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2010两会会客厅 > 正文

钱克明:市场博弈推动农民工工资往上涨

字号:T|T

本报全国两会特派记者阮长安杨东陈诚刘云飞

“目前出现的民工荒其实不是真实的民工荒,而是各种因素博弈的结果。”昨天中午,本报记者与和讯网一起专访了全国政协常委、农业部市场与经济信息司司长钱克明博士,国务院研究发展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副部长徐小青,就“三农问题”、城镇化建设等展开探讨。随后两位专家还接受本报记者独家专访,高度赞扬成都城乡统筹发展模式,并称“成都的户籍制度改革很有意义,有望为解决户籍改革难题找到新的突破口。”

“民工荒”不是真的荒

记者:连续几年,珠三角都出现“民工荒”,两位专家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钱克明:现在长三角、珠三角的“民工荒”就是一种市场的博弈,劳动力供给方和劳动力需求方在博弈:“我愿意出多少工资,太低了我不愿意干。”这个“民工荒”并不是真实的“民工荒”,原因一个是结构性失衡,另一个是工资标准太低。

记者:可是确实很多工厂招不到工人,又有很多农民工找不到工作啊?

钱克明:现象是这样的,但要具体分析。目前的“民工荒”对于“60后”、“70后”是结构性失衡,他们自身素质、技能不能满足需求方的需要;对于“70后”、“80后”,主要可能是嫌工资低,他们的参照标准不是跟父母比,不是和老家农村人比,他们是跟城里人比。

记者:老一代农民工和新生代农民工有什么区别?

钱克明:老一代农民工出来是跟村民比的,“我出去一年带几千块钱回来”;新生代农民工的参照系是对比城里人,“我周边在城市长大的孩子他们工资水平是什么样的”,“未来我也要买房子,还要买车”。参照标准不一样,期望不一样,再加上本身拥有的技能也不一样,这些因素叠加也会导致“民工荒”。因此目前的“民工荒”不能泛泛地说结构性过剩和不足。如果需求方坚决不愿意涨工资,就不愿意干活,这个工厂就会倒闭,这是市场的力量。市场博弈推动着农民工工资往上涨,最终解决“民工荒”的问题。

记者:也有人说劳动合同法的修订推行,也加剧了“民工荒”,是这样吗?

钱克明:政府的因素也在起作用,目前政府设定企业招工要具备一定劳动条件、社会保障、医疗保险等等,政府要出面制定最低工资制,必须要交纳养老保险,包括异地转移积蓄,这需要政府解决,企业的力量解决不了。但这无形中也加大了企业成本,造成企业劳动力成本上升,企业不愿提高工资待遇,也会造成“民工荒”。

农民工不能“被城镇化”

记者:以前我们提小城镇建设,新农村建设,现在我们提推进城镇化建设。我们已经在大力推进新农村建设,现在为什么提出城镇化建设?

钱克明:政策制定的过程也是不断完善的过程,一开始提是城市化的概念;后来觉得人口都集中到城市中,大城市病和贫民窟现象咱们也受不了,所以提了城镇化;光城镇化也不行,农村还有那么多人口,又提了新农村建设;现在提出要走中国特色的城镇化,统筹推进城镇化和新农村建设。不同的提法侧重点不一样,这一次比较系统、全面。

徐小青:现在提城镇化,是在统筹城乡发展的大思路下,统筹城镇化建设和新农村建设是“双轮驱动”,也就是体现了要纠正“资源要素过度向城市倾斜”的迹象,真正落实工业反哺农业,城市带动乡村,不仅使一部分劳动力转移到城镇里做城里人,留在农村的人也应该能够安居乐业,也能够过上富裕的生活。

记者:加速推进城镇化建设,会不会地方政府又出现以地生财、以地套现,出现大规模征收农民土地,使得农民被迫住上楼房,被迫城镇化?

徐小青:城镇化不是说靠行政力量城镇化,城镇化需要发展二三产业,让农业人口能转移到二三产业里就业。他在城市能够就业,能够取得收入,能够生存,能够发展,才有可能慢慢从农业一产转到二三产,这个时候才可能实现城镇化。

钱克明:中小城镇不是说规划出来的,必须要有产业支撑,否则是空洞化的,造了很多房子在里面,人们在里面没事干不行。

城镇化不能急功近利

记者:土地是农民最终的避难所,那我们现在推进城镇化建设,提出农民落户城市,是否意味着农民的土地就没有,他们最后的保障就没有了?

徐小青:这是很现实的问题。据我了解,农村劳动力到二三产业就业,外出打工,或者他有在周边城镇定居的倾向,在一段时间里他土地承包经营权利还是有的。从现在看,农民外出打工,即便是十几年在外面打工,他的根还在农村。

钱克明:一方面相对稳定农村承包经营权,同时在城市这一块也要想办法,加快农民工社会保障,包括异地转移继续问题,引导符合条件的农民工定居下来变成市民。

徐小青:农民工转变成市民得有两个条件,第一个得有相对稳定的收入和工作,第二个要有制度化社会保障体系,替代非传统的土地提供保障,或者家庭提供保障,这是两个前提。

钱克明:这次政府工作报告里提出,统筹推进城镇化和新农村建设,我觉得很有道理。现在城镇化不能太急,不能急功近利。

把人都赶到城市里去他住不下来,最后农民工没有转变成市民。全部在农村也不行,农村也发展不了,城市化也发展不了。这个过程要统筹的,稳妥的推进,农村既要繁荣发展,同时也要打破制约城镇化的,尤其人口定居到城市一些制度的障碍,包括社会保险等等也要慢慢搞上去,是一个系统工程。

农民工市民化是机遇

记者:城镇化关键点是农民工市民化,农民工只有享有了和城市居民完全同等的福利和权利,才可能真正地实现城镇化。但这些年来这个问题却一直得不到解决,障碍究竟在哪里?

徐小青:你要想成为市民得进到城镇,进到城镇首先得能就业,能取得收入,不是说打几天短工就完了,所以要发展二三产业,要有产业支撑,没这个是成不了市民的。我们一些制度性的障碍,比如说你单给他一个户口没什么用,背后有一系列读书、看病、养老,起码得有最基本的保障,他才能放心地市民化。这一套东西,我们过去长期形成二元分割,还是有一些制度性的障碍,要打破它,也是需要时间。

钱克明:目前我们城镇化进程比较缓慢,可能也跟我们国家前几年经济增长方式有关系,主要依靠出口,成了世界工厂。世界工厂需要的是工人,而不是一个城市,所以东莞、珠三角有各种各样的车间,有大量的农民工,但却没有大量的市民。

记者:很多地方把农民工市民化当成一种负担。徐小青:农民工成了市民,很多需求会大大增加,包括教育、娱乐和文化需求,这些需求能促进二三产业的发展,对整个需求和经济增长方式转变其实有好处。中国现在有大约1.5亿到2亿农民工,如果其中有一半市民化,创造的内需不得了。农民工市民化不是负担是机遇。

[责任编辑:tunel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