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图片站 > 社会图片 > 正文

犀利哥重享天伦 等了十年家人终于吃上团圆饭

2010年03月09日09:29新华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十年一餐团圆饭,犀利哥重享天伦

10年了,“犀利哥”一家人终于吃上团圆饭。邵巧宏摄

  程国荣当年揣着200元独自到宁波打工,为何会流浪仍是一个谜

  10年来家人从未放弃寻找,他的妻子和父亲为此出车祸去世和父亲为此出车祸去世

  如何救助更多的“犀利哥”,仍是城市有待破解的难题是城市有待破解的难题

  昨天的鄱阳,下起了小雨,气温降到了0℃左右。早上6点多,母亲彭成秀就起来给全家做早饭。

  7点,“犀利哥”醒了,起床就朝外面走。程国圣和母亲看见了,马上跟了出去,问他干什么。

  “妈,我昨天袜子湿了,给我拿双袜子。”“犀利哥”这个回答让弟弟和母亲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了。程国圣说,他以为哥哥又要走了呢!

  喝了两碗稀饭,“犀利哥”又回到了他的床上,蒙上被子。不过,程国圣说,哥哥根本不是在睡觉,他就是怕站在外面人多。

  昨天是“犀利哥”回家的第二天。早上10点,见到他时,他还是在床上蒙着被子。问他想说什么不?他说:“我有很多话讲,不知道怎么说。”我猜他的意思,可能是说不知道怎么表达。

  吃着团圆饭,“犀利哥”笑了

  前天晚上,一家人就着霉豆腐简单地吃了饭。昨天,大姐程国珍到街上买了肉、鱼和蔬菜,一共烧了6个菜。一家人吃了第一顿真正的团圆饭。住在南昌的婶婶方雪兰带着20岁的女儿程思也赶过来一起吃这顿团圆饭。

  程思回忆起哥哥程国荣还很有印象,因为每当过年她从南昌回来过年,哥哥总是带着她到外面街上去玩。方雪兰说,在程思还小的时候,他经常把妹妹抛起来逗她。吃饭仍是“犀利哥”最喜欢的事。坐下来端起一碗饭,他埋头扒饭,也不夹菜,一边的弟弟只好不断给他夹菜。吃完第一碗,“犀利哥”“嗖”地一下站起来,自己掀开锅盖,拿起饭勺盛了半碗饭。

  再坐下时,“犀利哥”显得活络多了,吃着吃着咧嘴笑了,然后开始自己夹菜。方雪兰说,虽然不怎么说话,但他心里肯定是好高兴呢!

  程国圣说,哥哥好像一点点好起来了,前天晚上,母亲和他讲话时,他还掉眼泪了。

  昨天早上10点左右,三庙前乡的党委书记叶文华、副书记方宏德为“犀利哥”带来了营养品和400元慰问金。

  昨天下午,虽然还下着雨,临村的六七个老婆婆也来看“犀利哥”了。她们走到国荣的床边,抹着眼泪叫着“国荣”。几个婆婆每个人都朝“犀利哥”怀里塞了钱,有些10元,有些20元。

  “犀利哥”揣了200元到宁波打工

  方雪兰说,“犀利哥”到宁波打工是他第二个孩子刚出世后。他当时对叔叔说,要出去打工赚钱养家,因为本地很多年轻人都是在宁波打工。

  “犀利哥”的弟妹胡美华说,当时程国荣是一个人到宁波去打工的,去的时候也没有说做什么工作,爸爸给了他车费,嫂子又给了他200元。开始两三年,过年过节,他还会往家里打电话,说在宁波的一个工地上打工。有一次他打电话给爸爸和叔叔,告诉他们自己在工地上做了包工头了,赚了钱了,后来还用手机往家里打电话。为此,家人们都很高兴。

  家人一直在找他

  但那以后,程国荣就渐渐地没了消息。方雪兰怀疑,国荣说自己做了包工头,估计也只是为了让家里人高兴,有面子。对于后来为什么流浪不愿意回家,她猜测,程国荣很有责任感,他没赚到钱不好意思回家吧。

  从此,家人就开始到处找他。去年年底,有老乡说在宁波看见了他,他在外面办事的妻子骑着电瓶车带着公公赶回家。谁知道就在回家的路上,一辆醉酒驾驶的汽车将两人撞飞,程国荣的妻子当场死亡,父亲送到医院后不久也去世了。

  过两天“犀利哥”要去南昌检查身体

  这两天,“犀利哥”在床上的时间比在地上活动的时间多。虽然看到哥哥的好转,但是程国圣还是很担心,连哥哥上厕所,他都会一直陪着。

  对于这几年哥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还不是很明白。他唯一的猜想是:哥哥跟自己一样都是农民,没读什么书也说不来话,老实巴交的,从来没跟人家吵架打架,是不是哥哥太老实受了委屈?

