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2010全国两会 > 正文

人大常委会负责人就立法和监督答记者问(实录)

2010年03月10日12:53人民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中国会计报记者]:我的问题是针对高强主任的,现在预算公开是一个非常热点的问题,今天在新闻发布会上您也回答了很多。我关注的焦点是这样的,您在不同的场合也曾经表示过,预算信息应该可以做到更进一步的细化。我们了解到,像焦作的公共财政改革已经进行了十年,在他们的预算报告中,已经公布了像部门预算、社保基金、国有经营资本预算,可以说有八大类别。您认为,政府的预算报告应该公开到一个什么程度?并且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进行公布。我们知道,《预算法》正在修改过程中,以上我提的问题,有没有可能在《预算法》的修改过程中体现。另外一个问题,预算公开已经是一个共识,它是第一步,但不是最终的目的,最终的目的是要纳税人的钱在阳光下运转。大家都关心的这个钱能不能花到真正实际的用处,请问预算支出的绩效有没有可能在政府的预算报告中有所体现?谢谢!

[新华社记者]:我补充提问一下,刚才媒体已经说了关于预算公开的问题,广州市已经将预算公开纳入了探索议程。我想您对此有何评价?另外,人大立法是否对此已有所关注?谢谢!

预算资金是公共资金,取之于民,而用之于民。群众应该知道,按照法律规定我应该尽哪些纳税的义务,更应该知道,政府按照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筹集的资金用于哪些方面。所以预算公开应该是应有之意,不应该是去讨论的一个问题。实际上,国务院在有关的文件中,也多次做过类似的要求,要做到预算公开,接受人大和社会民众的监督。但是实际的执行情况还不令人满意。去年,广州市公开了一部分政府部门的预算,引起了广泛的评议,而且一时间好评如潮,其实我觉得没什么,这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政府早就应该做到这点。即便是广州市公开了部门预算,实际上还有很多大家想了解到的一些情况还是了解不到。为什么这么说?不仅取决于政府部门有一个公开的意识,还要做很多基础性的工作,具备公开的条件。做不到这点,还是不会令人满意的。

比如说,最近几年大家非常关心的“三公”问题,包括“公车消费、公费出国、公务接待费支出”等等,实际上大家关心这些问题的目的是什么?就是说,关注政府的预算支出是不是真正用到大家希望所支出的方面,特别是解决民生方面的一些问题。但是为什么现在政府难以公开“三公”支出呢?在于基础工作不到位。现在,财政上的预算科目没有这一项,政府支出中有“购置费支出”,这个范围很广,既包括汽车,也包括桌椅板凳,也包括办公用品、电脑、纸张等等,细还细不到每一项的支出。我们的外交有专门的支出预算,但是还没有细到多少人出国花了多少钱,都干了什么?这是今后要进一步细化预算科目,进一步明确预算支出统计的一个很重要的工作。

今年,我们在全国人大预算审查结果报告中明确地要求:“在预算经过批准之后的15日内向社会公开”。凡是提交到人大审议、批准的预算,都是可以公开的,通过财政网站、部门网站向社会公开。但是我也可以坦率地告诉大家,今年即便公开了,也达不到大家要求的那么细。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在审查预算报告中明确提出要求“在明年向人大报告预算时,要报告政府的基本建设情况和政府行政开支情况”。正在修改的《预算法》中,我们也明确地提出预算公开的要求,即“政府编制的预算、调整预算、决算、部门预算,经过批准后,都要向社会公开”。

这对于增强预算编制的完整性,增强预算的透明度,对规范预算的执行和监督都是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的。谢谢!

