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2010两会三人行 > 正文

财税专家:未来中国的核心问题是分配问题

2010年03月06日22:46人民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中央和地方财权、事权不匹配

李炜光 :需求就来自于财政资金的需要。我经常看到一些官民之间为了拆迁那种对立那种视频,我看了有点惊心动魄的。什么时我们代表着人民群众的共产党政府的官员们怎么去跟百姓对立成这个样子,而且那边都要自焚了,汽油都浇到身上了,人还不住手,这里有问题,不止是他们之间能冷静的解释得了的。

曹景行:这是利益之间非常巨大的冲动。

李炜光 :官员的心态我觉得有点扭曲了。如果没有必须要拿到的利益,他不会把人逼成这个样子。我们从90年代实行分税制改革以后,中央和地方的财权、事权不匹配。他们之间实际上也是一个分钱的利益关系。这个分钱的利益关系太向上倾斜了,中央拿得很多,很足,足到什么程度呢?它可以到了年底都突击花钱花不出去,都着急。

可是不标志着中国财政状况就富裕到钱多得没处花了,地方政府越到下面财政越困难。我刚才提到了县级财政的保障机制问题,为什么呢?到县已经最基层了。越到那儿越没钱,这样对地方政府履行公共服务造成了困难,他没钱,没钱只好自己创收。上面你把钱都拿走了,下面自己创点收,自然是睁眼闭眼看,这样做的结果是中国财政秩序、税收秩序的紊乱,做了很多不合法,不合规的事情,可是上面又不大管。

这种事情做得太久了,开始时解决一下收入来源就可以了,可是它已经成为地方财政的支柱了,缺了这个过不下去,所以不弄钱这些人怎么养活?可是有了钱,使这种错误就更加固化了,更经常化了。

所以我觉得你要改革,你要想楼市稳定下来,让人民和政府之间不再为拆迁弄得头破血流甚至失去生命的话,我觉得最主要的是体制问题,你必须要改革,不改革的话,这些悲剧还会有。

未来中国的核心问题是分配问题

蒋兆勇 :分税制你看到调整的希望吗?

曹景行:这里有一条,关于改革收入分配制度,合理的收入分配制度是社会公平正义的重要体现,这个实际上针对了我们刚才所讲的种种不公平,不尊严的情况。

要解决这些问题,要改革收入分配制度,不仅要通过发展经济,把社会财富这个蛋糕做大,也要通过合理的收入分配制度把蛋糕分好,这个当中特别讲到了一条,要抓紧制订调整国民收入的政策措施,逐步提高国民收入在国民分配当中的比重。

加大财政税收在收入初次分配和再分配中的调节作用。创造条件让更多群众拥有财政性的收入。这个当中就特别强调了财政和税收这方面的改革。怎么改?

李炜光 :他提到了收入分配问题,我认为未来中国的核心问题是分配问题,包括分配的权利和分配的具体政策的制订,它的制度的规定。

但是收入分配它说得很笼统,收入分配分为初次分配和二次分配,还有第三次分配,社会慈善事业那属于第三次分配。

曹景行:这里是加大财政收入在初次分配和再分配当中的调节作用。

李炜光 :初次分配可以通过它的税收政策调节,初次分配在企业和社会上的分配能够让大家的收入能够公平一点,不至于贫富太悬殊。二次分配属于通过财政收支,通过转移支付,我把税收上来以后,然后通过某种政策,用预算安排的形式把这个钱定向用于社会最需要的地方。

曹景行:这些民生方面今年的这些措施要投入,比如说130万老工伤的要纳入保险的,这个都属于二次分配。

李炜光 :二次分配这一块过去做得确实有些欠缺的地方。分蛋糕其实最好的咱们中国走过了几十年的路,我们开始想把它做大了,原来太小,谁想分也没有多少。后来我们千方百计的想把蛋糕做大,认为做大了以后就好办了。

可是现在中国面临的就是这个问题,蛋糕做大了,但是贫富悬殊了,有的人掌握这个蛋糕的分配权利给自己分得很多,有一部分只能是吃点边边角角的东西。

蛋糕如果摆在我们三个人面前我们怎么把它分得特别公平?

曹景行:就看刀在谁手里。

李炜光 :干脆你先切,先切的人不能先拿,我们俩先拿,这样必然是公平的。

曹景行:实际是切的人先拿了。

李炜光你想那就没脾气了,我们只能看着您先拿,拿足了,然后再是我们俩的。不公平必然产生在这其间了。

相关专题:

2010两会三人行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