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图片站 > 社会图片 > 正文

高数版犀利哥与家人团聚 母亲为找他学会上网

2010年03月12日08:07新文化报李德庆 赵春刚我要评论(0)
字号:T|T

高数版犀利哥与家人团聚 母亲为找他学会上网

“高数哥”回到吉林市的家中与父母团聚 本报记者 阚旋 摄

高数版犀利哥与家人团聚 母亲为找他学会上网

一家三口重相聚,特别高兴 本组图片 本报记者 李洪亮 阚旋 摄

高数版犀利哥与家人团聚 母亲为找他学会上网

和妈妈回家

高数版犀利哥与家人团聚 母亲为找他学会上网

和姑姑拥抱

高数哥”黄旭冉昨天见到父母,不辞而别近一年后首次回家

母亲为找他学会了上网,给重庆“打黑”局长王立军写过求助信

3月9日,长春工程学院孙亚辉同学在同仁书店买书,看见一个流浪汉在书店里看《经济数学》,而且在解题,字迹非常工整。记者对他跟踪采访发现,这名流浪汉已经在书店学习了近5个月。

本报报道发出后,网友称他为“高数哥”。后经核实,流浪汉叫黄旭冉,吉林市人。

新闻回放

“儿啊,你见到妈高不高兴?”

“妈!”

经过努力,3月10日晚,记者联系上了“高数哥”的父母。

昨天一早,他们从吉林市赶到长春。9时许,在记者的陪同下来到长春市救助管理站,见到了他们寻找近一年的儿子。

16时许,“高数哥”一家三口回到吉林市的家中,与等候多时的亲友们相聚。

寻找黄旭冉家人

网上发现寻人启事

“高数哥”确定了身份,他的亲人又在哪里?3月10日20时许,记者在网络搜索引擎上输入“黄旭冉 吉林市”,找到了8篇网页,其中一篇是公安部门网站上一则2009年11月23日刊登的寻人启事:

黄旭冉,男,1980年出生,身高1.85米,体格偏瘦,偏黑,长脸型,大眼睛,于2009年4月20日早7时30分左右在吉林市走失。曾于4月22日和23日分别在长春大学对面的卫星路和长春站前的工商银行出现过,之后便杳无音讯……

黄旭冉患有精神疾患,性格内向,不愿与人交流。

一个电话联系到黄母

记者根据电话号码拨打了联系人史女士的电话。经过核对,黄旭冉和她儿子的体貌特征非常相似,毕业学校也一致。当日21时许,史女士又接到了儿子同学的电话,“高数哥”很可能就是她的儿子。

当晚,史女士便决定11日赶往长春。

母子相见

“这一年你都去哪了”

“儿啊,我找你找得好苦啊!”昨天9时许,史女士赶到救助站,一见到坐在救助站大厅里的儿子,立即扑了过去,上一眼下一眼地打量着,拉着儿子的手,不断地拍打着肩膀。“这一年你都去哪了?去哪了?”

看着儿子头上两道长长的疤痕,史女士在儿子的头上抚摸了一下。

随后,她向救助站出示了她和黄旭冉的身份证,她家的户口簿,并且一再鞠躬,“感谢你们对我儿子的照顾。”

“等回家,你爸想领你去洗个澡。”办完认领手续,史女士打开随身带来的塑料兜,里面有袜子、内裤、衬裤、棉裤、羽绒服……她最先拿出一个毛线帽套在儿子的头上,“真没想到还能用上,这样就好看多了。”随后又拿出一件羽绒服穿在了儿子身上,还给儿子拉上拉锁。

9时30分许,记者和母子二人离开了救助站,10时30分许来到本报,与等在这里的黄父见了面。见到黄旭冉,父亲用力拍着儿子的后背,说不出话来。

“你不觉得这样的生活很苦吗”

昨天,差不多一年未见面的母子俩,说起了悄悄话。

母亲:你为什么会到书店读书?

儿子:白天没有什么事情。

母亲:书店没有嫌你脏,阻拦你吗?

儿子:没有。

母亲:你乞讨过吗?

儿子:我从来不乞讨。

母亲:那你饿了怎么办?

儿子:捡吃的。

母亲:你不觉得这样的生活很苦吗?

儿子:也不算太苦难,我对物质要求不高。

母亲:你给家打过电话吗?

儿子:换号没记住。

母亲:近一年找没找工作?

儿子:没有考虑过,这样挺好。

史女士介绍,黄旭冉大学毕业后3年几乎不与父亲说话,“他说话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父亲黄先生说,儿子以前在家就不愿意说话,现在更语无伦次,“我真担心,这是他被撞留下的后遗症。”

出走后家人到处写信寻找

“他离家出走前没有任何征兆。”史女士说,黄旭冉离家出走前几天,她骑车摔在了马路牙子上,左侧三根肋骨骨折,一直卧床在家,疼得成天哼哼。可能儿子听得有些心烦,去年4月20日,他说要出去逛逛街,一去不回。

“他失踪的近一年时间里,我邮了243封信,甚至有重庆市公安局‘打黑’局长王立军。”史女士打开一个日记本,上面密密麻麻地写着数百个公安部门、救助站的地址。为了找儿子,她学会了上网,和儿子同学交起朋友,还给警方留下了DNA。

4月20日儿子失踪后,她通过调查发现儿子曾经办过一张银行卡,4月22日在长春大学、4月23日在火车站附近的银行取过钱。她托人在这两个地方贴了很多寻人启事,一直没有消息。此后,她给这个账户里存了100元钱,每个月都会查一次,但一直没有人取。

6月11日,她专门到长春市寻找,在火车站有人反映曾经看见过一个和她儿子很像的人去了扶余。还有人以提供线索为由,差点骗了她的钱。

到家了,一切都没变

昨天14时许,整理干净的黄旭冉踏上了回家的路,脸上不时露出一丝兴奋。

16时许,车到吉林市,黄旭冉看到等在路边的姑姑,拿起背包第一个下车。

黄女士一眼看到黄旭冉,眼圈立即红了,“你可回来了,你不想姑姑呀?”她和黄旭冉脸贴着脸,“咋就不知道给家里打个电话呢?行了,不说了,回来就好!”

黄女士拉着侄子的手,“来,今天姑姑请你吃好的,想吃啥就吃啥!”落坐后,三天来黄旭冉第一次主动开口说话,“姑,我想吃这个!”一家人非常高兴,“好,好!”

吃饭时,一家人眼睛始终没离开过黄旭冉。远在大连的黄旭冉的哥哥听说找到了弟弟,打来电话,劝弟弟好好工作,还打算回吉林看望他。

“谢谢!”在爸爸和家里人说过话后,黄旭冉端起一杯酒,向记者表示感谢。

“他在外面一定受了不少罪,我们担心头上的伤会对他有影响。”黄女士说,他们打算给黄旭冉做个检查。

18时许,黄旭冉拿起妈妈带给他的衣服,回到离开近一年的家中,打开房门,看了一圈。

“家里变了吗?”史女士问。

“啊,没变,没变!”黄旭冉很自然地打开自己的房门,看到自己的书还是走时的样子,坐在了电脑前,登录了本报论坛,看了网友的留言。

黄旭冉的房间里,有两张床,一张书桌和一个书柜,书柜里摆放着电脑、电器方面的书。史女士说,儿子平时就喜欢看书,他走以后,每天她都盼着儿子回来,这些东西都没动过。

[责任编辑:irenew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