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2010两会图集 > 正文

两会热议网络监督 委员频频提及实名上网(图)

2010年03月11日03:57京华时报段九如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两会热议网络监督 委员频频提及实名上网(图)

从“天价烟”、“最牛团长夫人”,到“贫困县女检察长开名车”、“局长日记”等众多由网民曝光的社会事件,网络监督形成越来越大的威力。今年两会期间,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指出:“要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监督政府。”多位代表、委员对网络监督提出建议,希望网络信息监管更加完善,并频频提及网络实名制。

【观点一】

网络监督

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李重庵代表:老百姓批评政府,不论是网上还是网下,政府都应该宽容、善待舆论监督。如果是针对官员个人的批评,则要以事实为依据;如果涉嫌侵犯个人名誉或隐私,可以采取法律途径对簿公堂,不能借公权力之便报复发帖人。

南京艺术学院院长邹建平代表:只要不是恶意攻击,网民对政府和官员存在问题的批评,不应算是侵犯隐私。因为政府、官员本身就是在公众的聚光灯下,如果自身没有问题,经得起检验,就没必要害怕。周久耕案就很典型,结果证明他确实有问题,这是舆论监督,不算是侵犯隐私。

解放军上将赵可铭:相比其他途径,网络更便于各个不同层次的人群来表达意见,值得政府研究。

云南福保集团董事长杨明代表:网上举报属实的案例只是少数,许多是故意造谣中伤,甚至构成诽谤。侦查权作为一种公权,只有检察机关和公安机关具有。如果个人掌握了违法违纪线索,应该向相关部门举报,而不是在互联网上大肆炒作,此类网络炒作不应提倡。

民革云南省委副主委李瑾代表:少数官员腐败堕落的作风虽然令人痛恨,但一些网民对隐私权的漠视也让人担忧,这说明我国的公民意识虽已觉醒,却没有成熟。

网络民意是大多数的民意

【观点二】

陈继延代表:网络民意不乏真知灼见,“网络问政”对事不对人,有利于汲取网民智慧,疏导网民情绪。

刘玲代表:我相信绝大多数网络民意是真实的,但也不排除有“伪民意”。网络只是一个表达民意的渠道,政府或相关部门应当积极回应网络民意,同时要注意加强甄别。

经济学家张兆安代表:“大多数网民的意见”未必就是大多数人的意见。目前,真正习惯于关注国计民生、时事政治的网民,所占比例仍十分有限;多数百姓受各种因素限制无法通过网络表达意愿。政府应倾听网络民意,但也不能忽视“沉默的大多数”。

网络监督应用实名制

【观点三】

盛亚飞代表:多年实践证明,仅仅依靠行业号召和网民自律不能解决网上诚信和责任问题。实行网络实名制立法已经刻不容缓。立法可以借鉴韩国等实行网络实名制的国家经验,采用“后台实名,前台选择性实名”的“有限实名制”方式。

南通大学党委书记顾晓松代表:如果青少年上网发布不负责任的言论不受限制,那么他们长大后能有责任感吗?实行网络实名制有必要,当然监管的前提是不侵犯网民正当权益。

李瑾代表:中国网民习惯了虚拟空间的自由,再搞实名制会不适应,而且很多个人信息会被泄露,隐私权利和通信自由难以保障。利用互联网犯罪的只是极少数人,政府可以运用法律和技术手段加以管理。

政府应善待网络监督

【观点四】

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网上监督是其中的一种监督方式,我们市政府有自己的网页,也有专为舆情的收集机构,每天都可以从网上获得很多信息。每天早晨我都会看到昨天网上对上海一些批评性的意见,凡属于重要的,我们都及时地加以处置。

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秦希燕联合律师事务所主任秦希燕:网络监督已被大家认为是“第四媒体”,这是一个很好的平台,每个网络都是一双“眼睛”。政府时时刻刻要想到这双眼睛的监督,这个平台是政府跟老百姓沟通的平台,这个平台已经受到政府的重视。

网友观点

网络上说真话有安全感

大儿童:网络是人民表达真实情感的便捷窗口和途径,因为在这里说说真话有一点安全感。

砖家在线:网络实名制确实是好,可惜现在不是时候。

阳光:网络反腐不应强调实名制,这是很显然的原因。但要求反映的问题要有理有据,要文明,要从广大劳动者的利益出发。

红桃方片:实名制弊多利少,官官相护,遭到打击报复怎么办,还是匿名的好。

爱显示不显示:反腐是长期而艰巨的任务,也是人们无以言说之痛,只有以各种渠道来监督才能真正起作用。网络就是一个明证,因为可以不受到打击报复,反对一定要实名制。

[责任编辑:edwardchen]

相关专题:

2010两会图片报道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