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2010两会会客厅 > 正文

周瑞金:特区还有存在必要 一些地方公权独大

2010年03月12日09:01南方日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周瑞金:特区还有存在必要 一些地方公权独大

■人物简介

周瑞金,关注经济体制改革和政治体制改革的著名学者,人民日报原副总编辑,1991年曾作为“皇甫平”的成员之一,主持撰写《改革开放要有新思路》等4篇评论,在全国率先提出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改革新思路,引起海内外广泛反响,唱响了新一轮改革开放高潮的先声。现为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博士生导师。

●广东经济的、社会的活力,在改革初期靠的是“没规矩”和“破规矩”。经济发展起来以后,广东却转而重视“法制化的环境”。

●佛山市顺德区,统战部不见了,原区委统战部、农村工作部、区工会、共青团区委、妇联、工商联、残联一同组成了新的党委“社会工作部”,让人耳目一新。

●今天广东面临的发展选择和改革阻力,与全国其他地方相类似。但广东决策部门形成了推进产业和劳动力“双转移”的新思路,其志可嘉,前程可期。

●一些地方习惯公权独大的“舆论导向”,压制批评意见,抓捕网民、访民,与广东相比,不是一个境界,甚至让人怀疑不是生活在同一个时代。

两会上,新一年的蓝图催人奋进。如果放宽视界,更多的期待令人鼓舞。改革开放刚刚走过30年,又适逢经济特区成立30周年。在这特殊的历史关口,我们很有必要检视曾经走过的路,更需要谋划科学发展的最佳路径。围绕广东改革开放以及政治社会治理创新等话题,著名学者周瑞金“给出”了一篇有分量的策论。

“腾笼换鸟”政策过于激进?

广东“见事早、行动快”,这样的胆识值得称道

南方日报:这两年,据您观察,从继续解放思想、“腾笼换鸟”,到深圳大部制改革等等,广东在执政理念和执政艺术方面有哪些创新?在您看来,这些改革尝试实际成效如何?

周瑞金:地方治理,涉及较大规模的利益格局调整和制度兴革之事,在启动阶段往往毁誉不一;真正利国利民的良政和善治,有时要过上一段时间才能看得更清楚,但无论早晚,历史一定能给予定评。

汪洋书记到广东工作后,掀起一场继续解放思想的风暴,当时有人觉得是不是“用力过猛”;世界金融危机袭来,广东率先提出趁势推动产业结构升级和产业转移,并形象地称为“腾笼换鸟”,当时也有人指责这一政策过于激进,危机当头还是要多扶持劳动密集型产业。

现在看来,多数同志都已认识到,世界金融危机对中国经济最大的挑战,不是短期的经济下滑,而是经济发展过分依赖投资和出口拉动。

现在回过头来看,广东“见事早、行动快”,积极应对世界金融危机的挑战,试图从传统的经济增长方式中“杀出一条血路”,虽然现阶段尚未显著见效,但广东地方党委政府对现实矛盾的敏感性和政策的转型,需要冲破现有利益格局的牵制,摆脱改革30年后的“钝化”效应,恢复改革开放初期“拓荒牛”的那种勇气和锐气,的确需要一场新的解放思想运动的冲刷,和壮士断腕式的决心。

汪洋书记多次强调:“不转,就没有出路!”这样的胆识,值得称道。

“特区不特”建议干脆取消?

区域经济非均衡发展需要特区“特”起来

南方日报:今年是经济特区成立30周年。随着全国范围改革开放的深化,特区不“特”,成为不少特区人的困惑,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周瑞金:随着我国加入WTO,全面开放向纵深发展,原有意义上的特区之“特”逐渐在淡化,给人以“特区不特”的感觉,有人甚至建议取消特区。当前,我国面临落实科学发展观转变经济发展方式,面临深化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四位一体”改革与建设的攻坚克难,我认为,特区存在是必要的。随着形势的发展,中央决策从四个特区,发展到上海浦东新区、海南特区,直到近年天津滨海新区的强势崛起,都说明区域经济非均衡发展战略仍然很有必要。一定要让特区“特”起来!

今天,广东特区在新的发展阶段如何取得“特”的新内涵呢?汪洋书记说得好:“要想方设法擦亮特区的牌子,选好角度,加强策划,用锐意进取、先行先试的行动做一点‘特’的事,树立特区新形象。”特区要特,就要走出原来政策优惠待遇的时代,把30年来积累的特区比较优势这个“特”发挥出来。在发展方式转变上,在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四位一体”的改革和建设上,勇于先行先试,敢于突破创新。深圳最近试行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三权分治”的大部制就十分令人注目。

改革与创新,是特区之特的灵魂和本质。我们热切期待着广东的特区再振雄风、再创辉煌!

