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说到最后 > 正文

第2集—因钱产生空虚,是否该放弃财富

2010年03月09日11:35中国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腾讯网、中国网联合制作)

分段浏览更清晰:

话题导视

个人观点

针锋相对

匿名投票

最后的PK

今日导视:一位奥地利富翁近日放弃了自己价值300万英镑的财产,因为他意识到这些财富并不能给他带来快乐。目前,他正公开出售他在欧洲的多处豪宅,并将全部捐献给慈善机构。他说,我想要变得一无所有,真正的一无所有。金钱对我来说,往往适得其反,你希望它带来幸福,它却往往阻止幸福地到来。随着财富的增多,我越来越觉得自己成了一个财富的能力,一直在做自己不需要的事情。之后,他会独自居住在山上小木屋里闭关修炼。

端宏斌:大家好!我觉得这个问题一点都不复杂。如果说我是处于这个富翁的位置,如果我觉得这个钱对我来说已经是负担了,它不是一个快乐的来源了,放弃也是一个很正常的事情。但是放弃不是说把自己弄得没有自由了,如果那个钱可以让他有一个很自由的生活,那多余的钱都是可以放弃的。

曹娜:大家好!我觉得如果我是他的话,我不会放弃。因为我觉得有钱挺好的,我挺开心的。我至少不会在不开心的时候,还担心我没有饭吃。就这么这么简单。

刘羽:大家好,如果是我的话,我选择放弃。因为我认为金钱并不是让他痛苦的根源。谢谢!

张翔:首先我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是觉得这是一个假问题,这事不太像是真的。听到这个问题之后,我脑子里面闪到一个词,就是“信托”,所以我觉得这个奥地利富翁恩他可能做的就是一件信托的事。所以说,如果放在我的话,这一笔财富我也不会放弃。

苏雨桐:是一个很好玩儿的老头,我个人认为放置到奥地利那样一个背景当中,我觉得他的方式是有道理的,而且我很尊重他的个人选择。但是放到中国,我不会放弃。

张济麟:在介绍过程中,他的作为完全合理。也说了很多细节,我觉得是合理的。所以我赞同第一位老兄(端宏斌)的意见。你刚才说的那个,正好是证明我们的观点。如果说我选择的话,我放弃。

刘羽:如果我是他,我不放弃财产,我不会空虚;如果我本身就是一个空虚的人,我放弃财产,我依然会空虚。

张济麟:那就是说,你刚才说的那个意思就是,当有了钱以后,基本上就不可能会感觉到不愉快,基本上没有痛苦,是这个意思吗?

曹娜:我觉得刘羽的说法,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是说这个人,他本身是空虚的,跟他有没有钱没有关系。我觉得他为什么觉得,他是因为有钱了所以才痛苦。我觉得可能是因为他在有钱之后,他不知道他现在该做什么,他是不是觉得找不到生活的乐趣,什么都玩过了,工作的目标,我什么都能挣钱了。他找不到以前的乐趣了。不像以前一步一步走过来,所以痛苦。但是刘羽说的这个人,如果我是他的话,像主持人刚才说的,如果我是有钱人,但是我觉得我也不会因为我有钱而空虚。所以人跟人不一样。

端宏斌:很多人觉得有钱就会变得幸福,但是有一个研究发现这是不对的。以前有一个BBC一个广播电台,他找了南太平洋一些岛国的土著人。跟他们说,我到英国发达国家体验大概有一个月,看看土著人对发达国家是什么看法。那帮土著人一个月之后发现,他说我对这个发达国家不感冒。他有几点他搞不清楚。第一,他搞不清楚,你们这些现代的人,还会有加班的事情,他们晚上不上班,不工作。你们还加班。他搞不清楚你们为什么还有无家可归的人。他们虽然在岛国,你随便找一个土房子,一个草房子都可以住,为什么还会无家可归,所以他觉得没有什么意思,还是回岛国比较开心。所以说,有钱和没钱,对一个社会的整体的幸福感是没有多大的帮助的。两个人有一个对比的话,可能会觉得这个幸福不幸福。

张翔:本身这空不空虚,它就是一个比较高级的话题。当你基本的尊严都达不到的时候,你还能讨论什么空虚不空虚。你把钱都捐了,但他捐得不彻底,他干吗留不小木屋,干吗不把那小木屋也捐了,睡桥底下去。那时候,我估计他就知道什么叫空虚和不空虚了。

主持人:他是要换另外一种生存方式,不要放弃生存。他把所有的生存硬件都捐的话,他无法生活。

张翔:好像佛家有一句结语“真正给你带给苦恼的不是金钱而是你的心魔”。

苏雨桐:我觉得不用去揣度,从道德层面去解析、去剖析。我更愿意把它回到奥地利这样一个整体的社会制度,包括它的社会结构上来。大家都知道,在欧洲很多国家是一个高福利的国家,其实为什么我说我在奥地利我一定会捐出来,因为使他真正痛苦的可能不是钱本身,而是有了钱以后,所带来的这种社会关系的这种变化。包括我们前段时间看到,有人中奖以后,原来对他冷漠的人,可能对他有了亲近,他由此去揣度了这个社会的人情冷暖。其实在欧洲这样一个高福利的国家,它是橄榄型社会结构,也就是说,它能够保障一个基本的生存。他捐了很多钱以后,他依然能够活得很有尊严,包括他到老以后,老有所养。在这种情况下,我对我的生存没有基本的担心的情况下,我有什么不可以捐的呢。

张济麟:我觉得这个好像有点儿乱了这个问题。我觉得应该拆解一下,分成两个层面。第一个,如果这个事情发生在我们身上的话,作为每一位人,会怎么样处理,为什么?这是一个侧面,我觉得这是一个焦点。再一次侧面就是说,作为说,作为富翁而言,他做这件事情,引出来的问题是一个价值观的问题。这个价值观是,钱是不是可以让人在精神层面上满足。我觉得如果这样讨论的话,会有的放矢一些。

主持人:OK,我们就按照你这样说的这个步骤走。你先回答第一个问题。

张济麟:我想是两个人可以做一个例子。第一个是比尔·盖茨,比尔·盖茨前半生非常完美,通过努力,战胜了所有对手,赢得了世界,在每个人眼前开了一扇窗户;后半生他通过自己的智慧战胜了自己,让自己更幸福。前一段时间,比尔·盖茨放弃了很多他的财产,这样他很轻松。即便现在他一分钱都没有的情况下,他在我的心目中,他还是世界当之无愧的世界首富,因为他拥有太多的东西了,其中包括智慧。

主持人:虽然我认同你的观点立场,认为应该放弃,但是你的讲法我不太认同。因为比尔·盖茨只是捐出了财产的90%。捐出以后,他仍然是一个富豪。而这个富豪是从一个阶层滑落到底层。曹娜,你对他的说法认同吗?

曹娜:我刚留意到他说的一句话,如果我现在是突然之间给我一笔钱,他说了这个观点。我想,有的人是突然拿到钱以后,可能会放弃。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他不是突然拿到这个钱。他是一步一步这样走到今天来的,他是靠他自己的能力赚的钱。还有刚才雨桐说的,在奥地利,就算他放弃了这笔财富,他的生活也是会有尊严的。那他为什么在之前要这么努力地去工作,这么努力地去赚钱呢?当然这样,也会给他带来快乐,也不是像现在这样空虚。

相关专题:

说到最后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