现行国家政策下能够给船员减税或者是免税,我认为是非常必要的。船员确实是一种特殊的行业,非常辛苦。一年下来,一般的情况下,要在船上工作八个月左右的时间才能换班,才能换下来休息,然后新船员上去,所以出于以人为本,以及船员现在在国际社会上的实际情况,我们也想呼吁给中国的船员和国际的船员在这一方面能够逐步地接近。我认为也符合我们当前的实际情况。整个国家现在也在考虑全民的国民收入,关于提高征税起点的问题,又在进一步研究这个问题。

曹景行:这样可能也能够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可以投入到航海这个行业当中去。现在也有人才这方面的困难在里面。

张富生:现在航海业随着国际经济和政治的发展,这样一个新的情况和新的历史背景海员这个行业也出现了一些新情况和新问题。对于我们也有一些新的挑战。那么,过去六七十年代,逐步发达国家船队的海员逐步地减少,没有人要做这个行业,他的船谁开呢?第三世界发展中国家的海员上他的船给他开船去,我们中远也有一部分海员就是劳务出租者派到国外的船上去做。现在发展到今天,实际我们国内也面临着这样一个问题,因为海员在海上的生活总比陆地上要艰辛和艰苦。

曹景行:早先的时候,我记得七十年代,六七十年代,如果是海员是挺神气的。

张富生:当时海员在那时候,一个是政治地位高,一般人是不能出国的。出国是要受到严格审查的。所以哪一家里面如果他的父母说,他的儿子上船出国了,回来都非常光荣,从政治地位上讲。第二个物质地位,当时我们那个年代是短缺经济,短缺经济做海员可以买一些国外我们国内没有的东西。

曹景行:有时候手里还有一些外汇。

张富生:第三个就是他收入较其他工人和其他岗位。当时来讲都是高的。

曹景行:但是现在优势都…

张富生:现在这些优势都在逐步地减退。

曹景行:反而是他的艰苦一味地体现出来。

张富生:对,这样面临我们一个新的形势,一个我们企业来讲,要发展好自身,企业发展好自身,有了好的效益,才有能力给你的员工增长福利待遇。否则,没有这个前提,是办不到,这和我们国家就是大家和小家是一个道理。现在说,国家两会在讨论收入分配问题,收入分配问题,首先是要把我们这个大的蛋糕确实把它做好做大,然后才有分配问题。所以在这一方面,海员是我们整个集团的,我认为是从事生产当中的一个骨干和主要力量,所以我们要从这一方面,要进一步地提高他们的生活水平。能够让他们享受到国家给予的政策,所以我们通过这样一个途径来呼吁去把它做好。实际这样一个呼吁,我自己认为也是为我们国家海运业的发展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考虑,来稳定我们这支海军队伍,我们国家现在随着国家整个经济的发展,资源能源以及各种原材料,大量从国外进口,进口主要是靠海运,95%左右的物资,凡是进口还是出口,基本是靠海运,所以海运要把海员队伍建设好。我认为这也关系到我们国家整个经济社会,整个国家经济建设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力量。

[责任编辑:carrie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