能继续当改革开放排头兵吗?

形成“双转移”新思路,其志可嘉,前程可期

南方日报:改革初期,广东曾经被誉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排头兵”,您认为在新形势下,广东有没有可能、如何继续发挥改革“排头兵”的作用?

周瑞金:在上个世纪特别是80年代,广东曾被誉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排头兵,有人形象地比喻说:广东人好比农田里的庄稼汉,本来就是赤膊短裤,上岸后可以直接套上西服;不像内地需要先脱掉长袍马褂那么费事。那时候的改革,更多地需要冲破僵化思维,摸着石头过河,大胆试,大胆闯。

今天的发展和改革局面要复杂得多。过去在普遍贫穷基础上放松经济管制,让人民群众普遍脱贫致富,是一种牧歌式行进、皆大欢喜的过程。今天要在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基础上平衡各种利益,求得均衡发展,需要通盘考虑、总体设计、精细化操作。在深化改革的过程中,要尽量减少来自方方面面的阻力,有时也要与特殊利益集团果断切割。既需要高超的政治智慧,也需要壮士断腕式的勇气。

国务院发布《珠三角改革发展规划纲要》,给予珠三角“科学发展,先行先试”的尚方宝剑。今天的广东面临的发展选择和改革阻力,与全国其他地方相类似。但广东决策部门拥有当好“科学发展观排头兵”的自我期许和决心,形成了推进产业和劳动力“双转移”的新思路,其志可嘉,前程可期。

如何评价广东改革价值取向?

经济发展起来以后,广东转而重视法制化的环境

南方日报:您如何评价广东改革的价值取向和节奏感?

周瑞金:我特别看好广东。我感觉广东比较好地坚持了邓小平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改革路径,坚持把广东建设成“市场经济体制比较完善、法治建设较好的地区”这一战略定位,没有剑走偏锋,气定神闲,风正一帆悬。

给人印象深刻的另一点,是广东强调法制环境和制度建设。其实,广东经济的、社会的活力,在改革初期靠的是“没规矩”和“破规矩”。经济发展起来以后,广东却转而重视“法制化的环境”。管辖着中国经济总量第一的广东,却不像中西部某些落后省份那样,行政权力独大,主要领导人说了算,政治制衡力量薄弱。我感觉广东的领导干部握有的是有限权力,社会的主角是富有创新精神的企业家、职业经理人,富有拓荒牛品质的打工者,商业意识和个人权益保护意识都很发达的市民阶层。而政府的角色更接近于邓小平、王震同志当年所说的“后勤部长”,或者西方古典经济学中的“守夜人”。

作为经济发展和经济改革先行一步的地区,广东主动推动政府行政管理体制和社会管理体制的改革,也非常值得肯定。像佛山市顺德区,统战部不见了,原区委统战部、农村工作部、区工会、共青团区委、妇联、工商联、残联一同组成了新的党委“社会工作部”,让人耳目一新。

怎么看广东网络问政?

一些地方公权独大,与广东比,让人怀疑不是生活在同一时代

南方日报:广东党政部门高度重视互联网,您如何评价广东在借助互联网拓宽社情民意通道、推进良政和善治方面的努力?

周瑞金:广东作为中国网民第一大省,也是网络舆论的热土。广东党政部门重视发挥互联网的作用,重视与包括网民在内的全体民众的良性沟通。广东在全国率先设立了省政府各部门网络发言人,三次举办“网友集中反映问题暨网上信访事项交办会”。

据媒体报道,汪洋书记日前在省信访局调研时妙解“信访”的实质:“信”字是由“人”和“言”组成,“访”字是“言”字旁加个“方”字,党和政府设立信访局就是要给老百姓提供一个讲话的地方,而且是讲那些难以解决问题的话的地方。这是一种虚怀若谷的政治家风范。而一些地方习惯公权独大的“舆论导向”压制批评意见,甚至以“诽谤”领导人、“敲诈政府”、“敲诈法院”等罪名,抓捕网民、访民,与广东相比,不是一个境界,甚至让人怀疑不是生活在同一个时代。

□南方日报特派记者徐林

[责任编辑:tunel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