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2010全国两会 > 正文

委员:进口专利药让国人每年花掉24亿

字号:T|T

昨天上午,几位医药界政协委员在两会新闻中心接受集体采访,引来近百位记者关注。尽管几位委员中没有部委官员,但是常年在一线工作的他们回答起记者提问都很“实在”,高春芳委员更是直言:解放以来中国药价涨了14倍,他建议药价应当透明化,药品出厂价要由国家统一公布。

原音再现:出厂价公开 或能把药价降下来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150医院院长高春芳在答记者问时报出的一串数字令人回味,他说,我们国家从解放初到现在,工资大概是涨了三倍,有的地方可能高一点,是四倍。但从药价上讲,解放初到现在,药的价格大概涨了十四倍左右。这个价格的上涨,永远是和工资的上涨不相配的,老显得很高。

高春芳认为,国外药价高,那是因为国情不一样。他说,国外生产一例药有十年的周期,它要把所有的钱都加进去,因此价格就显得高了。我们国家要根据自己的国情来制定基本药物制度。对于目前出台的307种基本药物的价格,高春芳表示支持,“不管工资涨多高,不管药厂的效益如何,我就定这个价格了,这个价格就用于基本医疗、医保的,这就是用来解决这个(药价高)问题的。”

高春芳认为现在许多药品价格高,问题出在中间流通环节上。他说,“我的多次提案都讲到,要取消中间环节。因为现在有诸多的原因,使我们这个制度还没有完全形成,我认为,药品从研究到生产,到最后批准,到最后临床应用的过程,它应该是一个完整的管理过程”。高春芳说自己多次建议,药厂定价,国家统一发布,出厂价多少,然后各种费用加进去,在市场流通的价格是多少,然后进到医院,这中间还需要什么经费,都加在一起是多少,这一过程全部公开于众,就解决了中间流通的问题。他还提出可以在出厂价公开以后,在我们国家东西南北中建立药品大市场,然后医院都来这里采购,监督部门把药品的标准、药品的质量监督好,这样中间流通的过程就没有了。

同行赞同:每年的进口专利药 国人就要花费24亿

药价高,一些进口专利药品的高昂价格是造成国家和百姓医疗负担沉重的重要原因。全国政协委员、淮安第一人民医院副院长李玉峰告诉记者,今年全国两会,他要建议国家效仿印度等国家,采取适当方法,将一些进口专利药品的价格降下来。

李玉峰说,目前我国的保护药品知识产权法律体系,导致一些进口基本药物的价格大幅度上升,影响到人们尤其是低收入人群购买药品、享受医疗服务的能力。这些进口专利药物的共同特点是:疗效确切可靠、都要患者长期乃至终身使用、国内药厂无法进行通用药生产并形成竞争以拉低价格。估计每年国家和个人为此支出约24亿元。他认为,高昂的费用给患者和国家财政造成沉重的负担,他也在提案中建议,效仿南非、印度等国家的做法,适时启动对关键治疗药物的专利强制许可程序,正确处理创新和仿制的关系,通过法律和贸易手段解决数亿人民群众看病贵的问题。李玉峰还建议,国家可先启动对艾滋病、乙型传染性肝炎、丙型传染性肝炎和慢性粒细胞白血病四种重大疾病关键治疗药物拉米夫定、聚乙二醇干扰素和伊马替尼的专利强制许可程序。

“外行”建议:不妨允许医生“走穴” 这样民营医院愿降药价

“民营医院受到群众欢迎,却因政策限制而难引进人才,药费降价也得不到政府补贴,给的参保定额也不够用。”全国人大代表、梦兰集团总裁钱月宝,尽管并非“业内人士”,但昨天她同样也从解决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角度,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应允许医务人员多地点执业,解决民营医院人才问题。

钱月宝说,民营医院良好的服务态度与认真务实的医德医风受到广大群众的欢迎和赞赏,正逐步成为公立医院的良好补充。然而,尽管民营医院采用重金聘用优秀医护人才的方法留住了一部分人才,但“在哪里行医就要到哪里注册,否则就是非法”这一政策规定限制了医护人才的流动,也造成了民营医院医护队伍稳定性差。她建议,政府允许医务人员多地点执业,让医疗资源的流通渠道畅通,来解决民营医院医务人员的人事代理问题,也能让老百姓到民营医院看大专家。

另外,药费降价政策出台后,民营医院也随即全面降低药价。但由于是民营性质,医院不能与公立医院一样得到政府补贴,这对民营医院的经济收入和生存发展来说是一大困难。她建议政府尽快对民营医院给予公平合理的财政补偿。“建议政府在参保定额的政策制定上,将民营医院与公立医院一视同仁,让群众有更多选择。”

石小磊戚庆燕

民意调查 新医改 公众期待少花钱

两会前,本报联合进行了“两会热点话题之医改调查”,数据显示:“就医贵”仍然是当前公众看病就医的最大问题,因而公众期待近期推进的新医疗改革能够切实地降低百姓的花费。

“就医贵” 依然是最大症结

调查发现,看病超高的花费依然困扰着我国公众,在诸多问题中提及率达到了47.3%,显著高于其他方面。因而在医改方案中,如何解决看病中的“费用问题”,依然是重中之重。

药价下降、大病保障 关注度列二三

本次调查结果表明,公众最为期望“医保能解决大部分的医疗费用”,提及率达到34.3%,其次是“药价下降”(16.9%)和“重大疾病有保障”(16.8%)。我们可以看到,虽然公众对于药物价格的降低有比较高的期待(16.9%),但他们显然对“保障”问题更为关注;这折射出公众关注“看病贵”,根本原因在于看病就医中“自掏腰包”的费用高;因而在医改过程中,无论是扩大保障范围还是降低医疗服务的价格,最关键的是让公众“少掏腰包”,公众才会真正地感觉到实惠。

[责任编辑:tuneluo]

相关专题:

2010全国两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