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智利发生特大地震 > 正文

接收者不懂英语致美发往智利海啸预警未发布

2010年03月12日05:16大洋网-广州日报李颖 何涛我要评论(0)
字号:T|T

接收者不懂英语致美发往智利海啸预警未发布

康塞普西翁市一栋住了119人的大楼在地震中彻底倾倒,楼内8人遇难。

接收者不懂英语致美发往智利海啸预警未发布

地震后缺水断电,路边的水坑成了女人们洗头、泡澡的澡堂。

接收者不懂英语致美发往智利海啸预警未发布

塔卡瓦罗市长热奴珞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当地时间3月10日傍晚(北京时间3月11日清晨),记者到达了智利大地震中死伤情况最惨重的海港城市——塔卡瓦罗。这个只有18万人口的小城市,在此次地震中约有100人丧生——相当一部分人死于海啸。

  经历了地震和海啸的双重劫难后,这个城市如今已面目全非。本报记者独家专访塔卡瓦罗市市长。他表示,智利没有卫星和先进设备,接收外国预警信号的人也听不懂英语,导致疏忽了美国发给智利的海啸预警。

  文/本报特派智利记者李颖、何涛

  图/王维宣

  本报记者独家专访塔卡瓦罗市市长

  “非常欢迎中国投资者参与智利震后重建”

  穿着深绿色的发光背心和牛仔裤,腰间挂着一部对讲机,站在记者面前的热奴珞(Renullo)更像是一名建筑工人或渔夫。热奴珞是康塞普西翁大区塔卡瓦罗市的市长。

  地震后,紧邻震中的塔卡瓦罗市成了受灾最严重的城市,这里经历了双重劫难:8.9级地震和浪高5米的海啸。热奴珞迎来了人生中最忙碌的日子,他告诉记者:“我现在每天只睡4个小时。”

  由于没有事先发布海啸预警,多名塔卡瓦罗居民在震后的海啸中丧生,这让热奴珞承受了不小的压力。

  3月10日下午(北京时间3月11日上午),热奴珞在康塞普西翁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热奴珞表示,塔卡瓦罗市目前资金短缺,非常欢迎中国投资者参与智利的震后重建。

  工业体系受重创

  广州日报:塔卡瓦罗市的受灾情况如何?

  热奴珞:地震之前,塔卡瓦罗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城市,这里有高速公路,有宽阔的海滨大道。但现在,这一切都变了。塔卡瓦罗是整个康塞普西翁大区的工业中心,现在整座城市的工业体系全都受到了重创,鱼粉加工业和捕捞业遭受了灭顶之灾。

  塔卡瓦罗的建筑也在地震中损毁严重,全市42000间房屋中有6500间严重受损,需要完全重建。根据最新的统计,塔卡瓦罗在地震中的死亡人数已达100人,主要是海滨地区的居民。

  都知大地震后有海啸

  广州日报:最主要的死亡原因是什么?

  热奴珞:一是地震造成房屋倒塌致人死亡;二是地震引发了海啸,一部分人在海啸中丧生;还有人在恐惧中死去。

  除了100人死亡外,目前还有3~5名失踪人员。

  广州日报:伤亡者中有没有华人?

  热奴珞:我无法区分中国人、日本人和韩国人,我只知道他们是亚洲人。据我所知,在这次地震中塔卡瓦罗市并没有亚洲人死亡的报告。

  广州日报:海啸有多大?

  热奴珞:地震后1小时,海啸便冲了过来,高达5米的海浪冲击海边的建筑,力量非常大。

  广州日报:先后经历了如此大的两次劫难,伤亡情况却控制得很好。

  热奴珞:这主要是居民们的防范意识强。对于许多市民来说,地震并不是新鲜事。海边的很多渔民都知道,大地震后紧接着就会来海啸。所以,许多渔民震后都到山上去了,最终的死亡人数很少。

  疏忽美国的海啸预警

  广州日报:但外界还是质疑政府没有发布海啸预警。

  热奴珞:从技术角度看,智利这个国家并没有充足的能力准备和应付这种大规模的地震。智利没有卫星,也没有好的设备,甚至连接收外国预警信号的人也听不懂英语,导致疏忽了美国发给智利的海啸预警。

  这主要是由于技术上的沟通造成的,这是系统的责任,不可能推到某一个人的身上,是整个系统的问题。

  广州日报:这次大地震后,智利有没有可能建起自己的海啸预警系统?

  热奴珞:对于即将上任的新政府来说,这是必须要做的事情。新政府必须要投入资金、技术,并加强对有关人员的培训,再也不能允许操作设备的人听不懂英语的情况发生了。

  很难想象,像我这样一个市长,居然没有一部海事卫星电话。当大地震发生后,我都没有办法向中央政府报告受灾情况。另一方面,新政府必须要提高智利建筑的抗震等级。

  广州日报:你对即将上任的新总统有什么期待?