  程国圣想给他做一个全身检查。方雪兰也开始为“犀利哥”打算,她觉得还是到南昌去检查好,检查过没事的话,就在南昌住一段时间再休养一下。过两天,他叔叔会来接他。

  方雪兰说:“看着国荣的眼神,我知道的,他心里很清楚,只是可能还有些语言障碍。我对他很有信心。”

  邻村村民托记者找弟弟

  失踪了10年的程国荣居然回家了!这个消息在三庙前乡已经是家喻户晓的新闻。昨天,就在记者即将离开程家时,邻村架山村一个叫高四方的村民急急忙忙赶到程家,特地带着弟弟的照片找到记者,请记者帮忙寻找。

  高四方说,他的弟弟高东方是2001年和家人吵架赌气离开家的,当时31岁。近10年来,他和家里失去了联系。

  他拿出一张弟弟以前在西湖拍的照片,希望能找回弟弟。

  保重,犀利哥(评论员刘雪松)

  脱下丐服的犀利哥,已经不是范儿。在他与亲人团聚的时刻,我们再看他从前街头照片上的眼神,感受到的是一份酸楚——为蔽体,为避寒,为一口裹腹的食粮。惊恐中的忧郁,让人的心灵为之一震。

  人们围观着一个男人,围观一个作为乞丐的男人,与其说是好奇,不若说是对一个男人生存状态,包括活着的尊严的一种探究。这个男人让我们设身处境地拷问自己:假如生活欺骗了我,我能否活得如此有范?

  所以,我相信犀利哥成为2010开年过后的热词之一,人们原本不是为了嘲笑一个乞丐。它掺杂着同情、关怀,还有对自我生存环境的另一种思考。那些对网民和媒体道貌岸然的指责,譬如奚落说,譬如惊扰说,只不过是衣食无忧的人们,用貌似的同情,替代了内心的冷漠。他们的生活,需要的是范儿,哪怕是一个乞丐,也能当成风景。

  如果我们像他们所忠告的那样,今天的犀利哥,依然走在寒冷的街头觅食。所幸的是,一夜暴红的乞丐王子犀利哥回家了。但更多的街头沦落人,不能像犀利哥那样成为范儿,找到他们的亲人。他们在与我们同样的生存环境,却天壤之别的生活质量中,延续着自己的生命。他们中不少人,渐次失去了说话表达的功能。他们贫穷的外表下,又掩盖了多少像犀利哥那样谜一般的身世与艰辛。

  犀利哥是范儿,我们偶然地围观了他,寻找一个关于哥的传说。若干年之后,我们的围观,也会成为像哥一样的传说。但我们不是范儿。我们和网民一起,只是这个传说中的围观者。我们和网民一样,带着同情,带着温暖,还带着对这个生存环境的探究与思索。我们追求的,不是让犀利哥成为街头流浪的范儿,而是让更多像他一样在街头觅食的人们,能像犀利哥一样,很有范儿的样子,回到自己的亲人身边,让他们的眼神,不再忧郁,不再惊恐。

  如果有一天,街头的犀利哥们有一口热热的饭吃,有一件得体的衣服裹体御寒,我们就不会围观,我们就不会称范儿。

  可是,让普天下流浪者有口饭吃,又岂是我们和网民的同情所能实现的?

  我们只是做了一次围观,一次温暖的围观。围观一个生命,如何活得跟常人一样,拥有尊严。

  犀利哥!保重!

  >>>

  “犀利哥”们,怎样才能帮助你

  在词典中,“犀利”意指锋刃坚固锐利,也形容言辞、目光等尖锐明快。网民“充电器”在街头随手抓拍的一组照片,让一名流浪者因为其外形被冠上了“犀利”的名号。他,就是让宁波乃至全国网友牵挂了近一个月的“犀利哥”。这段时间,“犀利哥”在网络上大红大紫,影响甚至已经冲出亚洲,走向了世界。

  街拍让“犀利哥”爆红网络

  将“犀利哥”从街头芸芸众生中发掘出来的是网友“充电器”,宁波的一位摄影发烧友。1月30日,他在天一广场试新买的相机,看到对面有一人走来,随手拿起相机抓拍了几张,并贴到了摄影爱好者常上的“蜂鸟网”。

  谁料,国内猫扑、天涯、搜狐等各大网站相继转发了该照片。2月21日,天涯论坛出现《秒杀宇内究极华丽第一极品路人帅哥!帅到刺瞎你的狗眼!求亲们人肉详细资料》一帖,招来数万点击率以及近千条评论。在折服于照片中流浪者忧郁的眼神和很潮的混搭风格服饰后,网友冠名曰“犀利哥”。