刚才还忘了说到绩效问题。现在财政部和有关部门对于某些支出项目的绩效考评进行了一些工作,包括对农业开支、农村合作医疗开支等等,都进行了一些考核。如何通过一个有效的渠道让大家知道,这应该是我们督促和推动部门应该做的事。如果进行考核了,考核的结果大家不知道,等于没有回答大家关心的问题。在《预算法》的修改中,我们也有这样的规定,对某些社会关心的重点支出要建立绩效评估制度,这可以推动政府部门,不仅要完成预算,而且要注意资金的执行效果,这是很重要的。

[澳洲新快报记者]:请问李飞主任一个问题。去年在上海出现了“钓鱼执法”事件,今年在“两会”上,一些法律界代表提出希望修改《行政处罚法》,在其中增加关于违法行为较轻,但是属于偶犯的行为不予处罚。因为碰到一次“钓鱼执法”情况的可能性会比碰到很多次这样的情况可能性更少一些,所以希望进行这样的修改,增加“钓鱼执法”的成本,杜绝这样的情况。您对这个建议怎么看?有没有可能去实施?谢谢![齐鲁晚报记者]也问到:“开胸验肺”这样的事件是否推动了中国的立法进程?

[李飞]:你们提出的问题都涉及到行政管理机关如何按照法定权限和程序公正执法的问题。这些年来,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的这方面的法律不少。《行政处罚法》本身就是为了规范机关依法行使处罚权的法律。你提的问题说明有些行政机关的工作人员没有严格按照法律执行。《行政处罚法》和其他有关的法律中规定的行政处罚的原则是一样的。我们实行违法行为和处罚相对应的原则,我国的行政处罚的种类比较多,不是不管任何行为都是一类处罚。也包括警告、罚款等其他的一些处罚措施,轻微的应当采取与其轻微行为相对应的处罚措施。下一步针对行政机关执法中出现的问题,我们会不断地根据新情况、新问题进行完善。现在还有一部重要的法律,估计有会有人提到,就是《行政强制法》,这也是规范行政机关如何行使相应的职权。

刚才齐鲁晚报的记者提出的问题,实际上也涉及到这个问题。对职业病的鉴定也要不断地完善,使得我们在一线工作受到环境危害的职工能够享受到国家规定的政策保护。这在下一步,有些是通过制定法律作出规定,提出要求的,有些是要在具体的工作中,按照法律确定的原则具体落实的。上上下下都要抱着对人民负责任的态度。既有法律规定,也有大的原则,这就要求政府和工作人员切实从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出发,使国家制定法律的各项规定落到实处,真正变成实际可操作的、人民群众可以充分利用的法律体系和操作规范,使存在的问题得到及时地解决。因此,我也呼吁各级行政机关的工作人员,应该以这样的态度来严格执法,来对待我们所负责任的人民群众。谢谢!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想请问一下高强主任,在制定今年的预算报告时,是否已经考虑到有助于收入分配改革的问题。另外,在今年的财政支出的预算安排之中,有哪些是和国民增收方面有关的?谢谢!

[高强]:国民收入分配问题,不是一个单纯的财政问题。它是一次分配,涉及到国家、集体和个人之间的收入分配关系,它比财政分配范围要大得多。所以,在预算报告中还不能全面地反映国民收入分配的有关问题,需要在制定“十二五”规划中研究、解决这个问题。财政的分配是国民收入的再分配,通过从企业、居民集中的资金再分配给用于民生、国家发展等等方面。在今年的预算安排中突出解决的是民生问题,对于大家所关心的一些问题,比如教育、农业、医疗、文化、社保、就业等等方面的支出,都是突出做了安排。如果大家注意今年的预算报告,中央本级财政支出只增长5%,而刚才我说的几项涉及民生的重点支出,都大大地高于财政支出平均的增长。这也体现了政府关注民生的一种态度。至于直接提高居民收入方面,涉及到几方面:

第一,通过提高农产品最低收购价格直接增加农民的收入;第二,要提高城乡困难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要直接增加这部分人的收入;第三,还要继续提高企业退休人员的养老保险金水平;第四,还有一些优抚对象,包括退伍军人、老弱病残、农村五保户家庭,通过提高他们的补助标准,也改善他们的生活。所以,整个财政支出围绕着增加社会事业发展的投入和直接提高低收入人群居民的收入和补贴,来改善人民的生活。谢谢!

相关专题:

2010全国两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