  热奴珞:我对新总统提出了3点要求:一是要积极救灾,政府必须要投入资金;二是要创造就业机会;三要加快城市重建。

  广州日报:重建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热奴珞:要恢复到地震之前的状况,至少需要10年。重建需要非常多的资金,但现在我们的资金非常匮乏。房屋严重受损的6500户居民急需资金重建,政府应该启用紧急法、特别法案来筹集这笔钱。目前,不管是中央政府还是地方政府,都非常欢迎中国投资者参与重建。

  最新消息

  智利又发7.2级强烈余震

  据新华社圣地亚哥电 智利当地时间11日上午11时41分和11时56分,智利连续发生两起强烈余震。

  余震发生时,距当选总统皮涅拉的就职仪式不足20分钟。从智利国会大厦所在地瓦尔帕莱索至首都圣地亚哥均有明显震感。

  据当地媒体报道,两起余震烈度均达麦氏7度以上,截至目前没有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的报告。

  可能受到余震影响,目前从圣地亚哥至瓦尔帕莱索的通讯时断时续。智利海军已发出海啸预警。

  据外电报道,余震达到7.2级。

  海啸几乎淹没全城

  80吨渔船被冲到3公里外

  49岁的渔民佩德罗还穿着上个月27日地震逃生时随身穿着的衣服。鞋是借来的,44码,太大了并不合脚。

  家里已经空空如也,门口堆放着一堆垃圾,定睛一看,那原来是佩德罗的家具、电脑和电视。

  全村700人无一伤亡

  “海浪是伴随着巨大的声音到来的。那声音就像是飞机起飞时你站在旁边听到的噪音。之后,海浪就过来了,呼啸着将停在家门口的船冲到了往西3条街以外——大概有1.3公里远。”佩德罗用手比划着。他说,那次海浪一连来了3拨,每拨都有5米多高。

  让佩德罗哭笑不得的是,他工作的“唐·雷纳多”号渔船原本停靠在两三公里外的海面上,结果一个海浪打过来,这艘80吨的大船被冲到了佩德罗的家门口。

  地震后,佩德罗出于本能地把两个睡梦中的女儿扯醒,直接冲上了街道背后的摩罗山上。他所在的卡雷塔区就有700多人不约而同地冲到了这座山上。

  “没有人死亡。”佩德罗说,他们是渔民,他们了解大海。地震过后一定会有海啸,在第一时间冲到高处是渔民的本能。

  汹涌的海水一度淹了佩德罗的房子,这是座二层小楼,而海水留下的水位线则清晰地印在二楼1.5米多高的位置。

  未来在哪里?

  渔民们在海边,捡拾着带着泥巴的脏乎乎的碟子、碗。他们唱着渔歌,用海水把碗碟洗干净,回收再用。

  海边那家拥有1000多名工人的鱼粉厂被严重摧毁。就连巨大的集装箱都被冲到了岸边,海啸的威力可想而知。地上跑着的几条狗,不是耳朵受伤,就是身上被刮破了皮,看上去很忧伤。

  与眼下的处境相比,佩德罗更担心未来。这次地震和海啸让他损失了300万比索,而他此前一年的总收入也只有300万比索——折合人民币约4万元。他没有钱买保险,而工作的渔船到现在还陷在自家门口,最乐观地估计,也要等到1个多月以后才能开始工作。但那时已经过了最好的捕鱼季节。

  米盖尔更悲观。这位在船上摸爬滚打了50多年的老渔民,认为自己1年以后才可以重新出海,整条街则要4年以后才能恢复原状。

  米盖尔和佩德罗住在同一条街上,他家的房子已经坍塌了一角。作为几艘船的船主,他的损失约为5亿比索(折合人民币约658万元)。大船被冲到了几公里外,小船也变得破破烂烂的了。

  地震当天,他正好在海上。他从无线电里听到了海啸的消息,然而他在向当地海军核实消息的时候,却得到了否定的回答。但海啸终究还是来了,他在船上跟海浪搏斗,眼角被撞伤了,缝了3针。

  互助的渔民部落

  沿着街道向高处走几百米,出现在眼前的景象让记者吃惊。那是一块不大的空地,上面竟然密密麻麻地扎着两百多顶帐篷,住着300余人。他们都是渔民,有的房子被毁了,有的担心房子的安全性而不敢再住在家里。

  记者到时,他们正围着医疗救援车领取药品。这里没水、没电,渔民们只好砍树烧火做饭。吃“大锅饭”,300多人都靠国家援助的食物。

  地震那天,几百口人不约而同地冲到了摩罗山上,他们中85%的人有亲戚在身旁互助,没有亲戚陪同的,也都在逃生的时候想到了邻居。年纪最大的是一位90多岁的老人,他就是靠大家的无私帮助才安全到达摩罗山的。

  刚到摩罗山时,人们都很恐慌,看着被冲毁的家园,心里抑制不住的悲伤。然而,很快的,人们达成了一致,选出了能代表他们意见的人。这样一个临时组建的“渔人部落”。

  69岁的阿方索就是被选出来的渔民代表。他说,有些人经历过1960年智利大地震,知道地震过后会有海啸。正是因为有经验,几百人才没有伤亡。“现在大家都很平静,都已经开始考虑恢复生产了。”

  让他有些担心的是,因为海啸的危险,当地政府似乎不打算再在海边重建渔村。但阿方索和渔民们还是希望回原地重建。

  “目前来讲,最重要的是控制大家的情绪。作为村民代表,我要去和政府沟通协商,传达渔民的声音。”此时的阿方索,也穿着地震当天逃生时的那件衣服。

[责任编辑:fundyhe]

相关专题:

智利发生特大地震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