  2月25日,《宁波城事》捕捉到了这一讯息,率先在同城媒体中开始关注流浪在宁波街头的这一“型男”。

  很快,各种版本的网络PS照出现了。3月1日、2日,网友“爱美meimei”先后在天涯发布了“犀利哥”的系列PS照,分别有与众美女的亲密接触照、电影版、模特版、吸烟版、广告代言明星版等。

  网友“老馋猫”:“犀利哥”只是个可怜人

  就在网民都在惊叹“犀利哥”那犀利的混搭造型时,宁波本土论坛红人“老馋猫”出现了,并引起了帮助“犀利哥”的热潮。

  “老馋猫”说,早在2008年9月,他就与“犀利哥”有过接触。当时他正在关注宁波一群精神有问题的流浪者,他们没有身份,没有家人,甚至忘了自己叫什么。那年夏天,穿着女人衣服经常走在大街上的“犀利哥”,就是其中一员,也很自然成了他关注的对象。

  他说,“犀利哥”只是个可怜人,有人会笑他,有人会捉弄他,但有谁又会去帮助他,了解他?

  他一直强调,希望能借这件事呼吁相关部门,能多关心一下这些精神有问题、生活不能自理的人。因为生命应该是公平的,对于任何人都应该一样,也包括每一位在街头流浪的“犀利哥”们。于是,网友以及媒体开始关注“犀利哥”背后的故事:他为什么会游荡在宁波街头?他的家人在哪里?我们能为他做些什么?

  不再犀利的“犀利哥”重享天伦

  也许,“犀利哥”本就是个性格木纳的人。也许,游离于社会之外的“犀利哥”,已经太久不能习惯太多人的关注。

  他想不通,为什么有越来越多的人对着他拍照?为什么走到哪,总有一群围观者?为什么,这么多人开始找他说话?在媒体的长枪短炮、救助站和街头市民的围观下,“犀利哥”出走了。

  按照网友的描述,宁波天一广场东门口一带,是他最常出没的地方。就在3月初,有三四天的时间,谁也找不着他了。

  有人说,是太多人的关注吓到了“犀利哥”。斥责媒体“炒作”的言论,也开始在网络上出现。

  3月3日,网友“言无徐”在搜狐社区发表了《犀利哥不再犀利了》一帖说,看到视频后心很酸,“犀利哥”生活过得虽然苦,但他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很快乐。求你们不要为了炒作,为了收视去伤害一个无辜的人。有跟帖者也说,流浪汉很可怜,真讨厌某些媒体和那些围观瞧热闹。

  “别再打扰他了。”“如果有机会在路边看到他,请大家给他一些帮助,哪怕是一个包子,一块面包……”那几天,论坛上出现了不少帖子,呼吁大家还“犀利哥”一个平静的生活。

  当然,不管怎样,更多的言论是积极的。因为没有“犀利哥”的走红,就没有关注,更没有今天程国荣一家的团圆。

  3月7日,踏上回家火车的程国荣,剃去了满脸的胡渣子,不再犀利的“犀利哥”,终于回归到了普通人的身份。此时,重享天伦的他,需要更多的安静和家人的陪伴。

  如何帮助更多的“犀利哥”

  而有了“犀利哥”今天的团圆,网民们希望让更多的“犀利哥”们能够一家团圆。昨天,在东方论坛上,“大地坏坏”就说,希望这个事情能够引起社会对“犀利哥”这样的群体的关注。在宁波这座城市,有一批人在真诚地关心着社会上的弱势群体。譬如“老馋猫”,譬如某些同行,譬如愿意搭一把手的每一个人。

  宁波市救助站业务科科长黄鸿鹰说,每年大约有3000人,通过救助站遣送回老家,但多数是临时遇到困难主动找到救助站的人群,譬如来宁波找工作钱包被偷走投无路的,或者临时遇到困难凑不出路费的。至于街头的流浪者,很少会主动到救助站来。

  但对于弱势群体,主动帮他们过上正常生活,也应该是政府部门的职责。网友“卖菜仔”说,“犀利哥”事件,应该让相关部门做出更实际的事,而不是等媒体介入了才表示关心。相关部门有义务让辖区内的每一位等待帮助的人,都能得到及时的帮助。

  “救助也只能是实行自愿原则,不可能强制执行。”黄鸿鹰解释说,每周有三天时间,救助站总有中层领导带队寻找街头流浪者,多集中在公交车站、城隍庙附近,天冷时会送些取暖衣物和食品。

  “劝导了,他们也不愿意来救助站。因为到站里,就意味着要被遣送回老家。”对此,他也表示很无奈。(钱江晚报 周文丹)

[责任编辑:sukizh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